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星空之主 > 408筑基战金丹
    自家最大的底牌,那青铜鼎中封存的神秘刀意。

    还有目前狮子号上除舰长以外仅有的另外一名金丹期修士。

    二者相遇,竟然互相抵消了。

    两大战力直接因为内耗而报销,这样的事情,出乎所有人预料。

    更让人郁闷的是,这纯属无心的意外,让人想生气都找不到对象,只能叹一句造化弄人。

    如今逼得沈健青铜鼎那边只能唱空城计,同时狮子号面对敌人潮水一样的接舷战攻势,抵挡得极为吃力。

    如果不是对方仍然忌惮青铜鼎内的神秘刀意,并且还对争夺王谨言和星声珠抱有期望的话,不用那艘巨形战舰和几位元婴期老祖出手,狮子号就有沉没的风险。

    现在,也只能勉力支撑罢了。

    为了确保狮子号本身还能支撑着飞行,沈健等人不敢固守一处,唯有四下里不停主动出击,以最快的速度清剿闯上船的入侵者,在对方没有站稳脚跟前,就将之解决。

    否则,给对方有计划的破坏起来,狮子号很快就成为一个不能动,只能在虚空中漂流的铁棺材。

    “一直这么下去,不断被这些星梭撞击,战舰也会遍体鳞伤,失去移动能力了。”沈健眉头紧皱。

    心中一边转着念头,沈健一边驱策黑龙,朝又一个金丹期的羽行修士冲去。

    他此刻驾驭黑龙,走擒贼先擒王的路子,专门找对方领头的高手,减轻舰上其他炎黄修士的压力。

    不过这次,沈健心中猛地生出警兆。

    仿佛有一朵死亡的阴云,笼罩他头顶上空。

    黑龙同样警觉,第一时间身形向下一躲。

    被黑龙带着身体下降的同时,沈健也猛地伏低身体。

    一个人的手掌,几乎就从他头顶上方擦过,沈健头顶甚至能感觉道对方手掌带过的一阵劲风。

    一阵咳嗽声响起,那刚刚抓了一个空的手掌,立马变招,就势便是一掌,再次朝沈健拍落。

    不论是招数变化的速度,还是手掌拍落的速度,都快得出奇,以沈健的眼力,几乎都看不清对方动作。

    但在对方第一次出手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这个对手超乎寻常,远非一般敌人可比。

    这样的人出手,不可能没有后招。

    所以身体伏低躲避对方第一下后,沈健立即身形一晃,整个人移动,倒吊到了黑龙身体下方。

    与此同时,和他心念相通的黑龙也马上一扭身,身形缩小不少。

    避开对方拍落的手掌,黑龙身体一卷,尾巴仿佛铁鞭一样向敌人猛抽过去。

    然而这个对手确实不同凡响,手臂一抬,不闪不避,正面挡住黑龙抽来的尾巴。

    空气里“轰”的一声爆响,气流四下里扩散,有如疾风。

    黑龙口中发出一声闷哼。

    而那个人身在半空,被黑龙的尾巴抽的向一旁飞出。

    可是他并没有失去重心,反而借助黑龙的力量加速飞行,再次扑向沈健。

    以他的速度,针对一个筑基期修士下手,毫无疑问能做到后发先制。

    但他此刻面对的对手沈健同样非常人。

    再次抢先动手,双足在黑龙背上借力一踏,沈健身形冲向另外一个方向。

    似乎早料到对方动作的沈健,比对手快了不止一步。

    对方随着仗着修为境界优势能抢回不少主动,但最终还是慢了半步。

    这人想要再追上沈健,黑龙咆哮间,回身便又是一爪抓来。

    此人一脚踢出,正中龙爪中央。

    一人一龙身形同时在空中一震,各自向后飘飞退开。

    沈健在另一边落地。

    可与黑龙肉搏,有如此强劲武道修为的金丹期修士,他几乎不需要看,已经猜到对方是谁。

    “唐上校,这么快又见面了。”

    对面那人略有些苍白的脸上,五官相貌平凡至极,让人几乎过眼就忘。

    但引人瞩目的地方在于,此君还穿着一身炎黄联邦的军装。

    “你居然在这里,不在那宝塔中?”唐恕远一边咳嗽,一边说道。

    他看起来状态不佳,仿佛大病一场,那具强大的法天相地,眼下也没有亮出来。

    当初在时空乱流里,他虽然仗着法天相地保命,但显然时空乱流给他造成的伤害不低,时间仓促下,还没能痊愈。

    但唐恕远出手间,却依旧迅猛如雷,悍然以人身抗衡龙躯,同黑龙角力。

    他甚至还有余暇,施展神魂类法术,攻击沈健和其他炎黄修士。

    黑龙连忙发出阵阵龙吟,不求伤敌,而是尽量中和化解唐恕远的神魂法术,给沈健等人减轻压力。

    沈健躲过唐恕远的偷袭,但马上就有其他对手盯上他。

    那个之前他和黑龙打算对付的金丹期羽族修士,这时用灵枪向他射击。

    铺天盖地的火雨,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道光线,笼罩沈健。

    纵使沈健实力再强,金丹期枪术士的射击,他也不能站着硬挡符弹,连忙寻找掩护物。

    但他身法移动上的速度,也吓了对方一跳。

    “这时筑基期修士能有的速度?”那金丹期羽族修士面露惊色。

    他一个金丹期第一层境界的羽族,都不敢保证比眼前这个炎黄人更快。

    一念至此,这羽族修士更不敢大意。

    他手里一短一长两杆灵枪同时开火,弹雨更加密集。

    其中众多符弹,在半空里划过诡异的弧线,绕过掩体,朝掩体后面打去。

    有的符弹,则展现出强大威力,竟然直接贯穿那掩体。

    沈健不曾轻视自己的对手,从来没有觉得躲到掩体拐角后面就安全了。

    他身形一刻不停的挪移,躲避对手的射击。

    对他而言,掩护物目前最大的作用,不是挡住对方射击的符弹,而是挡住对方的视线,让对方难以看到他的动作。

    跟敌人身上缴获来的一枚掌心雷,被沈健激发,然后朝对手方向抛出。

    虽然尽量避免在舰船内使用高爆武器法宝,但眼下局面,也需灵活应变了。

    扔出掌心雷的同时,沈健又使了一个法术。

    飓风术。

    雷火爆炸开后,劲风卷动雷火和烟雾,远远冲向那个金丹期羽族修士。

    重点不在于杀伤力,而在于惑人耳目。

    借助爆炸和厌恶的遮掩,沈健身形猛然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