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等所有人都离去,只剩渔家女一人蹲在地上,默默的捡鱼。

    “呜呜”

    她抽泣声也十分难听,扰的人没心思逛街,加上一场小雨落下,整条街一空。

    只有渔家女在雨中蹲着。

    啪叽,

    何成踩着水汪站在渔家女面前停下,雨水落在他身上,瞬间便消失蒸发。

    他是龙的克星,自然也不容水。

    “人容易被色相所迷惑,却不知红颜百年之后,也不过是红粉骷髅,钱财终究身外之物,只有自己在苦海中受苦,无穷无尽,找不到彼岸。死后再重来,上一辈子的事皆是虚幻,只能从苦海中挣扎”她声音平稳,似乎在自言自语。

    “他们如果都懂了,灵山住不下。”何成低头看她伸手抓着地上活蹦乱跳的鱼,被溅一脸的泥水。

    “天下之大,何处都可为灵山,如果能普度众生脱离苦海,又何必担心住不下呢?”渔家女站起来望着何成“我要回河边打渔。”

    何成弯腰拎起篮子,看着不施展法术,真如普通人一模一样的菩萨,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心里也只有一个念头,“忒耿直了”。

    他跟着渔家女慢慢走,回到了河岸上,有一艘小船在雨中摇曳。

    渔家女小跑两步冲进船里,转头又对何成喊道:“公子,进来避避雨吧,那位公子,一起来避避雨吧”

    何成转头,原来是一书生淋着雨水在慢跑,两只宽大的袖子举过头顶,就像两张大蒲扇。

    期初听到有人让自己避雨时,书生大喜,刚想答应,转头时却看到面貌奇丑的渔家女:“好丑啊,我宁愿淋着,宁愿淋着”

    何成咧嘴笑,在书生不解的目光中走进了渔船里。

    天黑的很快,整个镇子已经因雨安静下来。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在平稳的河水中掀起一丝波澜。

    渔船之内,何成虎坐小马扎上,随手抓着一条活鱼,看着闭目打坐的渔家女:“智慧尊者说佛心能借,敢问观音大士,怎么借?”

    “将军对此有兴趣?”

    “很有兴趣!”

    何成使劲点头,他当然是有兴趣的,若想在这个灵山独大的世界中凑齐三百佛心,必然遭到灵山追杀,如果有温和一点方式他也不拒绝。

    尸佛之身现在较少用到也是因为威力不足,他身上有太多威力不足的东西急需要升升级。

    “这就是将军与佛的缘”

    渔家女微微一笑,模样丑的让人咂牙花子。

    “将军请仔细聆听,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她一开口,何成就如戴上了紧箍咒,一阵的头疼脑涨。

    渔家女却未停顿,一份观音心经,五十四句,二百六十字,平稳的送到何成耳中,声音停时,何成挠着头勉强站起来“我听经可就这副模样,咱和佛真的没缘。”

    他刚才遭了不少的罪,脑子像捅进烧红的铁棍搅和,转了几十圈儿后又将铁棍拔出来,连带着他的脑浆子一同粘出来。

    “阿弥陀佛,看来将军成佛之路十分坎坷,只有大毅力大恒心,才能修成正果。”

    “我已经是正果了。”

    何成又坐下:“观音大士,我要佛心,你念经有什么用?”

    “贫僧的佛心都在这份观音心经之中,它就是我的佛心。我看将军似乎有所顿悟,不如再听我念诵心经吧。”

    “别,不用了!”

    何成离开了船,

    这与何成理解的有出入,佛心,佛的心。

    杀佛取心,增添实力是一种方式,他听经念文却只会头疼,本能的想避开。

    “怪了,怪了!”何成抓挠着头发,想不通。

    第二天,

    观音菩萨所变作的渔家女再次上街卖鱼,不同的是这一次她变作了一个模样十分俊俏的女人,依旧是在昨天的位置,天蒙蒙亮,陆续有人上街。

    卖猪肉的屠户打着哈欠,扛着半头死猪摔在案板上,扭头看到前面有个女人身影时暗骂一声:“晦气”,他心道“我得把这个丑女人轰走,免得她耽误我得生意!”

    屠户气势汹汹的来到了渔家女身前,刚张嘴,却闻到一股清香,与昨日的腥臭完全不同,待渔家女再转身时,屠户更是惊为天人“美!太美了!”

    他往日卖猪肉,嗓子扯开了能传小半个镇,现在他一喊,自然有一群人发现,无论男女都围聚过来,惊叹于渔家女的外貌,抢着买鱼。

    不过这些也不是什么好人。

    立即有人说道“我买你一条鱼,你让我亲亲怎么样?”

    “你这人真下三滥!嘿嘿,我把你的鱼全买了,你嫁给我做老婆,帮我卖猪肉”一听这就是那屠户。

    各种嚷嚷声不断,于昨天的叫骂声完全不同。

    “你们想娶我?”

    “当然想!”

    “只要你们谁能在一夜之间背诵下观音心经,我就嫁给他。”

    “真的假的?”有人不信,背一本经书就能娶这么一个比天仙还美的老婆?

    “当然是真的”她还未说完,人群之中一个老翁挤了过来“她是我女儿,一心向佛,如果你们谁能背诵下心经来,她肯定嫁给你们!”

    这老翁冲着渔家女轻轻一眨眼。

    “没错,这是我爹,有父母之命,你们应该能放心了吧?”

    “这老头谁啊,没见过啊。”周围的人开始议论。

    “管他呢,背一本书,又不是拿钱,不吃亏,再说了你看他老胳膊老腿的,敢骗我们?直接剁死他!”

    “也对!”

    何成也是接了菩萨的任务,过来做爹,增添几分可信度。

    这一天所有人都无心做事,抱着本观音心经诵读,一夜无人入睡。

    满镇子的心经诵读声,如同十面夹击,绕的何成头疼欲裂。

    他躲到云层上,还是时不时的能听见诵经声。

    第三天,

    老翁坐在茶楼二楼,俊俏的渔家女站在他身后,恭敬的给他端茶倒水。

    茶桌前头是站了一排,排到楼下的队伍。

    大多数是为了娶老婆来的,还有些是女人,为了给自己相公娶小妾,或者为了儿子娶媳妇来的。

    每个人都来念诵心经,由渔家女在一旁检查。

    不过这可苦了何成。

    “被算计了!”

    幸好这些人没佛性,念经也如流水账,所以他脑子并不算痛苦。

    念到第三百人时,轰隆!

    何成脑海似乎有一面墙炸开,瞬间通透。

    8颗佛心,多加了一颗!

    “啧!不行不行,继续念!”

    他忍着脑疼又听了六百多人,轰隆!

    9颗佛心,再多加一颗。

    这瞬间他好像找到了个诀窍。

    何成转头看着身旁的渔家女,渔家女冲他微笑:“爹,你如果累了不如回去休息吧”

    “不累不累”好事到头上来,他当然不觉得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