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三百零七章汪琛来了

    正想着,陆离将她嘴里塞得布条拿出来,略显严肃:“你好好想一想,早些得出答案,省的小满白白为你操心、得罪人!”

    说完,陆离将布条一仍,转身走了。

    看着对方的背影,汪幼荷先是一愣,而后缓缓低下头去,眼泪再度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她只是听下人谈论,说为了断绝自己胡闹的心思,父亲要将自己嫁人,且嫁过去的那家名讳她从未听说过,也正是因此,汪幼荷才慌了神,着急着出门求救。

    但因为府中侍卫森严,那么多婆子、丫鬟,还有侍卫看管,她哪里能那么轻巧的逃出来。

    汪幼荷没了办法,只能假借生病,让贴身的丫鬟假扮自己躺在床上,借着大夫进来的时候,偷偷从一处较矮的围墙处翻了出来。

    说起来,她之所以逃出来,还来陆府求救,就是想要让小满带自己走,好彻底的躲过这场婚事。

    更何况她本就崇拜小满,如今能跟着对方去沧澜国,汪幼荷心中兴奋的很,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是为能躲避掉这场婚事而开心,而是因为能帮小满的忙给开心。

    她心中早就将这两件事情混为一谈了,如今这么短的时间内,又怎么能分得清呢?

    “汪夫人!”

    正想着,小满的一声高呼打断了汪幼荷的思索,她循声看过去,只见小满伸出胳膊拦住汪夫人,正义正言辞的劝说对方不能带自己回家,劝说对方不能这样对待自己

    看着对方的举动,汪幼荷心里一阵酸涩,更觉愧疚。

    她闭上眼睛,竭力将想哭的冲动压下去,而后睁开眼睛,深吸一口气,对着那边说道:“娘亲!”

    小满和汪夫人都停下动作,屋内所有人的目光的都汇聚到了汪幼荷的身上。

    因为哭的太久,她的眼睛还是红红的,且被绑的十分结实,她短时间亦挣扎不开,只能以一个十分狼狈且滑稽的动作站着看向对方,但这一切并没有影响汪幼荷。

    她看着自己的母亲,诚恳道:“娘,我是真的想要帮陆夫人的忙,也是真的想要去沧澜,您就放我去吧!”

    “你!你妄想!”汪夫人气极,也顾不上小满,她径直冲到汪幼荷面前,指着对方的鼻子,喝道:“你还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知不知道你父亲为了付出了多少,如今你却要去沧澜?不可能!别说是我,就连你父亲也绝对不可能答应!你别想了!”

    费劲十几年养育出的女儿,岂容她不听自己的吩咐,跑到那又冷又远的沧澜去!

    更别提,汪家刚给她找了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如今若放任她随苏小满去了沧澜,那亲家那边该怎么交代?汪琛又该如何在上京立足?

    可汪幼荷哪里考虑到这些,她固执的很,“娘,不管您怎么说,这沧澜我都去定了!”

    “你你!汪幼荷,你长大了,也愈发不听教训,你怎么就不知道体谅父母的苦心呢?”汪夫人见硬的不行,只能拿过帕子抹眼泪,哭哭啼啼的指责对方的不是。

    但汪幼荷已然下定决心,哪里是她能轻易改变的,她目光坚定,说道:“如若娘和父亲不同意,那我就直接去宫中找皇上,现在沧澜和东岚两国交好,沧澜又正缺少去帮忙的人,若我入宫面见圣上主动请缨,他一定会同意的。”

    向来骄纵的千金小姐,一旦有了主见,那可就不是父母能控制的了的。

    汪夫人被对方这一番话唬住,她咽了下口水,明显的紧张起来,她看着自己的女儿,劝道:“幼荷,你何苦这么想不开呢?有什么事情想去做,你得先跟我们商量商量呀!”

    若是让汪琛得知自己女儿要去沧澜的事情,那他恐怕会当场晕厥过去。

    好不容易躲过了和亲这道坎,没成想这汪幼荷竟要主动去沧澜!

    “娘,这就是您跟我谈论的态度吗?”汪幼荷苦笑,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绳子,“既你要和我好好谈一谈,为什么还要将我捆起来?若今天没有陆夫人的阻拦,我现在可能已经被仍回家里了吧?”

    汪夫人心虚的错开女儿凛冽的目光,对着一旁的几个婆子皱皱眉,低声呵斥:“还不快去解开小姐的绳子?快去!”

