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光影图像呈现的是一个背生双翼,相貌威武的老者。

    明显的羽族特征,昭示他羽行修士的身份。

    哪怕只是看图像,都能感受到其周身上下惊人气势。

    沈健看对方感到面熟。

    不一定当面打过交道,但一定见过对方这张脸。

    他回忆了一下,脑海中立即浮现连串画面。

    那是在麒麟界宇域,麒麟界破灭后,那艘羽行联邦的第五世代巨舰意图捕捉狮子号。

    狮子号被拖入那巨舰内部后,沈健置之死地而后生,抓住机会催动青铜小鼎内的神秘刀意。

    连续两刀,帮他和狮子号逆天改命,杀出一条生路的同时,也击沉了那艘羽行的第五世代巨舰。

    巨舰上,逃出大量羽行修士。

    其中几个元婴期老祖,恼羞成怒,疯狂追击狮子号。

    来援的一支炎黄舰队,为掩护狮子号,全军覆没。

    借助战友争取来的机会,狮子号最后时刻强行闯入洞开的星空之门,方才逃出生天。

    沈健回忆的最后画面,定格在一个羽行元婴老祖不甘怒吼的面孔上。

    那个元婴老祖,和狮子号一起被卷进星空之门里。

    其面孔,渐渐与现在面前这光影图像里的人脸重合。

    “原来他没死。”沈健喃喃说道。

    这羽行元婴老祖,当时也已经身受重伤。

    他横渡虚空,绝不会好过,很大可能陨落在虚空通道内,被扭曲的时空撕成碎片。

    狮子号从虚空通道里脱离后,落在羽行联邦莫迦界星域,落点处并没有再遇见这个羽行元婴老祖。

    大家身处羽行的地盘上,步步惊心,也就没再理会此人。

    如今得知这元婴老祖未死,沈健目光中有淡淡杀意流露。

    麒麟界的覆灭,有对方一份儿。

    而且那个羽行元婴老祖修为境界极高。

    当时追杀围攻狮子号的一群羽行修士隐隐以他为首。

    沈健心中一直有个猜测。

    这人,就是那艘第五世代羽行巨舰的舰长!

    换言之,摧毁麒麟界的命令,由他直接下达,主意也可能就是他拿的。

    他与那艘羽行巨舰上其他羽行修士一起出手,毁灭了麒麟界天地,葬送万千炎黄人的性命。

    后来因为那艘第五世代巨舰遭受重创,所以这个羽族老祖受牵连下,也受了重伤。

    之后他怒不可遏,状似疯狂,拖着重伤之躯也要率众击沉狮子号。

    种种迹象,印证沈健的猜测。

    虽然不像石霆那么悲愤,但看见此人,沈健心中也生出怒意。

    “看来你见过他的模样。”面前的炎黄将军说道。

    沈健点点头,然后问道:“将军,当初毁灭麒麟界的那艘羽行第五世代战舰,他是否那艘船的舰长?”

    面前的炎黄将军徐徐颔首:“不错,正是此人。”

    沈健长长吐出一口气。

    “者龙,元婴期第九重境界,那艘毁灭我炎黄麒麟界的‘破海号’,就是由他执掌的羽行第五世代精锐战舰。”炎黄将军说道:“这艘船上的其他羽族修士,都已经受到应得的惩罚,唯有者龙这个罪魁祸首,意外漏网,存活至今。”

    当初狮子号险死还生,最后关头逃出生天。

    除了者龙也被卷进星空之门外,其他羽族修士都被留在原地,滞留麒麟界宇域。

    其他几个幸存的羽行老祖,重伤之下,无力横渡虚空。

    他们只能带着手下人,先尝试离开麒麟界宇域。

    但炎黄联邦第二批支援的舰队赶到,关门打狗,彻底封死他们的去路。

    结果反倒是舰长者龙,因为意外被卷入星空之门,和狮子号一起离开了那片宇域,反而逃得一命。

    “他的落点,跟你们不一致,落在另外一片宇域,但也保住性命。”炎黄将军说道:“之前几个月,他可能一直在养伤,直到最近,才重新出山,再次投身战场。”

    沈健望向者龙的面孔,开口说道:“我去干掉他。”

    一个初成金丹期的人,直言要取一位元婴期第九重的老牌元婴大能性命,听来似乎有些令人发噱。

    但其他两人都没有笑话沈健的意思。

    那炎黄将军赞许的点点头:“以你身怀的那件奇异法宝,突然袭击下,有希望将此獠斩杀,你先隐藏行迹,借其他人掩护靠近后突然出手,成功率会更高。”

    沈健颔首:“我明白。”

    他借助那青铜小鼎,基本可以当作半艘轰神级战舰来看待。

    虽然攻击次数有限,可是单次攻击的威胁甚至还要更大。

    而他相比一艘轰神级战舰来说,目标要小的多,不易惹人发觉。

    某种程度上看,他可能是目前炎黄联邦最隐蔽的暗杀神器。

    而且,这个任务,充分调动他的主动性。

    炎黄军方给他挑任务目标,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别说沈健没有划水的打算。

    他就算真想在部队里划水混日子,碰上这么个任务,也会斗志满满。

    者龙仍然在世。

    麒麟界万千生灵的血债,再加上沈健自己和狮子号险死还生的经历,不论在公在私,他都会想要干掉者龙。

    “老夫相信你有足够的决心与意志。”面前的炎黄将军看着沈健:“同样,老夫也相信你能保持足够的冷静与理智。”

    对方相信这任务能充分调动沈健的积极性。

    他现在反而要考虑给沈健降降温,免得眼前的年轻人被怒火冲昏头脑。

    理论上来说,沈健有杀死者龙的机会。

    但是反过来,那毕竟是一位元婴期第九重境界的老祖。

    要击杀沈健,同样也是一下子的事情。

    这绝对是一个危险的任务。

    炎黄联邦在这场战争中,也已经是豁尽全力,兵力捉襟见肘。

    沈健这个生力军突然拿出来,希望能有不俗的战果。

    但相应的,炎黄可也不希望这张底牌只用一次就报废。

    不管是从目前的战局需要,还是对一个年轻天才未来发展的期许,炎黄方面都希望能在最大程度上运用其力量的同时还要保全他。

    “将军放心,我明白。”沈健神色平静的点点头:“我会耐心寻觅机会,务求一击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