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A ,最快更新星空之主最新章节!

    胖大海同学为什么行踪经常成谜,沈健自然心知肚明。

    陶燕蓉要寻找合适的地点,同时花费一段时间,方才能炼化幽天尊所遗留的魂珠。

    届时,他们二人将行使法仪,彼此分离。

    更关键的是,借此解除两人同生共死,一根绳上两只蚂蚱的窘况。

    凭借幽天尊的魂珠,陶燕蓉便是离开庞海也无妨。

    以后说不定还有重塑肉身的机会。

    但作为幽冥道传人,在此之前,两人肯定要小心仔细,以免被人发现,然后降妖伏魔。

    沈健如今对幽冥道传承的道法也有些深入理解。

    所以他知道,行使分离法仪的时候,也需要特别的地势环境配合才行。

    在现如今社会发展,环境高度开发的时代,想要找这么一个地方,其实不容易。

    炎黄大世界天大地大,幅员辽阔,所包容的世界在整个诸天万界来说都数一数二的巨大。

    适合庞海与陶燕蓉的地方当然存在。

    但是在满足条件的基础上,还必须是一个不会被其他人发现惊动的隐秘所在,那就非常困难了。

    所以光是找到地方,就有他们两个忙的。

    若是之前那种和平环境,情况还稍好,他们可以慢慢想办法。

    但是自从炎黄和羽行的全面战争爆发后,整个炎黄大世界都进入临战状态。

    虽然不像太阴界那样完全军管,但各方面的审查也变得极为严格,远超从前。

    这自然是为了防止敌方的渗透。

    但大鱼小鱼一网捞。

    庞海和陶燕蓉二人,也差点被一起扫进去。

    严格的管控和巡逻下,他们想寻找用来施展法仪的福地,变得步履维艰。

    而且他们的举动,正如狄母所言,很是扎眼,容易惹人怀疑。

    目前尚未暴露,是因为庞海作为筑基期修士层次境界终究低了点。

    他如果是金丹期修士还这么惹眼的话,恐怕早就引出更高层面的审查。

    到时候陶燕蓉的存在想不暴露都难。

    “大海武胆天赋不低,也喜欢实战历练,不惧艰险,希望能在实战中磨练自己。”

    沈健神色如常的说道:“到处乱跑的情况下,有时候确实可能断了音讯,我会提醒他的。”

    狄母点点头:“如此的话,最好不过,如果他如你所言,目前情况下,不妨参军报国,没有比战场更锻炼人的地方。”

    “我会跟他提一句,不过如何决定,还要看他自己的意思。”沈健答道。

    狄母言道:“好。”

    胖大海同学醉心武道,为求提升突破,确实喜欢哪里危险就往哪里钻。

    但沈健很肯定,他绝对不会参军。

    不过当着狄母的面,这种话自然不能宣之于口。

    “那我先返回天海了。”沈健起身告辞:“如有需要,请联系我。”

    关于自己的熟人,只要确定无恙,他就不着急了。

    没参军的人,他自己接下来可以设法取得联系。

    已经参军的人,只要知道安全无恙即可。

    虽然狄母说他有很高的权限,但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一种束缚。

    战争当前,沈健不排斥从军报国。

    但他仍然想尽可能多的保留自己的独立性。

    那么,面对一些特权,他就要保持足够的自制力。

    这世上始终没有白吃的午餐。

    “我稍后同石小友聊聊,就不送你了。”狄母言道:“一路顺风。”

    沈健出了会客室,有炎黄军官在等他,领他去跟王谨言汇合,稍后一起返回天海城。

    走在通道里,迎面就见另一个军官带路,身后跟着一个青年,正是石霆。

    两人不约而同停步。

    沈健冲那两个军官说道:“不好意思,稍微耽搁一点时间,我跟朋友告别。”

    两个军官没有反对也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然后径自站到一边。

    “霆哥,多保重。”

    沈健只看石霆表情,就知道他婉拒了元极大学,打算直接参军入伍。

    “你也多保重。”石霆脸上露出笑容:“希望我们还有并肩作战的机会。”

    自当初麒麟界破灭后,石霆不复最初相识的时候那般阳光爽朗,连笑容都很少见。

    如今要告别时,他脸上灿烂的笑容,让沈健微微恍惚,仿佛回到大家刚认识的时候。

    但面前青年,终究是跟那时不同了。

    这样的笑脸,可能只有沈健等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才有机会再见。

    现在的石霆,仿佛经过锻造后,再淬火的神兵利器,光辉中锋芒毕露,凌厉慑人。

    两人都抬手,凌空击掌,然后就此别过。

    战场之上生命脆弱。

    下次再相见,不知会是何时。

    也有可能,再也不见……

    沈健目送石霆的背影消失在同道拐角后,重新转身迈步离开。

    “霆哥还是决定参军了。”见到王谨言的时候,方笑语也在。

    那位元极大学的副校长看到沈健,也温言勉励几句。

    从面上倒是看不出这位元婴老祖有何失落的意思。

    但连续走宝,其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希望霆哥吉人天相。”王谨言喃喃说道。

    “放心,他只是不怕死,并没有求死或者自毁倾向。”沈健言道。

    王谨言点点头:“是啊,这最好不过。”

    方笑语则冲沈健说道:“你也多当心,入了部队,天晓得会派给你什么任务。”

    沈健颔首:“嗯,我也会注意的。”

    面前娇小的少女偷偷瞄了自家副校长一眼,然后悄声跟沈健说道:“如果有机会到京华城的话,记得来学校找我。

    我要是有什么新作品,尽量给你私人留一份。”

    “别又是哄着我去试药。”沈健说道。

    方笑语朝他竖起一根白嫩嫩的中指:“好心当成驴肝肺!”

    对于两人之间唇枪舌剑,元极大学那位副校长虽然听见方笑语的话,但并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

    虽然沈健不是元极大学的学生,但冲他展现出来的潜力同能力,只要不早夭,日后成就必然不可限量,结个善缘没什么不好。

    “不管怎么说,谢谢。”沈健伸出手,在方笑语的头顶虚虚一拍:“有机会来京华城,自然会来看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