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主谋者是一个幽冥术师,其目标便不言自明。

    他盯上分天客的墓穴,不像温鹏那样是为了获取其中剑煞以及陪葬法宝分天剑,而是想要将分天客炼制成他的幽冥傀儡。

    这也是为什么他明知东君等炎黄联邦高层强者可能赶来,也仍然要铤而走险的原因。

    此人并不操心自己如何将墓葬品带出去,因为墓葬本身,将成为他最强有力的帮手和武器。

    温鹏,或者其他修士得到剑煞,想要将之炼化吸收变为己用增强实力,都难以一蹴而就,不是今天就能解决的事情,只能设法带出去慢慢图谋,带不出去就万事休矣。

    可是这个幽冥术师,却可以尝试当场就把分天客遗蜕炼制成幽冥傀儡,从黄泉中召回,立即就是现成的战斗力。

    分天客昔年是巴蜀最强大的剑修之一,身经百战,剑斩强敌无数。

    其肉身遗蜕化为幽冥傀儡,重现生前大部分实力,又有分天剑就在身旁重归主人手,剑锋所向之强横,惊天动地。

    就算东君的道法克制幽冥咒术,也有极限,面对分天客这样强大的对手,怕也要暂避锋芒。

    有这样一具幽冥傀儡帮忙开路,这个幽冥术师便有机会杀出去。

    甚至,如果能杀伤更多敌人,死者符合幽冥返召的条件,他更能当场将前一刻敌人的尸首也炼化成幽冥傀儡,供他驱策,成为他的助力。

    这正是幽冥咒术霸道的地方。

    不过,为了避免时间拖延过久,引得更多联邦高层强者闻讯赶来围剿,这个幽冥术师如果明智的话,还是会尽全力先逃走再说。

    能将分天客从幽冥召回,对他而言已经是莫大的收获。

    哪怕为此赔上他此前积攒的全部傀儡,也在所不惜。

    “可怜分天客前辈一腔赤诚,身陨后仍以遗蜕镇压地脉保一方平安,如今却被幽冥道中人觊觎。”叶觉望着那座高塔说道。

    幽冥返召虽然诡异霸道,但也不是随心所欲就能将死去的修士化为傀儡,尤其是分天客这样的大能强者。

    从古到今,历朝历代都严酷打击幽冥道,他们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小,所能炼化的幽冥傀儡也少有顶尖强者。

    这次盯上分天客,可以说是数百年难得一见的机会。

    沈健也在盯着高塔,他一边关注那幽冥术师的动向,一边朝叶觉问道:“你体内筑基丹鼎上,也沾染剑煞了吧?”

    “是啊。”叶觉答道:“同一般煞气迥异,先前还在奇怪,来了这里方知,原来是有幽冥术师暗中作祟。”

    两人此刻都能感觉道,盘踞于自身丹鼎上的黑色花纹,越来越灵动。

    这也意味着,那幽冥术师距离成功越来越近。

    分天客的遗蜕,即将化作强大的幽冥傀儡。

    降临地底世界的辉煌大日,这时也已经近在咫尺,眼看就要落到高塔塔顶。

    酷热高温席卷整个法阵,将阵法摧毁。

    黄蒙蒙的雾气完全散尽,沈健和叶觉也不得不向后退,以免被眼前元婴强者战斗的余波殃及。

    所幸东君出手自有分寸,阳光反而让周围地下岩层趋于平稳不再震荡。

    沈健二人可以退回来时的洞窟内。

    原本摇摇欲坠的洞窟,这时又重新稳固下来,能让人暂时栖身。

    而针对高塔上的幽冥术师,阳光就没那么友好了。

    恐怖的高温之下,闪动光辉的高塔甚至开始扭曲变形,有融化的征兆。

    那幽冥术师似乎早有准备,手底下施法不停,但头顶突然多出一把小伞,将自己和祭坛高塔遮挡。

    伞面上乌光流转,大量吸收上空降下的光焰和高温。

    有这么一件奇特的法宝帮忙抵挡,祭坛高塔顿时重新恢复安全。

    那幽冥术师没有任何反击的意图,只是趁机抓紧时间,继续自己幽冥返召的法仪。

    上方熊熊燃烧的太阳,已经彻底砸落,整个压在那小伞上。

    伞面发出一道道乌光,在四周不停转动,艰难抵挡辉煌大日带来的压力。

    东君的攻击不断粉碎乌光,压得那小伞不停摇晃,仿佛随时都可能破碎。

    不过,这法宝已经为他的主人,争取到宝贵的时间。

    高塔上,一道道黑气升腾而起,越来越浓。

    沈健、叶觉身处地脉内,都能隐隐感到心底生出寒意。

    仿佛一柄绝世神剑,正徐徐抽出剑鞘,展露自身锋芒。

    这感觉虚幻而又真实,并非源自眼前景象,而是源于另外一方,分天客的墓穴那里。

    昔日仗剑天下的大剑修,即将以另外一种形式,重回人间。

    但就在这时,沈健两人都惊觉第二道凌厉绝伦的剑意出现。

    来自上方!

    岩石轰然破开一道裂缝,仿佛颠倒的天地被人一剑斩破。

    不似煌煌大日般浩大雄浑,但更凌厉肃杀的一道剑光,从天而降。

    被那滔滔剑意一激,沈健和叶觉随身的佩剑甚至自动弹出剑鞘一截,不停摇晃。

    “是校长。”叶觉长出一口气。

    和这道剑光比起来,温鹏等人出手,便仿佛日月当空下的米粒之光,全无可比性。

    高塔上空伞状法宝在东君的压力下早已左支右绌,这时再被剑光一斩,顿时破碎!

    煌煌大日趁势落下,正砸在那高塔上。

    道道黑气,顿时被不停燃烧消灭。

    那个幽冥术师仰天长叹一声。

    他怕的就是这个。

    在他幽冥返召成功前,除了东君外,又有其他联邦高层强者杀到。

    虽然这幽冥术师已经尽量抓紧,但他同时间的赛跑还是以失败告终。

    东君和龙岭大学校长两大强者同时降临,此地幽冥返召的法仪,是彻底进行不下去了。

    幽冥术师也不留恋,当机立断,自己一掌拍碎了高塔。

    高塔一破,整个法仪和子母连环阵全部崩解,万丈光芒直冲天际,地脉重新大幅度震荡起来。

    天摇地动间,这幽冥术师趁机逃走。

    但太阳和剑光显然没打算放过他,双方追追打打,一路向外冲去。

    沈健等人藏身的岩石洞窟,则又开始重新摇晃垮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