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啊--!”

    那个中年妇女被人一脚踹倒在地,杀猪般嚎叫起来。

    影兮一看—嗬,安戴霸气啊!

    安戴长腿一跨,短裙跟着动作飞扬了一下,露出能让男士疯狂的性感黑色安全裤的一角。她嗤笑道:“大妈,看你珠光宝气的家里应该也不缺钱,有这钱怎么还不去治治脑子整个容什么的啊,这副德行逛什么酒吧勾搭什么小鲜肉?”

    妇女先是被骂得一愣,随即立马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却因为体态丰腴而让这个动作变得有点艰难。

    “你个小婊砸骚*浪贱,敢妨碍老娘我的好事看我不打死你!”疯女人动作还挺快,抄起旁边桌子上的酒瓶就往安戴身上扔了过去。

    安戴本来可以往旁边躲的,但是那酒瓶就会飞向后面沙发上的影兮了……没办法,只能咬牙硬抗一下了,一会儿看我不把你打得哭爹喊娘!

    然而安戴并没有感觉到痛,因为旁边有个人冲上来替她挡住了—尹阡陌!

    酒瓶砸在他手臂上,被划开了一道口子,他吃痛地“嘶”了一声,想着这要是留疤了安戴会不会不喜欢

    啧,他本来是不想揍女人的,但是这大妈真的很恶心了啊!

    还没等到尹阡陌爆发,安戴倒是先火了!“丫的你个傻逼玩意儿敢打我男人看我不neng死你!”说着就一脚再次踹飞了那个妇女,狠狠踹了几脚直到她真的哭爹喊娘才“呸”了一口收手了。

    而尹阡陌怔了好久才反应过来,顿时激动得热泪盈眶—安戴刚才说什么来着!以至于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人都无比后悔刚才没有拿手机把安戴刚才吼的那句话录下来当做她之后耍赖不承认的证据…或者设置成起床闹铃也不错!

    晕乎乎的影兮:我刚才好像听到安戴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不不不我肯定是听错了……

    那个妇女估计是仗着自己的背景一直横行霸道惯了,哪里受过这种委屈,一见安戴走了立马又开始叫嚣:“你们!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等着,我一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安戴脚步一顿,摇头笑了一下—这大妈,我都想放过她了还嘴硬惹我于是她转过身走了回去。

    妇女怕安戴怕得不行,结巴道:“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啊!”她再次惨叫,声音之凄惨让影兮等吃瓜群众都心脏一缩。

    安戴的高跟鞋鞋跟碾在女人的脸上,只要她想,随时能扎进去。她阴森森地笑道:“大妈,想仗着背景闹事的话干嘛来夜魅酒吧你不知道这里的老板是谁吗?”

    妇女心头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然后他就听见一个低沉性感的男声由远及近:“老板是我,怎么了”

    影兮眯了眯眼—得,寂炎痕来了,我总算可以回去了~

    于是寂炎痕三两下解决了这件事,那个女人的背景还真挺强,所以需要一点时间处理。这时于荍也来了,一脸兴奋就像发生了什么令他高兴的事情一样。

    寂炎痕看了眼昏昏欲睡的影兮,指指于荍:“你们先回去吧,让于荍送你们。”

    于荍这次没有抱怨“怎么又让我当保镖”之类的话,反而一口答应爽快得不行,让影兮暗暗怀疑这家伙今天有没有吃药……

    走出来的时候影兮才知道于荍为什么会答应得这么爽快。

    他站在一辆超级拉风的红色跑车旁边,下巴朝天拽得不行,“看看,这是我的新车!我磨了好久我哥才答应给我买的~”

    影兮隐隐约约想起寂炎痕好像说过于荍开车很吓人来着……尹阡陌显然也是意识到了什么,小脸煞白,期期艾艾道:“于、于荍,要、要不我们还是打车回去吧……”

    “什么意思!你们这是嫌弃我”于荍登时就怒了,“我好心送你们还敢嫌东嫌西”

    众人没有办法,只能坐上了这辆可能会通往天国的车……但是才刚上车几个人就后悔了。

    于荍开车简直是个疯子,猛踩油门猛打方向盘,嘴里也不知道在嚎些什么玩意儿。幸亏即使悬崖勒马有惊无险,否则一路开过来至少要赔上几十条人命。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影兮至少三次都以为自己要撞上前面那辆车,吓得睡意全无。好不容易到影兮家门口的时候,几个人都一溜烟地下了车。

    尹阡陌的脸色更苍白了,安戴差点没吐出来。影兮蹲下来,感激地摸了摸地面—啊,大地,再次踩在你上面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怎么样,我开得不错吧!”于荍一脸兴奋。

    影兮沉默三秒,放了个大招:“…我要和你哥说,没收你的车。”

    于荍大惊:“怎么这样!”

