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chapter76

    宋沫沫为了周嘉垣的生日礼物, 真是脑汁儿都想干了, 都没想出什么好主意。

    毛毛给她建议:

    第一:你们周总不是喜欢豪车么?你送他辆车算了。

    宋沫沫:“自行车么?”

    第二:那就把自己打包成礼物送给他。

    宋沫沫:“臭流氓!”

    上个月她耗尽了从牙缝里生出来的口粮给他买了件夹克,还被嫌弃太low逼,宋沫沫的信心就被打击到了。

    感觉周嘉垣需要的东西她都买不起。

    不过距离周嘉垣的生日还有一周多, 有足够的时间可以选。今年她足够重视, 也是因为去年周嘉垣生日, 都没提前告诉她。当天下午周嘉垣去接宋沫沫放学, 还准备去附近的餐厅吃个饭回家加班了。

    接到周妈妈的电话, 要回去过生日, 周嘉垣就平平淡淡地带她回去了。宋沫沫全程懵,长辈们笑眯眯地看着俩人。

    大伯问:“沫沫送了周嘉垣什么呀?”

    宋沫沫囧了, 周嘉垣抿了抿唇, 想给她打掩护,他没说自己的生日她当然不知道了。宋沫沫倒是大方, 生日宴上很开心的给周总献歌一首,然后说:“甜蜜的话和礼物,当然要回去说啦, 不可以被大家听到的。”

    大家都夸他们小夫妻俩恩爱。

    可那个时候, 俩人还在互相了解的阶段。

    晚上, 宋沫沫约毛毛出来逛街。

    她已经完全好了呢, 丝毫看不出失恋的痕迹,只是有点疲惫, 黑眼圈很重。

    她不难过就好, 宋沫沫对此很开心。

    毛毛说:“其实只要自己忙起来就好了, 最近我在考心理咨询师证,现代人的心理压力太大了。我们学校初中部的小孩子,都有抑郁的。”

    “这么严重的么?”

    “当然啊,升学压力太大了。每天只够睡六个小时的。还都是十三四岁的未成年呢。”

    对于这一点,宋沫沫是没有发言权的。她上中学时,每天睡眠都很充足,心里健康的不得了,天天面色红润

    宋沫沫得意的说自己心里素质好。

    毛毛直接戳穿了她:“那是因为你不学习”

    宋沫沫不想说话了。

    宋沫沫想不到买什么,去商场看看,找一找灵感。

    礼物是没找到,不过倒是给自己买了很多冬装,毛毛忍不住吐槽:“沫沫,你到底爱不爱周总啊,别说周总,我在你眼里,也看不到任何爱意的呀。”

    宋沫沫:“”

    她也很无奈呀。

    毛毛晚上还要去加班学习,因为她现在开始自己找事情做了。毛毛发誓,以后再也不会事事依赖别人了。太多的感情,是经不考验的,这话她是赞同的。

    宋沫沫也回家了,要写实习日志,这是学校要求的作业。尽管宋沫沫的实习岁月也就两三天,但是她有很多内容是可以写的。

    因为她比较会吹牛。

    晚上,她在自己的小书房里写日志,已经完成了一千字,还有五百字。不要问她为什么这么清楚字数,因为她数着呢。

    实在太困了,再战五百字就能睡觉了。

    周嘉垣洗完澡过来看她,困得脑袋一点一点的,不过已经洋洋洒洒写了几页纸,

    此时我已经度过了进入工作岗位的艰难时期,完全投入了工作的氛围中。与团队合作愉快,获得了同事的认可,还有领导的赞扬。

    非常开心能为企业做贡献,自我价值得到了体现,梦想在向我招手

    真的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啊!

    周嘉垣读了两行字,就看不下去了,伸手摸摸她圆圆的脑袋,忍不住劝道:“困了就去睡吧。”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

    宋沫沫咬牙:“绝不认输!”

    周总被逗笑,坐在一旁看着她写。

    宋沫沫别扭道:“你可以先去睡吗?”

    周嘉垣很贴心,低声:“等你一起睡。写你的,不用管我。”

    宋沫沫尴尬:“不是啊,你在我旁边,感觉牛皮会被吹破诶。”

    周嘉垣:“”

    其实宋沫沫之前也交上过她在酒吧的管理工作日报,她自我认为还是挺有价值的,但是被辅导员打回了,说必须要在正规企业里的实习,酒吧那种地方,真的拿不出手。

    宋沫沫没办法,只好瞎编了。这也不怪她。

    宋沫沫第二天把实习日志交上去。教学楼前有辆献血车,常年停在那里。还拉了一个横幅:热血重铸生命,再现人间真情。

    是这样的,在a大,献血达到300cc,是可以得到05个学分的。学校也鼓励献血,毕竟为社会做贡献嘛。

    宋沫沫因为之前的体重一直没有九十斤,是达不到献血的要求的,她从来没有去过。她的好基友小哇因为忙着谈恋爱,耽误好多社会实践,马上毕业了学分还没修够呢。就拉着宋沫沫陪她去献血,得点学分算了。

    小哇有些忧愁,说:“实在不行,我干脆去结婚算了。”

    宋沫沫惊讶:“这有什么关联?”

