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灰袍老者费尽心思,也无法打开宅邸大门。

    他心急之下,尝试强行攻击。

    结果宅院表面亮起黑光,将他的攻击挡下。

    灰袍老者无奈,踟蹰片刻后终究还是不敢再等,于是咬牙祭起那个圆盘模样的法宝。

    法宝发出白光,然后竟然自己碎在半空里。

    众多碎片越分解越小,最后化为一团白色的尘埃。

    灰袍老者双手捏动法诀作法,那团闪动白光的尘埃便自行落在宅邸大门上,然后流动变化,最后凝结成一个巨大的符印,覆盖整个门面。

    符纹印在门上,光辉不停闪动。

    那个灰袍老者口中念念有词,在他的催动下,符印徐徐转动起来。

    而随着符印转动,之前纹丝不动的大门,这时竟然开始轻轻颤抖。

    沈健看着这一幕,没有去干扰阻止对方。

    他环顾四周围,心中思索:“这到底什么地方?”

    太初奇金,顾名思义,乃是世间最古老的贵重金属宝物之一,同时也是人族修道世界最早发掘打磨用来炼器的材料之一。

    也正因为如此,早在古时候,炎黄大世界乃至其他大世界的太初奇金就被大量开采,到现如今几乎已经见不到原生矿脉。

    炎黄大世界当前社会上太初奇金很少,原生矿脉早已经枯竭,被开采干净。

    就算还有极少量太初奇金,基本都是古时候流传下来的存货。

    所以沈健求购多时,仍然没有收获。

    这次指望庞海的镯子当线索,也不过是又一次死马当成活马医。

    而现在这株老桃树下,竟然有如此大量的太初奇金。

    宅院的样式,是明显的炎黄古代风格。

    虽然沈健不确定到底是什么时期的风格,但能看出,极为古老。

    甚至比元极、龙岭大学里那些古色古香的健筑,还要更加古老悠远。

    显然,这方桃花世界的历史,非常久远了。

    联系桃婆婆的年纪,也验证这一点。

    或许也正是这种地方,才能留存如此海量的太初奇金。

    看宅院模样,显然是活人居住,而非死人陵寝。

    其原主人的实力,令人心悸。

    悠悠万古,人早已不在,但留下的法力禁制,仍然恐怖,只是轻轻触动,就能威胁金丹期修士。

    “看来是大能强者的故居了。”沈健心道:“幽冥道的大能强者……”

    他坐在黑龙背上,冷眼旁观。

    那灰袍老者,牺牲了自己的法宝,终于将宅邸的大门打开。

    大门打开的一瞬间,整个世界的生机再次凋零。

    不过门口的灰袍老者倒是不受影响。

    他快步冲进门内。

    不过正当他想要关门的时候,沈健乘着黑龙也已经冲进来。

    早有准备下,红光罩身阻挡死气侵袭,黑龙张牙舞爪,厉声咆哮,逼退那灰袍老者。

    没有幽冥傀儡随身,他不好跟黑龙争锋。

    在这里跟沈健死斗一场对灰袍老者而言全无意义。

    他的目标是宅子里面的东西。

    桃婆婆已经捷足先登,他哪里还有心思跟眼前的一人一龙纠缠?

    眼见无法把沈健和黑龙关在门外,灰袍老者立马后退,并且再也不管他们,径自向屋内跑去。

    沈健也没有为难他的意思,只是驾驭黑龙跟进去。

    屋内的陈设,极为简单,和屋外宅院一样不起眼。

    对比此地原主人的惊天修为,叫人意外。

    冲过前厅,还没有到后屋,双方就都感觉到后屋那里,掀起狂澜,几乎震得人灵魂出窍。

    灰袍老者大惊失色,一步闯进后屋。

    却听桃婆婆怒喝:“居然没有祖师魂珠?!不在这里还能在哪里?”

    庞海同样一副大失所望的神情。

    灰袍老者的注意力,这时却全都落在桃婆婆手里的一支黑布长幡上面。

    黑色的长幡上,绣着一支桃花。

    没有任何迟疑,灰袍老者瞬间就冲到庞海和桃婆婆面前,一把抓向黑幡。

    正在气头上的桃婆婆,当即向那灰袍老者摇动长幡。

    这一摇,灰袍老者顿时全身剧震。

    他怒叱一声,戳指点向桃婆婆,顿时有千百根黑色的细线,如同一根根长针,刺向桃婆婆。

    桃婆婆极度虚弱,摇动黑幡异常辛苦。

    但她一摇动长幡,灰袍老者攻来的黑线就全部断裂。

    老者并未气馁,目光反而更加冰冷狠毒。

    桃婆婆猛然察觉,将黑幡一摆,挡在庞海身前。

    一条近乎细不可查的丝线显露出痕迹,在距离庞海咫尺之遥的地方破碎,没能碰到他。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你的性命现在跟这小儿的性命牵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灰袍老者大喝:“难怪你要找祖师爷的魂珠。”

    进入后屋的沈健眉毛抬了抬。

    老头刚才这话喊出来,其实是说给他听的。

    现在这模样,似乎该他们联手,一起对付捷足先登长幡在手的桃婆婆?

    所以灰袍老者故意当着他的面,点破桃婆婆和庞海之间的关系。

    但沈健并没有如他的意,而是静静站在一旁,坐山观虎斗。

    灰袍老者心中暗骂。

    他自然不愿意跟桃婆婆缠斗消耗自身,最后却被沈健捡了便宜。

    于是,老头索性兵行险着,忽然摇身一晃,全身上下仿佛充气似的膨胀。

    然后,轰然爆开!

    一团血雾,飞滚着扑向桃婆婆手里的长幡。

    桃婆婆虽然舞动黑幡打散了血肉,但灰袍老者的神魂寄托在一枚金丹上,却成功同长幡的布面纠缠在一起。

    先血祭。

    再魂祭!

    桃婆婆怒不可遏。

    区区一个金丹期修士,居然跟她用这种以本伤人的办法。

    偏偏她现在神魂太过虚弱,无法使用类似方法还击。

    结果只能眼睁睁看着灰袍老者夺走黑幡控制权。

    黑幡如有生命的摇动一下,生生震开桃婆婆的手掌。

    幡面上,那支桃花里,传出灰袍老者志得意满的大笑声。

    “值了,值了!今日就先拿你们祭旗!”

    在他的控制下,黑幡无风自动,不停摇晃,一道道狂澜朝四方席卷。

    虽然也舍了自己的肉身,但他不似桃婆婆那么虚弱。

    所以到了他的手里,黑幡的威力也得以更好的发挥,一时间赫然横扫全场,压得沈健、庞海、桃婆婆还有黑龙都不停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