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星空之主 > 127筑就道基1更求订阅

127筑就道基1更求订阅

    “发明这方法的人,真是个疯子般的天才。”沈健心神沉浸在彼岸神舟的资料库内。

    曲伟之前就担心他能否在“蓬莱惊涛”活动结束前,晋升筑基期。

    对沈健的天赋潜力,曲伟很信任也很佩服,但这次情况比较特殊。

    因为就曲伟所知,沈健八月底才刚刚突破至练气期第十层的境界。

    从练气期第十层突破至筑基期,可比从练气期第九层提升至练气期第十层要困难得多。

    很多优秀的修士,也要在这个关口上停留给一年半载。

    甚至一卡几年的也大有人在。

    “蓬莱惊涛”活动期间,有一部分人成功突破至筑基期。

    但那是因为他们本就已经在练气期第十层的境界上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

    正因为知道自己即将突破,所以刚好钻活动规则的“空子”。

    相比之下,沈健则是八月底活动刚开始的时候,才晋升练气期第十层,他冲击筑基期,要从头开始。

    不过,沈健胸有成竹。

    因为他早先浏览彼岸神舟资料库的时候,就注意到一篇典籍。

    文字不多,内容单薄。

    与其说是一门绝学典籍,不如说是一份个人经验总结,一个小窍门。

    教人如何在短时间内筑基。

    只不过,这法子并非谁都可以用。

    一般而言,决定修士修练进步速度快慢的天赋,是文肝。

    但这个冲击筑基期的偏门方子,看重的却是修士的武胆天赋。

    仿佛将这一场突破境界的挑战,化为一场以自身为战场,自己同自己的战斗。

    只有第五级武胆天赋的修士才能尝试,否则可能反受其害。

    沈健表示无压力。

    所以燕冬雷等人先后筑基的时候,沈健淡定如佛。

    今日,各种前期准备都妥当后,沈健于净室内闭关,开始一场另类的战斗。

    此刻,他感觉自身意识,仿佛被剥离,一分为二。

    一个自己不断向下沉,同自己体内十个气海合一,不断整合梳理一络络真气。

    另一个自己则不断向上升,仿佛神魂出窍,脱离肉身,悬于半空,以一种超然的态势,审视自身,洞察入微。

    一道道真气不停洗练积蓄,在达到顶点后,仿佛火山爆发一样,全体轰然向上喷涌。

    沈健体内所有真气,仿佛凝成一线,一同冲入自己脑海泥丸宫中。

    泥丸宫门被暴力叩开,但真气入内,却瞬间从狂风暴雨变作和风细雨,润物无声。

    期间转换,无比自然,毫无迟滞。

    沈健感觉一上一下两个自己,一个向下降,另一个则往上升,渐渐重新合一。

    他身体表面,开始渐渐浮现一道道气流环绕。

    那气流隐现金属光泽,正是筑基期修士的护身罡气。

    罡气护身,修士防御力大幅度增强。

    纵使姚震那样不擅争斗的人,仗着罡气护身,除了要害部位外,完全无惧练气期修士的徒手攻击。

    练气期修士想要伤害到中低层次的筑基期修士,必须借助法器法宝才行,否则除了极少数要害外,人家站那里任你打,你都未必拿对手有办法。

    沈健身体周围罡气渐渐流转的同时,他脑海泥丸宫中,真气凝结为一道实打实的精纯法力,自泥丸宫中流出,重新落入躯壳经脉内。

    十个气海,渐渐凝结。

    气海本身瓦解,但同精纯法力一并凝练,显现出另一种姿态。

    在沈健丹田内,仿佛出现一口虚幻的小鼎。

    此鼎一现,沈健双目骤然睁开,神光大放。

    这便是修士的道基。

    在此基础上,鼎炉结丹,丹生元婴,元婴化神,一条通天之路在眼前遥遥展开,璀璨壮丽。

    沈健呼一口气,徐徐收功,法力所化护身罡气消散,双目中神光也内敛,温润如玉。

    他没有急着起身,而是继续打坐温养。

    良久之后,沈健方才离开自己修练的净室,宣告出关。

    各大高校,对学生闭关,有相当周全的保障和照顾,开辟出专门的净室,供学生修练,并有强人护法。

    沈健出关,先向负责看护守卫的校方强者行了谢礼。

    对方上下打量沈健,脸上露出笑容,点头回礼。

    沈健对自己的突破,并没有秘而不宣。

    他径自按个人习惯,前往一间训练场,并不找人对练,独自一人演练摸索。

    先从武道开始,有条不紊,动作也不猛烈,就是慢悠悠的练拳。

    然后遁法,术法,身法,枪术,御剑术、符法等诸般绝学,沈健一样一样演练。

    他以前跟筑基期修士交过手,但现在自身成功筑基,很多东西自有不同。

    想要细致掌控入微,就要一切成竹在胸。

    张昭然在另一片训练场,得到消息后赶过来。

    待沈健完全收功后,他鼓掌说道:“之前在太阴界月桂镇,亲眼目睹你晋升练气期第八层后练功,那时已经感觉不可思议。

    哪里想得到,还不到十个月时间,再看你练功,你都筑基了。

    我说你不仅仅武胆天赋第五级,文肝天赋也是第五级吧

    而且还得是第五级文肝天赋中的佼佼者,否则的话,大家都知道你舟魂天赋第三级,琴心天赋虽然不清楚你什么水平,但也没见你感染他人情绪反哺自身啊。”

    沈健言道:“也有些运气因素。”

    “请老天爷也给我些运气。”张昭然闭目祷告,然后睁开眼问道:“那个蓬莱惊涛活动,是又要试试了吗”

    沈健说道:“还不忙,再等等,早先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两道东风,现在第一道有了,第二道也快该来了。”

    他稳坐钓鱼台,不过别人却有了动作。

    沈健成功筑基的消息不是秘密,从天海大学的师生口中向外流传。

    仿佛专门就等这一刻似的,“蓬莱惊涛”活动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变化的积分排名榜,再次风云骤变。

    原本的榜首,是燕冬雷率领一支队伍打下的二百四十四分。

    这个记录已经保持近半个月时间不变。

    但如今,再次有了变化。

    同样燕冬雷率领,队伍积分成绩一下子提高到二百八十六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