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馥郁春满 > 第一百零四章一哭二闹

第一百零四章一哭二闹

    孙氏哼哼唧唧的歪在榻上,王氏这一撞也太重了。

    孙友家的为她轻轻揉捏着腰,少奶奶这是怕不是故意的使了力气泄愤吧。

    “想不到那死丫头还真有一套,将皇后娘娘哄的团团转。”孙氏道。

    孙友家的腹诽,人家宝姑娘本就聪敏,那年天长节还露了脸,得了圣上夸赞,还不是怪太太和少奶奶小瞧了人家。

    心里想着事,手上劲道便拿捏不准,孙氏哎呦一声,翻身皱眉道:“你要捏死我啊!一个两个都来气我不成!”

    赵大舅正巧下衙回来,一进门便听小厮说了今日之事,在鹤鸣居请安时,被赵老太太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数落了一通,跨入院又闻得孙氏在骂人,顿下脚步摇头叹气,转身往书房去了。

    内阁首辅年纪大了,已经向上头递了致仕的折子,首辅之位空出,下头两位次辅都盯着呢,余下他们几位阁老便出现了站队问题,他不愿站队,不愿搀和进去,每日夹在中间已经很累了,回到家妻子整日也没个消停。

    母亲说的有理,可自己说她两句便又哭又闹,听了实在头疼,索性眼不见心不烦,待在书房里落得个清净。

    “老爷回来了吗?”孙氏才想起,天不早了,老爷该下衙了,怎么没听见动静,今日老太太如此占理之事不可能不说,

    他回来怎么也要同自己说上几句才是。

    丫鬟答道:“老爷回来便直接去了书房。”

    孙氏心里犯嘀咕,难道是恼了她了?赶紧叫丫鬟去告诉小厨房给赵大舅下碗面,她亲自端过去。

    孙氏端着面进门放在赵大舅桌上:“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先吃几口面垫垫。”

    赵大舅略感不自在看了眼孙氏,今日太阳打西边出来,老妻同自己说话竟然这般温柔。

    咽下口面,冲坐在墙边圈椅上的孙氏说道:“今日,你又惹母亲生气了?”

    换做平时孙氏早跳起来了,不过今日只能硬生生压下火气,语气生硬道:“老太太都同你说了?都是那王氏道听途说来的话,叫她说的跟真的似的,害我在老太太在宫里人面前丢人现眼了。”

    赵大舅看妻子今日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便放下书,准备说她几句:“你也是年近半百的人了,怎的还似那无知妇人一般,听风就是雨的。”

    “真是悔不该听信了王氏的话。”孙氏极力压制着心中的火气。

    谁知赵大舅今日却越说越兴奋,丝毫未看出孙氏已面色微变:“你到底是有儿媳的人了,切不该如此了,该在儿媳面前做个表率才是...”

    “赵子仲!我是不侍姑嫂了?还是不敬婆母了?我做了什么天理不容之事,叫你这样说!今日你便休了我罢!我看这赵府也是容不下我了...”孙氏嚷嚷过后,呜呜哭起来。

    赵大舅扶额,好好的又闹,他都躲到书房来了,还想如何?

    “....你,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

    “你休了我,咱们正好两便了!老太太也省的看我这个儿媳不顺眼,你也不用对着我这个只会无理取闹的了!我也不用在为了这个家受苦受累到头来还落得一身埋怨了...”孙氏边哭边闹,赵大舅觉得在外头与同僚说话都比在家听孙氏哭闹舒坦。

    赵大舅万年不变的脸,出现松动:“我岂是要休你的意思,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

    “你这个丧天良的...我为你生儿育女,操持这个家,到头来还要休妻,我便是死也要死在这...”孙氏依旧不依不饶。

    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礼说不清,孙氏这几年越发的不讲道理了,赵大舅欲拂袖而去。

    孙氏哪里肯让他走,一把拽住衣摆,拖着丈夫哭闹,赵大舅只得止住脚步,扶着孙氏,安慰了几句,孙氏还算见好就收,抽抽噎噎,被丈夫扶回房里。

    王氏从回来心里便不好受了,她在鹤鸣居说的话,多少也是出自真心,从嫁进来至今,夫婿待她都是客气有礼,但却从未与她亲近过。

    婆婆话里话外嫌她身上没有动静,一个巴掌拍不响,她不可能自己和自己生孩子,赵霆钧一个大男人不主动,她怎么好意思主动,万一霆钧身上真有什么毛病,日后两人更难相处了。

    守着二门的丫鬟来报说,大爷又是喝的醉醺醺回来的。

    王氏想起乳娘那日说的话...

    芷汀院东厢房,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这对如意供在哪里好?小画眉快看看册子,是朝东好还是朝西好?”杜若指着送来的玉如意,不敢随意碰触,嚷着叫小画眉翻玉匣记。

    几人翻着书比划着一忽摆在进门便能见着的位置,一忽又觉得不好,万一叫人碰坏了上头怪罪下来,可就糟了,这里不好,那里也不好。

    宝之知晓原委,看着几人忙的团团转,不禁无奈,他若是知道自己送的这几件东西,被这几个小丫头这样像供祖宗似的对待,肯定又会露出爽朗好看笑容。

    “你们几个别转悠了,簪子和手串收起来便是,如意摆到床头去。”宝之实在看不过去了,这几个人连晚膳都没用,就忙活这几件物事。

    “那怎么行,这可是皇后娘娘赏赐的宝贝,哪能随意搁置。”小画眉手捧着册子,指挥水苏将案几从东墙下抬到了西墙下。

    “都摆在外头,回头再碰坏了,弄失了,更不得了,你们想害我掉脑袋不成。”宝之在脖子上比了个砍头的手势,吓唬几人道。

    杜若和小画眉如临大敌,姑娘说的是,万一大太太或者少奶奶的人来故意碰了宝物,再往外一说,姑娘岂不是要被治罪。

    杜若、水苏、小画眉三人一时间不知怎么办才好。

    最后玉桂决定,听姑娘的,簪子、手串放到匣子里,如意也不要摆了,几样一同锁到稳妥的柜子里。初一、十五的时候请出来,供一供便是了。

    若是依宝之的,就连初一、十五都不要拿出来,也不是真正的御赐之物,弄的大张旗鼓,回头再露了馅,凭白给他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