    几个婆子得了命令,匆忙上前,三下五除二解开捆绑着汪幼荷的麻绳,又小心翼翼地帮小姐整理好衣裙和头饰,这才低着头悄悄地走到一旁待命。

    得了自由之后,汪幼荷说话的底气也足了几分,毕竟不用在担心被人扛走。

    她轻轻嗓子,但却没敢走到汪夫人面前,而是特地站在了小满身后,“我已经想明白了,娘,无论您同意与否,这沧澜我都去定了!”

    汪幼荷气势十足,一副斩钉截铁的模样。

    听到这话的汪夫人眼前一黑,差点再度跌倒在地上。

    她不由上前,皱紧了眉,“幼荷,你明知道,我根本做不了主呀!家里有什么大事小情的还得让你父亲拿主意,你若真的想要去沧澜,还是回家跟你父亲商量吧。”

    本以为搬出汪琛的名号来之后,汪幼荷会有几分惧怕,可没成想,汪幼荷立刻就顶了回来:“父亲身为陛下的臣子,自当为陛下殚精竭力、奉献一生,我身为他的女儿,自当也要为国效力。”

    “如今沧澜王主动示好,皇上欣喜的很,我作为东岚的子民,当然要为两国的邦交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说着,汪幼荷忽的露出个狡黠的笑,’我想,父亲应该不会不同意的吧?”

    “你你这孩子!”汪夫人彻底没辙。

    而小满在听到汪幼荷这番话之后,不由得侧身注视对方一会儿,她之前只觉得这汪幼荷是个骄纵跋扈的千金小姐,如今一看,竟还透露着几分机灵劲儿,竟还知道拿皇上来堵父母的嘴。

    实在有趣。

    汪幼荷注意到小满的视线,下意识地抿唇垂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朵。

    但很快,她又抬起头来,坚定道:“陆夫人,我一定要跟您一起去沧澜,请您相信,我一定会改掉之前的坏习惯,好好帮助您的!”

    小满抿唇微笑,正要说话,却不想院内忽的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汪幼荷!你给我滚出来!”

    屋内的汪夫人和汪幼荷听到这道熟悉的男声,都不自觉得抖了一下,汪夫人带来的婆子也立刻跪下,小满看着众人的反应,心中猛地涌现出一股不好的感觉。

    就在小满探着身子往外看的时候,猛然被一只胳膊给揽到了后面,她下意识地回头,发现将自己抱开的人竟然是陆离。

    “陆离,你——”

    “嘘!”陆离立刻打断她,摇头皱眉,一脸严肃的低声道:“汪大人来了,等下千万别乱说话。”

    正当两人低声耳语的时候,汪琛来了。

    他进门之后先是给陆离行了行礼,陆离亦不敢丝毫怠慢的回礼,而后寒暄两句,想借此缓一缓汪琛那滔天的怒火。

    但事情哪里都如陆离所预想的那么顺利,这汪琛跟他交谈几句之后就有些不耐烦了,他生硬的结束了对话,冲到了汪幼荷面前,二话不说就斥责道:“给我跪下!”

    方才和汪夫人对峙之下还毫不怯懦的汪幼荷,一听这话之后立刻噗通一声跪下,整个人抖成了筛子。

    “来人!将小姐给我捆好了!立刻带回府中去!”汪琛负手而立,高声怒喝道。

    跪在旁侧的几个婆子愣了一下,而后悄悄看了眼汪夫人,但还没等她们收回视线,便再次得到了汪琛的命令:“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起来,拿绳子将小姐捆好,带回府中去看管起来!”

    几个婆子也不敢再左右张望,急忙躬身起来,再度将汪幼荷捆绑起来。

    汪幼荷没敢挣扎,连辩驳都没有。

    眼睁睁看着对方被再次捆起来,被陆离揽在怀中的小满看不下去,作势就要为她出头。但还没等她抬脚,就被陆离一手拦下,对方甚至还顺势捂上了她的嘴。

    小满怒而转身,却看男人对着自己摇头,低声劝道:“等一下,这汪琛脾气大的很,你先别说话。”

    说完,陆离按住小满的肩,给魏修远递了个眼神,示意对方看管住小满。

    而后陆离亲自上前,笑道:“汪大人生了好大的气,这是怎么了?”

    “镇国公不必在汪某面前装傻充愣!”汪琛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若不是你家夫人怂恿,我这向来乖巧听话的女儿也不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

    陆离皱眉,有些不悦道:“汪大人,我敬你是朝廷忠臣,所以一直对你客气、敬重,但若你想要给我夫人安插什么莫须有的罪名,我也绝对不同意!”

    汪琛冷笑,径直对上陆离的视线,“莫须有?看来镇国公是对自己的夫人不够了解啊!若我没什么真凭实据,难道汪某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信口雌黄、胡说八道吗?!”

    “都敢无端闯入国公府大吵大闹,还有什么是汪大人做不出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