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知识大神 > 第50章你错了
    许优就是个学痴,每天想什么时候来学校就什么时候来,想走就走,反正老师也不管他,在学校就一直在教室里,出门上个厕所都抱着一本书在看,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对他的名号,刘煜也是听说过,这家伙很不喜欢分享,其他同学若是不懂问他个问题,从来不搭理,或者说直接贬斥人家一翻。

    什么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会,哪哪哪的基础不牢固,哪哪哪的理解不到位,说了一通之后,不会的同学还是一头雾水。

    久而久之,在班级里也没人搭理他,就像一个隐形人一样,有时候到班级老师还在上课,他就旁若无人走进来,想走的时候也是一样,真正的来去自由无影无踪。

    “你哪个考场?一中成绩还凑活的人,我都知道,你水平行吗?”许优说话相当的直接,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刘煜现在有些明白为何孙尚湘会跟他争得面红耳赤了。

    刘煜淡淡地说道:“我的水平还太低,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不过比你还是高一点点。”

    可不是,后面还有n多级要提升呢。

    孙尚湘的目光盯着刘煜,水汪汪。

    许优顿时大怒,脸色都红润了起来,在数学方面,他绝对是谁也不服,根本就看不起平时的数学考试,觉得太简单了。

    这次难得对他胃口,简直是越做越兴奋,有些题目还很骚包地给了几种解题方法,以至于都没做完,颇有些遗憾,即便如此,他觉得必定是这次数学考试最高分了,而且远超其他渣渣。

    “你……,哼,你做到这倒数第二题了吗?”许优相当的骄傲。

    孙尚湘本来就很生气,见这家伙竟然藐视刘煜,心底竟更加火起,比自己被无视还要怒,无形中维护刘煜自己都没觉察,冷冷道:“别以为你提前学了《高等数学》就高明,这是我们高中考试,既然出了题目,用我们现在所学肯定就能做出来,我的结果绝对是正确。”

    “明明有更简洁的方法,难道还费脑子死算吗?我的解题过程毫无破绽,我不错,你就肯定错!”许优寸步不让,斜了刘煜一眼,都懒得搭理他。

    刘煜笑着摇了摇头,这个许优还真是狂傲到没边了,下了判断:“你的确错了。”

    许优嘿嘿嘿笑个不停,就跟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似的,突然就一站,脸上的表情很是丰富,手指头晃动着,跟背三字经似的,很像个卫道士,厉声道:“你放屁,屁话连篇。”

    陆询坐在下面嘿嘿直笑,刘煜这下自取其辱了吧,这个疯子连孙尚湘都丝毫不给面子,你刘煜算个什么东西。

    第一考场的学生对刘煜和夏奎的闯入都不爽,靠,这是什么地方?是你们这些差生能进来吗?要脸不要!

    这家伙确实太过自负了点,仗着有些才华横冲直撞,刘煜看了看唾沫星子到处喷激动万分的“数学王子”。

    他厉声道:“不可能错!我的方法天衣无缝完美无缺,我的结果没有问题,她的答案肯定错误,你做到这一题了吗?有什么权利这样说?在黑板上写出你的解题步骤,否则立刻滚出去。”

    你打他一顿他都毫不在乎,但是绝对不能说他错了,绝对不允许。

    刘煜对这家伙还真是头疼,这么容易激动,还一激动就到处喷口水,靠这么近,脸上都湿乎乎,还真难为孙尚湘跟他争论这么久,互相都无法说服对方,孙尚湘虽然坚持自己正确,但是也找不出许优究竟错在哪。

    “这道题目采用高中的方法确实计算量巨大,用洛必达法则等效化简确实是一条捷径。”刘煜说道,似乎是跟许优一个思路。

    小疯子一听顿时脸上笑成一朵大大的花,嗔道:“还算你有点见识,不似某些头发长的女生。”

    敢这么说孙尚湘的大概只有这疯子,气得孙尚湘一跺脚,奇怪地看着刘煜,暗道,刚才不还是向着我说话的吗?怎么又……,心里涌上一股委屈来,眼圈儿一红,鼻头一酸,险些就掉下泪来。

    “但是你用错了,洛必达法则的适用条件你没有搞清楚,这道题是不能直接使用等效化简的,既然你学了《高等数学》就该知道等价无穷小的概念,这里用sin函数等价无穷小,分子分母抵消一个因子就符合洛必达法则了。”

    刘煜说着在黑板上写着步骤,然后直接给出了答案,正跟孙尚湘一模一样,“这才是正确答案。”

    台下的同学们一片哗然,他们刚才在听两人的争论,也是感觉孙尚湘没错,但是许优也对,结果反而不一样,肯定有人错,一头雾水。

    这时一听刘煜一说,虽然不懂这个啥法则,但是学霸敏锐的直觉,刘煜说得对,两种办法得到相同的答案。

    实际上,许优一看到刘煜所说就恍然大悟了,做到这道题时间所剩无几,他就匆匆解答没来及细细思考,后面又和孙尚湘打擂台,自然就想着如何证明自己没问题,而不去想是不是自己真错了,这就是极度自负的结果。

    孙尚湘松了口气,眉梢儿带着喜气,看刘煜的眼神很是不同,有点小柔情,关键时刻指点江山,而且为她出头,这样的男生哪个女生不欣赏?

    夏奎细小的声音道:“对,就这么做。”

    没人理他。

    许优只觉得嘴里里有些苦涩,唾液的味道都成了药味,骄傲自负实在难以接受他错的结果,但是他明白是自己错了,看着刘煜,艰难地说道:“你怎么也会《高等数学》?”

    “大概翻阅了一遍,记住的点不多,不过这个极限等效化简跟高中内容有重叠就特意看了看,其实你肯定也明白错误之处,只是你不愿承认自己错了而已。”刘煜淡淡地说道。

    “现在知道我煜哥的水平了吧?”夏奎颇不服气叫道。

    无人理他。

    紧咬着嘴唇,许优满心的憋屈,突然问道:“这次考试你做完了吗?”

    第一考场其他同学一听顿时来了兴趣,竖着耳朵听,心道刘煜这倒数第二题都解出来了,难不成做完?这么难的题目,也太恐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