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路西法游戏 > 第一百七十九章遥远的地方

第一百七十九章遥远的地方

    盛都。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

    主谳者大楼人来人往,却保持着有序肃静。

    穿着黑色西装的律师们抱着文案穿梭于大厅之间,没有线下集会的日子里,这里是全辽省、全国乃至全世界最优秀的律师事务所,来此寻求律师服务的人们排着长队,这里的律师费很贵,能到这里请律师的大都是各行各业有头有脸的人士,大家都是素质很高的人,自从进了大楼,就会严格遵守主谳者公会的纪律——保持肃静。

    大楼五层,落地窗的办公室里,一名女子正看着电脑屏幕。

    她的身体在微抖,两眼大睁着,嘴角抿起有些可怖的笑容,看上去仿佛一种极度兴奋的状态。

    “会……会长……”女子一旁的小姑娘有点害怕地询问:“您……您没事吧?”

    “完美,完美。”女子缓缓握起拳头,指骨发出咔吧咔吧的声音,颇有一番狰狞兴奋的颜艺。

    小姑娘越发觉得害怕了,她悄悄凑到女子身后,偷看了看电脑屏幕。

    只见屏幕上,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心魔”的消息,凑近了一看,那被称为心魔的人竟是那么的眼熟。

    “啊!会长!这是那次在咱们公会这儿参加比赛的那个!”小姑娘惊叫。

    “没错,小鹿,就是他。”女子眯起眼,缓缓吐出一个名字:“路离。”

    “几天不见,他已经变得这么厉害了吗?”小鹿看着屏幕上的消息,不由得暗暗心惊,但惊讶之余,却又皱起了眉,撅着嘴一跺脚:

    “可惜会长你看错他了!明明是个有才能的人,却偏偏要去帮摩天楼那帮混蛋的忙!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您怎么还笑啊!?又多了一个劲敌,您的仇更难报了!”

    “不,你错了小鹿。”女子却是兴奋地死死瞪着屏幕道:“这一次,我们要收获一个难得的友军了。”

    “友军?”小鹿迷糊地要挠了挠头:“您看消息里写着,他帮助‘英雄监狱’击杀越狱重罪犯,这分明是在帮摩天楼的忙,可您不是说过,摩天楼的会长布莱顿是那个人忠实的走狗吗?他这样帮摩天楼,怎么会是友军呢?”

    “小鹿,就像我以前总跟你说的那样,真相往往不是浮在表面上你看到的那些,而是埋藏在无数个因果链条之中。”女子说着突然把鼠标一点,打开了另外一个界面。

    界面上是一则新闻——《著名心理学家斯坦因博士坠楼身亡》。

    “这两则新闻有什么关系吗?”小鹿不解:“斯坦因不就是连续‘自杀’案件的罪魁祸首么?您不是还参加了国际法院对斯坦因的审判?”

    “没错,斯坦因的确是连续‘自杀’案的凶手,但他却不是始作俑者,看到这个符号了吗?”女子指着新闻图片中斯坦因身上一处云雾状的图案,图案里隐隐还绘制着一个倒吊的小人。

    “这云图……阿尔克纳!”小鹿这些年一直跟在会长身边,是她最亲密的部下,她当然知道会长这些年一直在调查那个人的消息,而这个云图和那个人有着莫大的关联。

    “可是……这不对啊?难道他们都为‘他’办事?是一伙的?”小鹿惊异。

    “没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整个任务的出现也是‘他’一手策划的,这些年‘他’早已经掌握了路西法游戏发布任务的规律,很多任务的起因都有人为刻意操作的影子,只是他这么做的目的还不明确,目前只能简单的认为,‘他’有意提携摩天楼的力量,才下此手笔。”

    “那您刚才说的……那个路离……”

    “很显然,他是知道这一点的,他既然能在那么远的距离让同为心理学高手的斯坦因自取灭亡,我不信他不知道这其中的猫腻,也就是说,他是明知道摩天楼和斯坦因的关系,仍然毫不客气地举起了战旗。”

    女子顿了顿,继续道:

    “而这次英雄监狱的事,正是摩天楼和他之间的第一次正面冲突。”

    “您是说,是摩天楼派那些重罪犯出来杀他的?”小鹿惊。

    “正是。”女子点了点头:

    “仔细想想看吧,摩天楼作为英雄监狱的主要管理者,这么多年来好像一共没出过几次越狱事件吧?可这次莫名其妙地就有4名重罪犯越狱,还马不停蹄地来到了南都这么一座新区城市,这正常么?他们和路离无冤无仇,没有任何理由要去杀他,但是就现场来看,显然他们的目标就是路离本人,可惜,他们失败了。”

    女子捏着下巴想了想,又道:

    “而网络上之所以会这么快出现大量带节奏的舆论导向,恐怕也是路离他一手操办的,面对摩天楼这么大公会的挑衅,他身为一个新人,居然狠狠地一刀子捅回去,这份魄力,恐怕普天之下再难找第二个人了。这,就是真相!”

    “天……”小鹿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让她惊讶的不仅仅是会长的推理,更是那个路离的所作所为。

    “走!”女子突然起身。

    “啊?会长您这是?”

    “备一份厚礼,我要去见他。”女子微笑道。

    ……

    ……

    雪兰,世界上最接近北极圈的小国,素有北方白界、冰雪之国的美称。

    大雪常年在这里飘荡不止,永远白雪皑皑,银装素裹。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起,这座国度已经被资本主义列强殖民,惨烈的战争中,大量的原住民已经消失于历史的长河中。

    但,仍有极少的一支,深藏在深山雪林古老的城堡式建筑当中。

    她们是雪兰国曾经的统治者,曾被当地敬仰为圣族的一脉人——雪兰皇族。

    也许是血统和气候环境的特殊原因,雪兰皇族的人也天生与白色相伴,他们的皮肤白皙胜雪,就连头发和眉毛也都是雪白色的,站在那漫天雪地这种,仿佛一幅幅唯美的画作。

    此时此刻,一个年级不过十四五岁的女孩正带着淡蓝色的绒帽裘衣,在古老的壁炉旁收拾着行李。

    “小姐?您这是要?”一个衣着考究的老管家跑过来问。

    “阿历克赛,是时候出门了。”女孩说。

    “小姐!?”

    “你不是一直说要等机会吗,现在,机会来了!”女孩坚定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