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课程很多,通过考核则可以获取相应的学分。

    沈健虽然对很多课程都感兴趣,不过时间毕竟较为有限,所以他选课的时候也有所取舍。

    最近这一年来,他在剑道和御剑术上倾斜了较多的时间。

    眼下有机会选修龙岭大学的剑道剑术课程,沈健自然不会错过。

    除此以外,还有元极大学的武道课程和北斗大学的符法课程,沈健同样很感兴趣。

    元极大学的老师对沈健的观感无疑很复杂,但眼下在授课的问题上丝毫不含糊。

    只是,随着课程的进行,元极的老师越来越感慨。

    去了天海大学的沈健已然达到如此高度,若是一开始就入读元极求学,会否成就更高?

    这是一个让人难以回答的问题,眼下沈健在武道上的长足进步,完全超出元极大学教师的预料,让他们心中浮想联翩的同时,也有点没底。

    沈健本人对此不甚在意,只是潜心学习相关课程。

    近一个月的前半程教学计划结束后,元极大学多门武修院系科目的学分,都安安稳稳落入沈健的口袋里。

    其他科目也是一样。

    最后总结时,沈健的总学分,高居所有学生里的前三名。

    不过,他不是最高分。

    积累总学分最多的人,是燕冬雷。

    此前稍微沉寂一段时间后,此君这次重新一鸣惊人,令许多人想起,当年中学时的挑战赛里,他正是个人赛冠军。

    当年那一届偶然为之的挑战赛,却星光璀璨,如今看来注定会在炎黄联邦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

    在那次比赛里涌现出来的明星,燕冬雷,还有沈健和罗西浩,这三个如今大二升大三的学生,超过许多高年级学长,稳稳包揽总学分分数前三名。

    “可惜啊,他比沈老大你多修了两门课,比阿酷多修三门。”苏萌替沈健和罗西浩二人抱不平:“你们一起上的几门课程,明明你们两个每一科单科成绩都比他更高。”

    沈健不以为意:“有舍有得,时间毕竟有限,对我来说,选了的课程尽可能学深一点比较好,阿酷应该是跟我相同的想法,燕冬雷想多学几门课,也是他的自由,或许更适合他,对他来说更有必要也说不定。”

    学分总数拿多拿少,是不是第一,沈健不太在意,他修行向来是按照自己的步调走,能学到自己想学的东西就行。

    苏萌撇撇嘴:“反正我看那混蛋不爽,上次差点被他坑死,这笔帐一定要跟他算清楚。”

    曲伟在一旁轻轻拍拍她肩膀:“稍安勿躁。”

    “话说回来,你听龙岭的遁法课程,成果似乎不太好啊。”沈健转而冲苏萌说道:“下次试试元极的?”

    一说起这个,苏萌脸色顿时黑成锅底,咬牙切齿瞪着沈健:“你少幸灾乐祸!”

    她在遁法和身法一向都是巨大短板。

    事实上,作为炎黄联邦年轻一代最顶尖的术法天才之一,苏萌的近身武道搏杀水平不弱,至少可以应对大多数人近身突袭。

    但这样的交手,无法持久。

    不是她耐力不足,而是她身法挪移较弱。

    交手多了,就容易在这方面吃亏。

    她和曲伟二人联手,所向披靡,很大程度上一个原因就是曲伟虽然也擅术法,但有能耐通过妙到巅峰的配合弥补苏萌的短板,让她可以放手施展自己的长处。

    但如果是苏萌独自一人,就不得不小心熟悉她的对手专门盯着她的弱点打。

    苏萌自己对这方面问题最清楚不过,所以一直都着力弥补。

    可惜在遁法身法方面确实天赋有限,她再用心修练也事倍功半。

    于是苏萌转而扬长避短,修习多种冷门法术,最大可能阻断敌人靠近自己,用长处来遮掩短处。

    效果很好,绝大多数人都拿她没辙。

    唯一例外,就是沈健、罗西浩、燕冬雷、叶觉这种本就身法速度顶尖的对手,让她防不胜防。

    这种情况,直到她收服小朱雀以后,借助帮手外力,才终于解决问题。

    只是苏萌性格素来好胜。

    眼下有了朱雀之后,她仍然惦记着要设法提升自己的遁法挪移之术。

    这次参加多校联合教学活动,苏萌同学极为期待。

    玄真大学作为炎黄十大名校之一,遁法身法科目教学自是不弱。

    但放眼整个炎黄大世界,在这方面最顶尖的始终还是元极大学和龙岭大学。

    尤其是元极大学,总结收藏的各类遁法神通绝学,高高低低,足有上百种,光是遁法一门,就可以开个博览会。

    龙岭大学的遁法身法绝学虽然没有元极大学那样种类繁多包罗古今,但与自身发达的御剑术传承结合,也别有独到之处。

    鉴于自己在这方面天赋确实不高,苏萌没有贪多嚼不烂将元极和龙岭的课程一起听了,而是慎重选择后,挑选其中一门。

    之所以选择龙岭大学的遁法,则是因为龙岭遁法更接近于术,而元极遁法身法更接近于武。

    苏萌为了能学有所成,也算用心良苦,放低姿态认真斟酌。

    无奈,结果还是有些不尽人意。

    客观的讲,成绩还是有的,但针对苏萌的需求来说,显得有些杯水车薪。

    “下次试试元极那边的。”苏萌闷闷不乐:“关键元极大学这次开放的几门遁法课程,一看就跟我不对路子,希望下次的时候,他们能开放更多遁法的授课,让我仔细挑一挑。”

    虽然只是教学计划的前半程结束,但目前来说,各方面的反响都还不错。

    从各个学校高层露出的口风来看,这样的教学计划,有可能成为常态,做更正规更长久的计划。

    “还不好说,要看后半程的结果吧。”沈健说道:“这两天准备一下,我们就要动身出发前往东海大墟了。”

    几大高校,早早做出安排,分别选派人手,共同组成一支教师团队,然后带着一群学生,前往那传说中的东海大墟。

    联邦政府也专门派出人员,加入队伍。

    一行人声势浩荡,离开天海城,前往大洋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