小说巴士
    莫公公一听,双眼顿时一亮,他就知道主子不会就这样随便就听从了萧元冥道话,他一定会把萧元冥从小到大所有的事情都弄的清清楚楚,让主子知道他究竟是怎样心机深沉的人,根本就值得托付终身。

    “是,王爷,奴才这就去查。”莫公公乐滋滋的出去了。

    乔玉容则一躺,就躺在了床上了。

    绿痕端来一碟小吃,都是极其精致的吃食,对着乔玉容道:“主子,这是王爷让厨房里特地准备的精致点心,给姑娘尝一尝。”

    乔玉容点点头,上前拿起一块蜜糖桂花糕,放在嘴里轻咬,看向绿痕道:“绿痕,你是这个王府的家生子嘛?”

    绿痕得体的笑:“是的,主子,奴婢从小在王府长大,奴婢的娘以前是服侍夫人的,后来夫人去世,奴婢的便从小服侍王爷.对奴婢来说,这王府就是奴婢的家。”

    乔玉容双眼一亮,脸色却平静:“那你们王爷从小到大的事情你基本都知道了?”

    绿痕微笑着头:“主子是想知道王爷的事吧,你尽可问奴婢,奴婢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乔玉容吃着桂花糕道:“你把萧元冥从小到大的事都说给我听听。”

    绿痕脸上恭敬的说是,开始侃侃而谈起来。

    王府从小到大,即使是当初的老王爷也不会直呼王爷其名,这个忽然出现的女人,言语间对王爷一点尊敬都没有,可是偏偏王爷还爱极了她的这番举止无礼粗鲁。

    所以绿痕哪里敢怠慢乔玉容,都仔仔细细说的清楚。

    虽然她是从小服侍王爷长大的,但是王爷经过那件事之后,近身基本都是男小厮,像她们这种丫鬟都是在外院服侍,哪里有机会靠近王爷的机会。

    一直以来,她们都觉的王爷真的如外面人所传言的,受了刺激,喜欢上了男子也说不定,可是当看见这个举止都十分粗鲁的女子出现,绿痕心里忽然放心下来。

    王爷总归还是喜欢女人的,将来娶妻生子这才是王爷该有的一生。

    更别说眼前这个姑娘,更是堂堂的镇北王爷,一个女人装扮成男人二十年都没被人看出来,怎么可能会是简单的人,更加唐突不得。

    绿痕恭恭敬敬挑了萧元冥好的事情讲,可是那些好的事情在乔玉容听在耳里是那般的无趣。

    乔玉容现在明白,为什么萧元冥开始的时候会这般傲娇冷漠,原来小的时候就这般古板无趣,除了读书就是学习各种政权阴谋诡计,在这样的环境下,萧元冥怎么可能会可爱呢。

    不过绿痕虽然说了不少萧元冥的趣事,乔玉容却听的十分仔细起来,这个绿痕从头到尾都没有谈及这个王府的女主人,萧元冥的继母萧夫人!

    奇怪!

    继子继母

    乔玉容想起之前见到萧夫人那般雍容华贵的美妇人样子,说她才三十,都没人怀疑。

    在前世,三十的女人正轻熟,散发着少女和成熟少妇的风姿,最是诱人不过。

    难不成他们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