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人死,一了百了。不必再执着。你再怎么样做,你的族人也回不来了!赶紧杀了他,将他体内的玉鼎给拿出来!”

    花残灵微蹙着眉命令道。

    虽然所有的事情都掌控在她的手中,但是,谁知迟上那么一两秒,会有不会有突发状况发生?

    她有种不太安心的感觉,好像在这座后山里,有什么东西正在深处着他们。

    明明是朗朗乾坤,却让她无端地起了鸡皮疙瘩。

    以她圣君初阶的修为,居然还能感觉到被的心慌,可见对方实力的强大。

    但愿,这一切都不过是她的错觉。

    “是!”

    沈佳溪的手颤颤地将落在自己脚边的bs给捡了起来,准备给奄奄一息,却还在嘴角边挂着一抹狞笑的沐希君致命一击的时候,突然一阵狂风扑面吹来,很大,好像有沙子。

    她赶紧闭上了眼睛,待风飞过,她睁开眼时,沐希君躺的地方,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花残灵虽然没有直面看着,但是她却是分了一缕灵识保护着沈佳溪的。

    待那风骤现,卷起破败的了无生息的沐希君快速地离开的时候,她就紧紧地追缠了上去!

    情况果然有异变!那股让她感觉到有点儿熟悉的气息不是谁,正是当初在古球星上,被她追杀得无处可逃的诡灵王!

    它居然也跟着跑到赤壁星来了!

    花残灵那好看的笼烟黛眉几乎要打结!

    她就说了,怎么会感觉到冰冰凉凉如同被毒蛇缠身的感觉,没想到居然是诡灵王!

    它为何要救走沐希君?

    还是想夺了沐希君的舍,将他的灵魂给吞吃掉?

    诡灵王的速度,果然快得让人如同产生了错觉。

    以她圣君初阶的修为,居然只是追着对方的气息出了这座树林,便失去了对方的踪迹!

    空气中,连沐希君身上那些浓重的血腥味都闻不到一丝一缕了!

    沈佳溪气喘吁吁地追来,她有点儿犯傻:“怎么回事?”

    她怎么也想不到,明明注定会死的沐希君,居然带着沈氏家族的传家之鼎,在她的眼皮底下被人给救走了!

    “当时就让你直接了当一刀了结了他,并且快手快脚地拿回你的玉鼎,你却是拖拖拉拉了那么久,难道杀一刀不是杀,非要杀他个九十九刀?”

    花残灵有些气燥,语气便有些责怪地道。

    沐希君简直就像是人生开了挂一样,都注定必死无疑的局,还是被他给逃脱,都是因为眼前这个蠢女人。

    “皇妃娘娘,都是我的错!只是我怎么都想不到会有人救他?明明我刀刀刺下的都是要害,偏偏他好像死过去了,结果一会又醒过来了,都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

    沈佳溪垂下头,面露难色地道。

    “不是中了什么邪!而是因为玉鼎!”

    花残灵声音幽远空气,语气里带着对人类前景的担忧,道:“如果本妃没有弄错的话,玉鼎,有快速恢复,让身体创伤还原的超级宝贝!”

    这样一想就解释得通了,为什么沈佳溪刀刀不留情,刀刀都刺到对方要害里去,而对方却还依然活着的原因了。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