    “你不知道吗?有结婚证是可以得到两个学分的。”

    “我靠!”她还不知道呢。

    “走吧,这跟你也没啥关系。”小哇说。

    宋沫沫撇嘴。

    上了献血车,小哇被工作人员带过去检查,宋沫沫坐着等她,一个小姐姐问她:“同学,你也要献血么?”

    宋沫沫知道自己不达标,摇头道:“我应该献不了。”

    “为什么?”

    “体重不达标。”

    “可以称一下试试。”他们看她很健康,因为献血的人太少了,工作也很难,能拉一个是一个:“美丽的生命,从你卷起袖子开始。”

    工作过人员给她发了个宣传手册。

    宋沫沫是一个经不起劝导的人,别人一劝,她就上钩,卷起袖子忍不住在称上站一站。

    工作人员热情的提醒她:“哇,你的体重达到九十四斤了呢。”

    可以献血了。嗯,是周总喂胖的。

    然后宋沫沫又经不住劝,卷起袖子为社会做贡献。不过她要先填写一份表格。

    姓名,电话,籍贯,婚否,紧急联系

    这时小哇已经完成了,跑过来,吃着送的费列罗在旁指导她填写信息。

    宋沫沫填写到婚配情况这一栏,下意识写未婚,后又反应过来,写:已婚。

    然后是紧急联系人,她写了老公周嘉垣哈哈哈哈哈。

    小哇说:“沫沫,你认真点,这一栏要写未婚。”手指放在表格上,帮她指出错误。

    宋沫沫坚持自己:“没错。”

    小哇了然,“你也太丧心病狂了吧,我刚刚只是在说笑,怎么可能为了学分跑去结婚呢。献血也不只是为了学分。朋友,不在搞歪门邪道。”

    宋沫沫:“”她觉得小哇不理解她,不想跟她废话。

    “还有你这个紧急联系人,写爸爸妈妈比较有效,朋友肯定不行啊。”

    宋沫沫倔强地说:“这是我老公。”

    “啥玩意儿?”小哇差点儿把吃进去的巧克力吐出来,“你这孩子,吹牛的毛病啥时候改啊。”

    宋沫沫被拉去抽血了,有点小害怕,紧张地脑门冒汗。

    小哇赶紧来哄她:“好了好了,爱吹就吹吧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你是蛇精病这个真相的哈哈哈哈。”

    宋沫沫:“”

    真是一个棒槌室友啊!

    工作人员也看着宋沫沫笑,显然都不相信,觉得她是来搞笑的。

    宋沫沫好委屈。

    前一年,她是怕影响不好故意隐瞒自己已经结婚的事实,曾经在聚会的时候提点过一两次,被被大家哈哈过去了,说宋沫沫的牛逼吹的越来越逼真了。有人开玩笑道:“既然结婚了,就把你老公带出来溜溜吧。”

    宋沫沫当然不会把周总拉出来溜了。又不是狗。

    现在马上要毕业了,可以说出来了,大家还是不相信她。这就是狼来了的故事吗?

    呜呜,好悲催。

    不过也幸好她低调,大学校园里也是一个小社会,甚至一点都不必外面的社会单纯。在这里的三年,她曾见过很多次,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被豪车接走。无论接走她们的豪车是自己家的,还是交往的富二代的,都会被议论纷纷。

    很多不好听的流言蜚语,对女孩子来说是一种伤害。

    尽管周嘉垣每一次只送她到前面一个路口,宋沫沫也被同学看到过好几次从不同的车下来。开车的人很神秘,戴着墨镜看不清脸,还是让人想入非非。

    这种困扰也发生在宋沫沫身上,去年年底,她就被辅导员约谈过。辅导员很婉转的建议她交一些正经的朋友。

    女孩子要在乎自己的名声,不要在社会上交往一些烂人。

    宋沫沫知道辅导员的意思,她解释那是自己的家人,不是社会上交往的朋友。

    况且宋沫沫平日里的吃穿用度都挺好的,也偶尔用一些名牌,她的入学信息上显示,宋爸爸是个企业家。根本没有必要为了虚荣,而出卖自己。

    辅导员相信了她。

    出现那次的误会她终于理解了周嘉垣为什么每次只送她到路口,也从来不过来学校接她了。他考虑的比她多。

    虽然闷,但宋沫沫很庆幸周总是一个成熟、智商在线的老公。

    献血完成,工作人员小姐姐很感激,从自己的包里又拿出两颗费列罗犒劳她们。因为车上只送牛奶和饼干,小哇和沫沫都不想吃。

    吃着巧克力,两人下了车。

    宋沫沫感觉自己的灵魂得到了升华,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小哇,小哇说:“别矫情了,待会巧克力变成屎,你还是宋沫沫。”

    “粗鲁!”宋沫沫鄙视她。

    不过巧克力还没吃进肚子里呢,宋沫沫就感觉下腹一阵疼,钻心的疼。忽然之间,天地都要崩塌了了,后背上全是汗。宋沫沫感觉前所未有的害怕,感觉自己下一刻就要疼死掉。

    她抓紧身旁人的手,艰难地说:“我肚子好疼。”

    小哇以为她在开玩笑,调侃着说:“要生了吗?来,我给你接着,三十年产婆,手法专一,请叫我哇姥姥。”

    宋沫沫:“滚啊,我是真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