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和先前在外太空海盗战舰赤旗号上立下的功劳一样,今天蜀山地脉里,沈健等人的功劳同样非同小可,但也同样不宜向外界公布详情。

    事后对外提起,只会说明沈健等一批年轻学生帮助平息地脉异变有功。

    有关幽冥术师和分天客墓穴的信息,在公告上只字都不会提起。

    这也是沈健等人预料中的事情。

    出于稳固地脉的安全考虑,也为了先辈英烈在天之灵不受打扰,外界公众只需要知道分天客为巴蜀做出的贡献即可,至于他埋骨之处的具体地点,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眼前的连老是代表龙岭大学先给大家提个醒,稍后联邦政府和军方肯定还有众多正式保密协议交给沈健等人签名。

    不过,虽然外界大众无法知晓众人功勋的详情,但在联盟高层强者那里,沈健、叶觉、黄昭熙等人无疑再次成为重点关注对象。

    分天客墓穴重归宁静,地脉变动也渐渐趋于平稳。

    大量修士此刻进入这第二十七号地脉,整饬各个重要节点,封堵冷却岩浆长河。

    身为元婴期老祖,连老坐镇地下,以防再有宵小之辈出手。

    自有其他修士,带沈健等人安然返回地面上。

    当大家出了地脉,重见天日,再次站在蜀山群山之间的时候,很多人禁不住都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每个龙岭学生,几乎都有下地脉的历练任务,大家从地脉下出来后,都会有类似感觉。

    但这次的沈健他们,感觉尤其强烈。

    稍有差池,大家就全都要落个长埋地底的结局。

    就说眼下,同一队人,其实人都还没有聚齐。

    联邦政府的搜索人员,除了将已经发现的沈健等人送上来外,还一直在努力寻找失踪的龙岭学生。

    只是结果如何,实在难讲。

    想到这一点,围剿温鹏立下功劳的众人,心情从激昂亢奋,渐渐转为沉重。

    虽说在下地脉以前,大家就知道,类似试炼实习,必然伴随风险,绝非寻常时候可比。

    龙岭大学历史上,不缺乏类似先例。

    但当之前身边人切实遇见危险,大家一同进去却无法一同出来的时候,对人的影响便格外沉重。

    “我辈剑修,勇往直前,宁折不弯,大家都有决心,也有思想准备。”袁东徐徐说道:“但还是希望他们几个也跟我们一样逢凶化吉,安然无恙。”

    其他人都点点头。

    从地脉入口出来,站在群山间,大家正处于一座巨大的阵法笼罩下。

    那阵法将周遭群山全部覆盖,悄然运转。

    阵法中不含凝重戾气,更多是宁静祥和之气,不过凝练而厚重,对地脉形成镇压的效果。

    同时人在阵中,心灵精神也仿佛得到涤荡,变得心平气和。

    而有伤在身的人,则能隐隐感觉道,阵法覆盖下,自己伤势的痊愈速度加快了不少。

    大阵中,人来人往。

    “附近的第十四号地脉似乎也受到影响,需要密切观察。”

    “第二十七号地脉入口严格把关,即便是救援者,进入前也需严格审查。”

    “除了第十四号地脉以外,附近的第二十号、第三十九号、第五十四号、第九十七号地脉也都要盯紧。”

    “明白。”

    类似的交谈和呼喝不绝于耳,地脉入口旁,大型法阵笼罩下,这里已经成为最前线的救灾基地,大量高手汇聚于此。

    原本茂密原始的山林间,现在多出一排排的小屋。

    屋中有大能强者坐镇统筹全局,也有大量稳定地脉或者探测地脉的珍宝,都在源源不断发挥作用。

    “那个幽冥术师,被你们校长和东君前辈联手追杀,怕是没机会逃脱。”沈健言道:“就是不知他此前从哪里查到分天客墓穴的具体位置。

    “这一次如果认真调查,希望可以顺藤摸瓜,将这个幽冥术师的门路全摸清楚。”叶觉打了个呵欠。

    “拔出萝卜带出泥,彻查的话,恐怕会牵连很广。”沈健的视线从地脉入口处扫过。

    负责这里的联邦官兵,全部做了更换。

    那个幽冥术师,还有温鹏等人先是轻松进入地脉深处,将他们的计划付诸实际。

    接下来当沈健等人发现痕迹,向门口守卫人员汇报情形时,温鹏等人也很快得到消息,然后提前发动计划。

    这些无不说明,守卫里有被他们买通的人。

    那守卫未必知道第二十七号地脉中葬着分天客,也未必知道对方是幽冥道中人。

    或许他也被对方蒙在鼓里,结果实实在在给对方提供了便利。

    这方面,联邦军方肯定也会彻查。

    沈健猜测,或许调查都已经有结果了。

    不过,这就不是他们这些学生接下来该操心的事情了。

    对沈健来说,成功拿到堰镀铁矿藏,且矿石蕴藏含量非常充沛,接下来他都不需要再为堰镀铁而发愁。

    修复彼岸神舟所急需的几种珍贵材料,他又搞到一种。

    在地脉下收拾善后的人,很快传回消息。

    幽冥术师建立高塔祭坛的洞天已经破碎损毁,他们在地下成功找到高塔的部分残骸,但还有部分高塔结构碎片下落不明。

    其中便包含堰镀铁。

    地脉下的环境变化万千,危险复杂。

    虽然现如今震动渐渐平复,但变化仍然常有,东西很容易被掩埋。

    所以对于堰镀铁的失踪,大家基本都只是感到惋惜。

    唯一亲眼目睹沈健取走堰镀铁,知道事情真相的人,便只有叶觉。

    对其他人,提及黑龙,沈健也只会说黑龙因蜀山异变而苏醒。

    叶觉自然不会声张,有这功夫,他还不如多睡一会儿。

    果然,联邦政府和军方针对这次特殊的事件,也都告诫沈健等人关于分天客的消息,严格保密。

    事后,众人一同返回位于锦江城的龙岭大学,叶觉、黄昭熙等人便可以各自解散,沈健在办妥一些交接后,便也返回天海城。

    如今事件已至九月,大二学年第一学期,即将开始。

    沈健将成为一名大二年级的老生,同时今年的新生也即将入学。

    天海大学武修系都招进来些什么新人,沈健这次也有些感兴趣,毕竟这回招生,也有他一些小小功劳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