    影兮没有理他,径直往回走。安戴本来想跟上的,但是被尹阡陌一把拉住,这货眼泪汪汪地请求安戴和他一起回去帮他包扎一下手上的伤口。

    安戴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竟然脑子一抽就答应了!于荍很快又高兴起来:“来来来继续坐我的车啊!”

    安、尹:“不!!!”

    于荍:“…”

    ……

    “啊!!!”

    杀猪般的嚎叫响彻整栋别墅。隔壁的江寒、白晓和庄逸瑞不约而同地想:尹阡陌让安戴帮他上药真是个……很明智的选择!

    “安戴你轻点儿!”尹阡陌水汪汪的桃花眼不停朝安戴放电,企图让这位女王怜香惜玉一下。

    然而我们的女王是个铁石心肠的,全然不顾伤患的感觉手脚麻利上了药绑了绷带还系了个蝴蝶结。她白了尹阡陌一眼:“一个大男人上点药有多痛啊,竟然嚎成这样,丢不丢人”

    尹阡陌:“…”你试试你知道自己下手有多没轻没重吗女王大人!

    “对了安戴,你刚才在酒吧说的……是真的吗?”尹阡陌一秒变娇羞,跟第一次和男人说话的黄花大闺女似的。

    安戴挑眉:“什么话?我可不记得我说过什么话了~”

    “!!!”尹阡陌震惊了!“安戴你这是想赖账装失忆?!”

    就是想赖账的安戴非常恬不知耻理直气壮道:“就算我真说过什么胡话,那也是为了找个正当理由揍那个老女人一顿,我说小老弟你就不要有非分之想了好吗”

    尹阡陌石化了。尹阡陌泪奔了。尹阡陌发疯了。

    “什么叫胡话%&*¥#”

    安戴不想继续听这个人的聒噪,干脆利落地起身就走,留下尹阡陌一个人像一个被负心汉抛弃了的怨妇一般独自黯然神伤……

    另一边。

    影兮洗了澡穿着睡衣钻进被窝里,看到有个未接电话,寂炎痕的。没有多想她就拨了回去。

    “喂宝贝儿,洗完澡了”—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话,从寂炎痕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她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强压下心中的吐槽,影兮问他:“你打电话我干嘛有事”

    “也没什么事,”寂炎痕的语气有点戏谑,“就是想知道你们坐于荍那小子的车能不能安全到家~”

    影兮也笑了:“不是我说,于荍开车真的太吓人了啊,他是当赛车来开的”

    寂炎痕:“所以我一直不同意这小子买车啊~这还是他求了我好几个礼拜我才松口答应他买辆车作为重逢礼物的。”

    影兮困意袭来,迷迷糊糊地接话:“他干什么非要一辆车”

    寂炎痕顿了一下:“说是这样就能随时送你回家了。”

    “…”影兮那边没有回答,呼吸声平稳,寂炎痕估计她是睡着了,说了个“晚安”就把电话挂掉了。

    黑暗中,影兮嘴角勾了一下,不知是高兴还是有点苦涩。

    ……

    第二天,影兮和安戴刚上二楼就见尹阡陌顶着两个熊猫眼急慌慌地跑了过来。他一把抓住影兮的手臂,非常激动:“影兮你告诉我,你昨晚在酒吧是不是听见了安戴说我是她男人的话!!!”

    影兮看了安戴一眼,憨厚一笑:“我昨晚感冒头晕,啥也没听到~”

    安戴给了她一记赞许的眼神,而尹阡陌则是彻底崩溃。

    “没天理啦,说了人家是她的结果又不认账啦!没天理啊没天理!”

    影兮和安戴非常默契地一起翻了个白眼,绕过这个疯子继续往里走去。

    ……

    “唉~”影兮有点小小的发愁,因为自己银行卡里的数额与日俱减啊!一天到晚跟着安戴这个购物狂买买买,她本来就不多的存款更是在向着没有急速飞驰!

    然而身边这群土豪显然不会给影兮节省开销,这不,又相约去一家spa温泉馆挥霍了!

    影兮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不去不去,我没钱!”

    寂炎痕显然知道怎么应对,只见他甩了一张豪华vip年卡过去,勾唇邪魅一笑:“免费的还不去”

    “!!!”你这是把我影兮当成什么人了!影兮愤愤,然后飞快地把卡收起来,一脸正直,“不用掉也是浪费,我就勉强帮你这个忙了吧~”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