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星空之主 > 221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221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几大强者离开,眼前的洞窟重新开始大面积坍塌。

    东君二人还是决定先行追杀那个幽冥术师。

    元婴期境界的幽冥道老魔,在如今这个世道已经极为罕见。

    如果对方不有心藏匿行踪,而是大开杀戒的话,能造成极为恶劣的灾难。

    联邦政府断然容不下这样的老魔头,如今对方露了行藏,东君等联邦高层强者必然要权利追杀他。

    地脉异变严重,但子母连环阵已除,局势至少不会继续恶化。

    除了东君和龙岭大学校长这样的大能强者以外,联邦政府与军方还有其他高手进入地下,帮忙镇压地脉,使之尽量平静。

    不过,这里的乱象显然还要持续一阵。

    沈健这时,则在漫天土石崩塌下,依然驾驭飞剑,冲入高塔所在的巨大洞天里。

    “真的是人为财死啊!”叶觉一脸无奈。

    地动山摇,震耳欲聋的声响里,沈健的声音远远传来“既然活下来,那么确实可以考虑一下这些东西了。”

    他小心规避上方掉落的岩石,落在洞天中,冲向已经倒塌碎裂的宝塔。

    洞天底部在不停开裂,巨大岩石朝上方突起,又或者向下方坍塌。

    沈健敏捷的跳跃,穿过乱石带,来到宝塔旁。

    那宝塔最上方的祭坛,呈现乌黑色,表面闪动淡青色的光辉,通体由金属打造。

    正是一整块巨大的堰镀铁,被打造成当前的模样。

    宝塔碎裂,祭坛已经跟下方的结构分离,沈健不用再费力切割。

    对于地动山摇间,分秒必争的危险状况来说,这实在是再好不过的消息。

    他连忙通过御兽印,让沉眠中的黑龙仍然张开嘴,吞下那已经被铸成祭坛模样的堰镀铁。

    “嗯?”沈健稍微愣了一下后,神色恢复如常,连忙离开。

    这处洞天,已经开始整体不断崩塌。

    远方,剑光一闪,叶觉御剑,迎上前来接应他。

    “不管是你还是阿酷又或者其他人,你们迟早有一天自己把自己玩死!”睡神同学嘴里不停碎碎念。

    “这不是有你帮手吗?”沈健言道。

    两人一起冲回之前的洞窟通道里。

    幽冥返召法仪失败,分天客墓穴无恙,同八荒灵锁的封印重归平静,受封印之力庇佑的这几条通道,又重新变得安全,能让沈健二人栖身。

    地脉里状况瞬息万变,同一个地方在危险和安全之间来回转换,沈健等人也唯有随时调整,努力适应,为自己寻找安全的立足之地。

    “还好,那个幽冥道的元婴老祖没有把这堰镀铁跟其他宝物合炼。”进了洞窟通道后,两人暂时安全下来,沈健说道“只是没有想到,这宝贝居然也是幽冥术师施术的必要之物。”

    叶觉重新变得懒洋洋“不论官方还是民间,都严厉打压幽冥魔道,务求将之禁绝,我等也只能在一些史料中大致了解其特点和危害,详尽的幽冥道真传,上哪儿去知道细节?”

    “先前得到堰镀铁矿脉的消息,你们龙岭专门集结高手下来寻矿,可能就是高层强者了解堰镀铁对幽冥道的特殊性,所以才那么重视,防微杜渐。”沈健猜测道“只不过,寻矿队本身的成员,反而可能没几个人知道堰镀铁对幽冥道的意义。”

    “或许吧,那就不得而知了。”叶觉没精打采的说道“今天的事情,涉及分天客的墓穴方位,肯定会严格控制消息流传,咱们能活着出去,也都要签一大堆保密协议。”

    事情平息后,对于外界公众而言,这将只是一次原因不明的蜀山地脉大幅异动。

    因为蜀山地脉自身的特殊性,这样的情况倒确实不足为奇。

    但历史上蜀山多次灾变,到底哪些是真的天灾,哪些是今天这样的**,那就难说的狠了,除了亲身经历者外,注定不会为一般人所知。

    “政府和军方先仔细查查,幽冥道中人是怎么知道分天客墓葬具体位置的?”沈健一边说着,一边同叶觉返回分天客墓穴那边。

    这种时候,越靠近黑棺和八荒灵锁,反而越安全,不用担心自己突然被塌方的地下岩层埋了。

    不过,当沈健二人重新返回通道另一端的入口时,狂猛的剑气剑罡扫荡过来,迫使他们不得不停下脚步来抵御。

    沈健和叶觉对视一眼“那个姓温的剑修!”

    方才分天客棺椁动荡,险些化为幽冥傀儡,凶厉霸道的剑煞溢出,温鹏再靠近不得,只能无奈退去。

    但现在幽冥术师失败,分天客棺椁重新平静,温鹏的心思顿时也又活起来,再次惦记上分天客的墓葬。

    那龙岭剑修自然不容他打扰分天客死后安宁,当即也重新冲上,又跟温鹏战到一处。

    双方拼出真火,短短片刻就血染地底。

    最后的激战里,温鹏一条手臂被他的对手齐肘斩断。

    但那位来自龙岭大学的老师也被温鹏一剑刺穿身体,整个人重重撞击在一条锁链上。

    巨大如桥的锁链也承受攻击,第一时间有了反应。

    道道白光卷起,形成法阵,镇压在温鹏的仙剑上。

    然而那龙岭剑修被剑刺穿身体,此刻也因此被镇压在锁链上动弹不得,想要将仙剑抽出自己身体也办不到。

    温鹏见状同样愕然,继而大喜,顾不得自己同样重伤在身,连忙鼓起余勇,挥手就是一道剑罡,斩向无法动弹的对手。

    不过,那自八荒灵锁上激发的法阵,也替龙岭剑修挡下温鹏的攻击。

    被温鹏的剑罡一斩,八荒灵锁的灵力顿时反震。

    温鹏浑身颤抖,脸色惨白,断臂处的伤口止不住鲜血狂喷。

    他不敢再继续攻击,连忙调息治疗自己的伤势。

    少顷,他看了一眼那个龙岭剑修,又哈哈大笑起来,身形向黑棺落去。

    锁链上瘫倒的龙岭剑修见状大急,然而却难以阻止对方。

    温鹏捂着伤口,小心翼翼来到黑棺上方,然后伸手搭在棺椁上。

    黑棺顿时轻轻震动。

    先前幽冥术师所作一切虽然失败,但却触动了黑棺的封印,现在反而便宜了温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