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眼前黄蒙蒙的雾气开始散开,分明是此地阵法,受到影响。

    而更让沈健、叶觉二人鼓舞的是,他们能清楚感觉到,一个强大的意志降临此地。

    隔着法阵和重重岩石,仍能感觉到其中浩瀚无边的力量。

    那恢弘的气息,非金丹期修士所能拥有,必然是元婴期老祖到此,而且修为层次还不低。

    联邦高层强者终于还是及时支援赶到。

    分天客墓穴那里,此时已经煞气逼人,但事情仍有挽回余地。

    沈健感受自己身体周围因雾气而带来的压力越来越小,活动一下四肢:“还好,还是有机会蹦跶两下的。”

    “你加油,如前所说,我帮你摇旗呐喊。”叶觉兴致缺缺的说道。

    “黄昭熙学姐他们还不知道如何了,你跟我一道努力,也可以争取让他们更安全一些,对吧”沈健说道:“你不是还欠学姐人情吗就这么袖手旁观,之后万一黄学姐因此罹难,你良心如何能过意得去”

    “少来,刚刚进入这阵法里,传音仪通讯立马好很多,我接到她传音了,她没事。”叶觉摇头说道。

    “果然,人家很在意你,你也很在意人家。”沈健说道:“看来你们真的有一腿。”

    叶觉翻了翻眼睛:“你这总是冲着下三路去的思维,真是没救了。”

    “相较于勤劳,你更应该先学会坦诚。”沈健一边说着,一边试图向渐渐稀薄的云雾外望去。

    黄蒙蒙的雾气将散未散,朦胧中,隐约可以看见一座高塔的影子。

    眼前高塔的样式,同刚才在子阵那里温鹏藏身的宝塔相似,但是规模要大许多。

    塔顶立着一个人的身影,正在专心致志的做法。

    而在他身旁,则凌空悬浮几个人。

    感受到强大的外敌入侵,那悬空站立的几个人,这时身形都向上升,组成一道防线。

    沈健和叶觉两人抬头,在这座法阵的上方,有刺眼阳光晃动。

    正是因为这些阳光,法阵生成的浓雾才渐渐消散。

    本该是不见天日的地底,但此刻大家却仿佛重新返回地面上,仰头望去,大日高悬。

    “是东君前辈到了。”叶觉看了一眼后说道。

    沈健点点头。

    这里的“东君”是尊号,古时意即指太阳。

    眼前这位以太阳为号的元婴老祖,乃是联邦军方在巴蜀西南坐镇的高层人物,亲自出马下到地脉中来,果然如同大日降临地底,将地下世界也照得一片光明。

    强横力量到处,直接碾压此地阵法。

    不过,守在阵中的几个身影,这时主动迎上来,阻挡东君的脚步。

    他们之前悬空静立的时候,看不出丝毫特异之处。

    然而此刻一动手,个个都惊天动地。

    随便哪个人,实力都更在剑修温鹏之上。

    此刻一起出手,在这局部范围掀起的动静,竟似乎比地脉异动还要更加剧烈。

    不过,他们强,东君更强。

    辉煌大日到处,狂暴的光与热吞没燃烧一切。

    众多对手的攻击,不论法术还是武道,又或者飞剑、符法、枪术,全部都被那恐怖的太阳吸收吞没。

    滚滚大日不动声色,继续下降。

    双方的激烈碰撞并没有造成巨大破坏,反而因为太阳的降临,连此处的地震都平息许多。

    也多亏如此,沈健二人才能在阵法边缘得保平安,甚至旁观这高层强者出手的场面。

    燃烧的烈日徐徐下降,不急不躁,但声势恐怖,仿佛不可阻挡。

    那些阻拦他的人,在与太阳接触后,都开始溃败。

    冲在最前面的那个,更是悄无声息间,就被无尽阳光吞没,瞬间不见踪影。

    在他被太阳摧毁的那一刻,身上涌现几道淡淡的黑气。

    不过黑气也很快在阳光下被焚烧干净。

    沈健眯缝着眼睛,注视那一幕。

    原本兴致缺缺的叶觉,这时也惊咦一声。

    他们俩的注意力,都落在那剩下几个阻挡太阳的人身上。

    然后就见,阳光炙烤之下,几人身上都有道道黑气涌出。

    东君势不可挡,但这些人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毫不犹豫用自己的血肉躯体迎上去,哪怕只是为了争取短短一瞬时间也在所不惜。

    所有一切,都只是为了给高塔上正在施法的那个男子争取时间。

    “没有任何动摇的忠诚,悍不畏死”沈健眯缝着眼睛,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但或许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早已经是死人”

    叶觉少见的神情肃穆,双目炯炯有神:“幽冥咒术,黄泉返召”

    他们两人的视线,此刻同时望向那座高塔。

    “竟然是个修幽冥道的人。”沈健眉头紧锁。

    “是啊,想不到能亲眼目睹。”叶觉表情严肃,徐徐点头。

    所谓幽冥道,曾经在炎黄大世界历史上多次掀起风雨,是被历朝历代严禁的魔道,现代修道文明社会更是严厉杜绝,重点打击。

    炎黄人的传统观念,讲究人死为大,入土为安。

    而幽冥道的核心道法幽冥返召,却会强行将死者拖回人世,化为无知无觉只会听从幽冥术师命令的活死人傀儡。

    傀儡虽然没有思维记忆,可是却能保留生前修为境界。

    战斗时不够灵动,但生成类似野兽般的战斗本能,所以仍能发挥大部分实力。

    没有恐惧,没有痛苦,不怕受伤。

    如果傀儡生前修为实力够强,再有高超的幽冥道大能掌控,甚至能多次重新复活这个傀儡,形同真正不死不灭的战斗机器。

    “应该说,幸好来的是东君前辈吗”看着大日光辉普照下,那些幽冥傀儡身上升腾燃烧的黑气,叶觉轻声道。

    至刚至阳的道法,对幽冥道术法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克制。

    东君境界实力又极为强横,所以才能势如破竹,一路碾压下来。

    毕竟这些傀儡在东君面前看似脆弱,但其中不乏元婴期实力者。

    换了别的人,哪怕修为境界相若,面对不惧伤痛死亡的众多强横对手,也要头疼。

    “他果然不是单纯的盗墓贼。”沈健紧盯着那个高塔上的人:“他想要从幽冥召回分天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