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这是个假哈利 > 第十六章分院帽
    “啊哈。需要我吗?好吧。”邓布利多笑哈哈的说,蔚蓝的眼珠子轻轻扫过几位学生,“嗯,这样吧,开除还是不要了,我在位这么多年都还没开除过学生,退休之前同样不希望需要这样做。而惩罚,还是要的,不然以后学校里的孩子们天天打架,我可看不过来。所以就交给所属的院长做决定吧。”

    “明白了。”麦格教授点头说。

    斯内普教授虽然不是很甘心,但也只能点头了。

    “那就让他们回去吧。开学宴会也耽搁太久了,我还想多吃几个甜点呢。”邓布利多摆摆手,说。

    麦格教授点头,对亚瑟尔他们几个新生说,“你们回到隔壁的房间去,记住别乱跑。”

    亚瑟尔几人连忙点头,离开了房间。

    “哦,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死定了。”罗恩一出门就兴奋的说。

    “那是我们运气好,校长足够开明。你没听见另一个教授一直都要开除我们?”赫敏心有余悸的说,“所以你们以后最好安份点,运气不会一直这么好的。”

    “是的,你们的运气不会一直这么好的。下次可能就要和你们说再见了。”马尔福在后面插嘴说。

    同样要回到隔壁房间的马尔福三人也跟在后面出来了。

    “闭嘴,马尔福。我们现在没心情和你吵架。”哈利说。

    躲过开除的危险后,哈利的心情好得不行,就算马尔福再讨厌他也不想和他吵架。

    “波特,你会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的。就像你的父母一样。”马尔福阴着脸说,“跟韦斯莱家、海格那样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你未来的路就很清楚了。”

    “你再说一遍。”哈利立刻就涨红了脸,停了下来。

    “呵呵,还想再打一架?你敢吗?”马尔福挑衅的说,后面的高尔和克拉布围了上来。

    “哈利,你不能。”赫敏马上说。

    “行了,我们犯不着和沉淀物说话。走吧。”亚瑟尔拉住哈利就往隔壁走去。

    “小泥巴种,你小心点,别以为这样就算完了。”马尔福说。

    “对的。”亚瑟尔说着,突然转过了身来,冷冷的盯着马尔福,“当然不算完,我这人大多数时候气量都很大,但极少数时候就会很小气了。例如现在。所以我告诉你,不到我们其中一个人跪下的那天,这事都不算完。等着吧,马尔福,然后后悔去吧。顺便把这句话带给里斯杰。”

    冷冷的说完,亚瑟尔拉着哈利就推开房间门,走了进去。一会还有分院仪式呢。哪里有这么多国际时间和一头金毛败犬打嘴架,等以后看谁跪下就足够了。至于输赢的问题?和一个穿越者谈输赢?合适吗?

    几人重新回到新生们之中,新生们对突然被叫出去的亚瑟尔他们好奇的紧,但也只是看多了几眼而已,关注很快又回到了即将到来的仪式上。

    哈利他们也赶紧的整理起自己的仪容来。但对于哈利、罗恩、纳威来说没什么效果,他们脸上的瘀青并不会在短时间内散去,他们也没心情理会这个了。因为他们一会就要去参加决定他们所属学院的分院仪式了。

    “你说他们会根据什么标准来给我们分配学院呢?”哈利小声的问罗恩和纳威。

    “可能是考试。弗雷德曾说分配仪式会对我们造成很大伤害。”罗恩紧张的说,“不过我想应该是骗我的。”

    “我奶奶只说让我一定要去格兰芬多,其他的都没说过。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想我会被分到赫奇帕奇。”纳威呐呐的说,脸色一片苍白。

    “漂浮咒、清洁咒、复原咒、开锁咒……”赫敏喃喃自语的不断罗列着自己知道的咒语,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个神经质。

    “你怎么了?”亚瑟尔好笑的说。

    “你还知道什么咒语吗?我不清楚我知道的咒语够不够用。”赫敏一把抓住亚瑟尔着急的问道。

    “哦,不,我什么咒语都不会。我在家没练习过。”亚瑟尔吃力的松开赫敏抓住他的手,说。

    “你没练习过?”赫敏吃惊的说。

    “是啊。未成年巫师不能再校外施魔法,你不知道吗?”

    “我,我不知道。”赫敏好像听到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一样,“那我,那我。”

    “有没有魔法部给你送过警告信?”

