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桃婆婆看上去很开心,指着沈健笑道:“你这点修为才哪儿到哪儿是否炼制过幽冥傀儡,在我眼中,一目了然。”

    沈健饶有兴趣的问道:“对每个修习幽冥道法术的人来说,都是如此吗”

    他并不着慌。

    虽然她婆婆言下之意,有没有炼制过幽冥傀儡的人,在她眼里分别很大,但在其他大能强者眼中则未必。

    沈健前后如果真有那么明显的变化,何老院长、管老祖等人不会看不出来。

    而且庞海刚刚也没看出差别,沈健猜测着可能唯有幽冥道出身的顶尖强者,才能看出蛛丝马迹。

    如今时代环境下,这样的人很少见。

    沈健在蜀山地脉里碰见过一个,然后再加上面前的桃婆婆,短短时间遇见两个,属于中大奖似的运气,并非常态。

    只是,他仍需小心为上。

    所以沈健才向桃婆婆询问,他需要确定一下这是对方个人的本事,还是所有幽冥道顶尖大能都有的能耐。

    “自然瞒不过我的眼睛。”桃婆婆笑吟吟的说道:“至于其他同道,我无法保证,不过一些年轻识浅之辈,想来没有这么好的眼力。”

    沈健闻言点头:“原来如此。”

    “师兄,你你的那具傀儡呢”庞海压低了声音问道。

    “已经重新尘归尘,土归土了。”沈健答道。

    桃婆婆闻言,脸上笑容顿时淡了,轻哼一声。

    “师兄你炼制幽冥傀儡后,又解除了幽冥返召的术法”庞海也有些意外。

    “和你当初炼制幽冥傀儡时的情况相似,都是危机之下,不得不为之。”沈健言道:“危机解除后,自然叫对方重新安息,不再打扰死后之灵,虽然对方生前跟我也算敌人,但属于利益之争,并非恨不得鞭尸掘坟的深仇大恨,他已然身死,那我跟他的帐也就宣告了结。”

    庞海闻言若有所思,桃婆婆则怒斥道:“虚伪不知所谓过河拆桥”

    沈健一脸平静,摊摊手掌:“前辈你的不满我能理解,不过我跟你确实不同,幽冥道是你的归属甚至骄傲,一心想要将之重振荣光,但于我来说,只是道法的一种,幽冥傀儡跟一柄剑,一把刀或者一支灵枪也没什么分别。”

    桃婆婆余怒未休,胖大海同学在旁边打圆场:“婆婆,师兄他对幽冥道算是很友好了,幽冥道法和学习使用道法的人,两者之间分的很清,他从来也没歧视过幽冥道传承,只是不喜部分幽冥术师为了壮大自身实力,就去打扰无辜者死后安息,他对婆婆你不也一直挺尊重吗”

    桃婆婆却没接话,而是冷冷盯着胖大海同学。

    庞海不知道自己哪里引火烧身:“婆婆,你怎么又这样盯着我了”

    “你是不是,也想自己废掉你留在雪山的那具幽冥傀儡”桃婆婆面无表情的问道。

    “呃”胖大海同学有些心虚的缩了下脖子:“我那具幽冥傀儡是筑基期的,我自己现在也已经成功筑基了,他都未必能打过我本人,留着也没啥作用了不是”

    有那杆黑幡相助,庞海自己修为境界增长速度非常迅猛,在同年级学生里,已经表露出比胡威更猛的上升势头,引得何老院长、李主任刮目相看,重点关注。

    大家现在都说,天海大学武修系是真的要崛起了,沈健之后,又连续淘到宝,栽下梧桐树,当真引来金凤凰。

    桃婆婆冷笑:“倒也没错,那在此之前,我先帮你炼一具金丹期的好了,这下能帮上忙了,对吧”

    “婆婆,这个还是不用了,我眼下在大学里,又用不上。”庞海讪笑道。

    桃婆婆怒道:“臭小子说来说去就是看不上我幽冥传承,想要撇清关系你这混账,要不是怎么找都找不到祖师魂珠,被迫跟你一路,你以为我很想跟你混在一起吗”

    庞海小声嘀咕:“我同样也不想这样啊”

    “你大点声”桃婆婆杏眼圆瞪。

    “不是,我意思是,耽误了婆婆你,我心中愧疚。”庞海连忙陪笑。

    沈健这时突然在一旁说道:“说起贵派的祖师魂珠,我有个想法。”

    桃婆婆和庞海瞬间安静。

    两个人齐刷刷转头瞪着沈健,两张脸上都是匪夷所思的神情。

    “你等等,我要是没听错的话,你刚才说,你有本派祖师魂珠的下落”桃婆婆狐疑的盯着沈健。

    沈健纠正她:“我并不知道贵派祖师魂珠的下落,只是有个想法思路,供前辈你参考。”

    桃婆婆盯着沈健瞅了半晌,没吭声。

    庞海则急切的问道:“师兄你是什么想法,说来听听,反正我们现在也没更好办法,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前辈你知不知道,贵派开山祖师,祖籍是哪里”沈健问道。

    桃婆婆眉毛皱起:“祖籍”

    “或者,小时候成长生活的地方,也可以。”沈健说道:“贵派开山祖师扬名立万闯荡天下后经常活动的地方,想必你们这么多年来都找遍了,我觉得你们不妨追根溯源,向最初的起点寻求答案。”

    桃婆婆摇头:“历史毕竟太久远了,祖师爷籍贯何地,在哪里长大,我们这些后人,实在不知晓,凡是知道的地方,基本上都找过了。”

    她冲沈健问道:“你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前不久,我个人一些机缘,在昆仑山中走了一遭。”沈健言道:“西昆仑、东蓬莱,炎黄修道界历史上最早最初的传奇,时至今日仍然隐藏不少秘密,那个时代充满传奇,贵派开山祖师也是那时的人,所以我想起一个问题”

    他看着桃婆婆问道:“贵派开山祖师在开创幽冥道道统以前,是什么人”

    桃婆婆神色严肃几分,沉默半晌后方才说道:“时至今日,早已无人知晓,便是我们这些嫡系传人,也只是继承幽冥道的道统,其他的情况,没有信息流传,也没有典籍记载。”

    她微微仰头,望着房间天花板:“不过你提醒的对,或许我应该再去昆仑山和蓬莱海看看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