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道道光流在鹿鸣界的界域表面浮现。

    光辉闪动间,一道道波纹扩散开来。

    大音希声,仿佛有澎湃的声浪以鹿鸣界为中心,向外扩散。

    那些冲破炎黄舰队防线,靠近鹿鸣界的羽行舰队,察觉有问题的时候,第一时间意图后退。

    但为时已晚,他们都被那扩散的无形波浪笼罩。

    从更远处的敌方望去,鹿鸣界为中心的一片宇域,仿佛时空凝固。

    靠近鹿鸣界的羽行战舰,全都停顿在原地,一动不动。

    仿佛被封进琥珀里的昆虫。

    除了那艘第五世代的轰神级巨舰以外,所有羽行战舰都被定在那里,既不能进,也不能退。

    远方尚来得及止步的羽行部队,连忙联络那些同胞,但也没有任何音讯传出。

    “镇神法界。”

    羽行修士见状,全都心中暗骂。

    鹿鸣界不比炎黄大世界本土,所以这里倒没有洪荒炼天阵那么恐怖的东西存在。

    想要驾驭洪荒炼天阵,不仅对地势还有材料有要求,同时必须元神大能出手才行。

    但这里炎黄联邦却另有东西准备。

    镇神法界虽然不如洪荒炼天阵那么恐怖,但也可以定住时空,同时镇压入阵者的神魂念头。

    修为境界不成元神,便无法抵抗法界力量的镇压。

    眼下唯一的例外,只有羽行联邦那艘第五世代的神舟巨舰。

    上面元婴期老祖不止一个,其他修士也多,关键是能在这艘巨舰整合下力量聚为一处。

    所有人都全神贯注,万众一心的情况下,这艘巨舰发挥出惊人力量,勉强抵御住镇神法界的镇压。

    但就见虚空里突然浮现一口古钟。

    古钟的体积,比之战舰,仿佛沙砾尘埃,小巧的不成比例。

    可是钟声一响,却仿佛同镇神法界形成配合。

    这古钟突然出现,然后突然落在羽行联邦那艘第五世代战舰的甲板上。

    法宝和法界的力量配合下,顿时让这艘几乎堪比鹿鸣界的庞大战舰,也被定在虚空中,再动弹不得。

    尚在远处,还来得及停步,没有一头撞进镇神法界笼罩范围的那些羽行部队,眼下顿时有些尴尬。

    这个时候,自然每个人都知道,他们遭遇了炎黄联邦一次情报欺诈。

    鹿鸣界这里,就是一个结结实实的大陷阱,专门等着他们踩进来。

    他们有心攻击鹿鸣界,但是在镇神法界笼罩下,距离太远的攻击,难以发挥立竿见影的作用。

    破元级战舰在这个距离,难有作为。

    羽行联邦在外围幸存的几艘轰神级战舰,则立马遭到炎黄舰队的围攻。

    炎黄联邦这边,多少也有些部队,受到牵连,同样被镇神法界镇住。

    但更多的人,则身处外围防线。

    此刻大家一起反守为攻,瞄准羽行联邦残存的部队,展开剿杀。

    这些羽行部队的处境,顿时进退两难。

    而者龙老祖的处境,则更加危险。

    他的战友袍泽,眼下自顾不暇,难以支援他。

    而他现在,正面对沈健青铜小鼎内发出的凌厉刀意。

    虽然旁边终究还是留有一个伏兵突然发难,试图为者龙老祖解围,但沈健控制下,刀走弧线,将者龙老者和那个埋伏的羽族老祖一起圈了进来。

    者龙老祖藏身云雾中,但其自身法力所化云雾,在那凶狠霸道的刀意面前,仿佛纸糊的一样,完全起不到任何抵挡的作用。

    他身上这时亮起光辉。

    曼妙的霞光在一瞬间竟然照亮宇宙。

    其中玄奥深邃的力量意境,竟似乎不让刀意专美于前。

    司宇龙坐在流星号的舰桥里,注意力从镇神法界那边转过来,定睛细看。

    原来帮者龙老祖挡下这绝命一刀的东西,乃是一面宝镜。

    镜光闪耀之处,仿佛为周围宇宙虚空一并染上亮色。

    光辉中隐约流露出永恒不变,亘古不改的力量意境,同凶狠霸道的刀意不停碰撞。

    这样一件法宝,非者龙老祖自己所能炼制。

    不知道是他自己机缘巧合得到此宝,还是羽行联邦那边成就元神的大能强者赐下给他护身。

    炎黄联邦欲除者龙老祖而后快,反过来因为相同的原因,羽行联邦也希望能尽量保住他。

    者龙老祖在世一天,炎黄联邦身上一道疤痕,就仿佛永不愈合。

    而者龙老祖甘心作鱼饵,肯定不希望抓到炎黄暗杀者的代价,是他自己陪葬。

    敢有底气招摇过市,果然早有准备。

    者龙老祖借助法宝,抵挡暗杀者的突袭。

    然后伏兵发动,反杀炎黄那边的对头。

    但沈健这一刀斩出,刀走弧线,同时将者龙和伏击的羽行老祖都卷进刀锋下。

    者龙老祖借法宝挡住这一刀,那个伏击的羽行老祖却没那么好运道了。

    沈健本人要尽量避免对头的直接攻击。

    但在这里的元婴期老祖,也没谁能只靠自身修为挡下他这一刀。

    那羽行老祖拼命挣扎,剑气纵横。

    可刀锋过处,风卷残云,剑意剑气立即泯灭。

    敌人被沈健一刀两断

    三层宝塔中,沈健念头飞转,没有丝毫停顿,立即沟通青铜小鼎内的神秘刀意,再发一刀。

    第二刀,继续斩向者龙老祖。

    者龙老祖脸色铁青。

    按照原计划,准备在他周围的伏兵,远不止一人。

    但方才为了集中力量攻破鹿鸣界,很多人临时投入总攻中。

    以至于他身边现在面对突袭的时候,却没有几个人。

    刚才大家都很兴奋,谁也没当一回事。

    连者龙老祖自己都想要冲进鹿鸣界。

    只不过为了避免遭到炎黄守军的集火攻击,所以才没有冲在最前。

    流星号和其他炎黄部队的表演,一定程度上到底还是起到麻痹对手的作用。

    哪曾想到,现在不仅鹿鸣界那边是陷阱,连自身也突然遭到沈健和流星号的刺杀。

    者龙老祖眼下只能一边逃窜退走,一边凭借那件镜子模样的法宝保护自身。

    沈健第二刀斩来,再次落在镜光上。

    但这次者龙老祖的神色,却猛然变了。

    因为沈健这第二刀,比先前第一刀还要更猛烈,更凶悍,更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