    “没有。”

    “那没事。大概你还没进学校,所以没有把你当未成年巫师看。”

    周围的所有新生都同样害怕的厉害,都对未知表现出相应的无助。

    突然,后面的几个人尖叫了起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好几个人都回身骂了出声,可马上他们就收住了声音,因为大约有二十多个珍珠一样白的半透明鬼魂从后面的墙穿出来。那些鬼魂大声苛责着一个叫皮皮鬼的家伙,然后发现了下面的新生,稍稍调戏了一会大家之后,又缓缓穿过另一面墙飞走。

    这时,麦格教授也回来了。她让大家站成一队,然后带着他们重新回到大厅,通过一扇对开的大门进入了一个豪华的大礼堂。

    这个大礼堂继承了霍格沃茨的优良传统,同样非常大。里面竖列放着四张长桌,上面摆满了金闪闪的餐具,所有的高年级学生都坐在那里。礼堂的半空漂浮着成千上万的蜡烛,把整个空间照的一片通明。还有刚才碰见过的鬼魂分散在学生当中,和那些学生们一同感兴趣的注视着进场的新生。

    而最奇特的就是屋顶的天花板了,就仿佛没有天花板一样,如同一幅黑色天鹅绒一般的夜空挂在头顶上方,数不尽的星星点缀在其中闪闪发光。

    “有人曾对天花板施过魔法,使它看上去更像外面的天空。我是在《霍格沃茨的一段校史》上知道的。”赫敏在后面小声说着。

    麦格教授将新生们带到了大礼堂前面的高台,那里横放的一张长桌,坐满了学校的教师,邓布利多就乐呵呵的坐在中间一张巨大金椅上,而斯内普教授坐在长桌的一侧。

    麦格教授让新生们背对着教师,面对台下的学长一字排开。然后从旁边的准备间中抬出一张四脚凳,轻轻放在新生们面前。凳子上还摆放着一顶又破又旧的尖帽子。

    全场教师和学生的视线一下就全转移到了帽子上,新生们也同样好奇的看着那顶帽子。

    一片安静中,那顶尖帽子突然扭动了几下,裂开一道如同人嘴巴一样的裂缝,高声唱起了歌谣。歌谣的大概意思就是:它是世界上最好的帽子,因为它会思考。别的帽子可能比它美,但不可能比它有智慧。它能看透戴上它的人的思想,然后把他们分到合适的学院。勇敢无畏的进格兰芬多、忠诚正直的进赫奇帕奇、智慧高远的进拉文克劳、阴险狡诈的进斯莱特林。

    唱完后,大礼堂上响起了一片巨大的鼓掌声,而这帽子就如同人一样,扭动的身子给大家鞠躬。

    光听歌词亚瑟尔就能猜测这顶帽子肯定和斯莱特林有仇,还小气的记了上千年。不然怎么介绍不可以,非得用阴险狡诈这样的词,说野心勃勃、诡计多端也比这个好吧,这不是存心抹黑吗?

    “看来我们只需戴一戴那顶帽子就行了。”

    旁边,罗恩低声对哈利说,“该死的弗雷德,他才要去和巨人摔跤呢。”哈利偷偷窃笑。

    “下面我念到名字的人,请到这边来戴上帽子坐在凳子上,它会给你们进行分配。”麦格教授拿着一卷长长的羊皮纸,念道,“汉娜艾博。”

    一个面色红润、梳着两条金色发辫的小女孩从队伍中走了出来,戴上大得连她的眼睛都遮住的帽子后,静静地坐下。

    一会儿之后,“赫奇帕奇!”帽子大喊道。

    台下最右边,属于赫奇帕奇的学生立即鼓掌欢呼起来。汉娜在鼓掌声中走下去和他们坐到一起。

    一个又一个的新生被叫上去,然后分配到各个学院。有些人在帽子刚戴上时,帽子就大声喊出了其中一个学院,还有些人却要帽子好好的思考一会才能做出决定。但最长的也不会超过一分钟,大家都不知道帽子是怎么做的决定,虽然他们能看见戴着帽子的人嘴巴一动一动的,好像是在和帽子交流,可他们都听不到在说什么。

    “哈利,大冒险。”亚瑟尔用肩膀撞了一下站在他左手边的哈利,低声说。

    “不,亚瑟尔。我现在不想大冒险,能让我平安点渡过吗?我很紧张,我不知道自己会被分去哪里。”哈利不安的说。

    “你们要玩大冒险?我也来行吗?”哈利旁边的罗恩倒是很感兴趣的说,“但你要先告诉我怎么玩。”

    “嘿,你们不能这样做。我们才刚接受了一次处罚,如果你们还惹乱子,我就告诉教授去。”赫敏在亚瑟尔右手边恼火的说。

    “听着,这次不会有麻烦。”亚瑟尔解释说,“你们也看到了,帽子给大家分配不是有时间差别吗?我们比一下谁戴那帽子的时间最长。赢的人可以命令大家做一件不能拒绝的事。”

    “听上去挺有趣。我要参加。”罗恩雀跃的说。

    “你赢了也能命令我们好好学习,不惹麻烦哦。赫敏。”亚瑟尔诱惑说。

    “好吧。听上去是挺不错。那我也参加,还会赢。”赫敏说。

    “那你也和纳威说说。”

    赫敏转头去告诉纳威大冒险的事,而亚瑟尔对哈利说,“怎么样,大家都参加,你不会退缩吧?”

    “好吧,我参加,可以了吧。”哈利无奈的说,“这次如果我赢了,我会让你以后远离大冒险,做个低调的孩子。”

    “你真残忍,哈利。这样的人生我怎么过得下去。”亚瑟尔感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