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芍药孤单的站在巷子口,脑海里回荡的都是当初在河堤上,那些个羡慕古家的妇人说得话“王家大房木器店有两二两女二房小食铺有三个儿子三房也开了杂货铺。

    王家人低调从不张扬,好日子关门过,听说古家大房闺女迎春嫁给了王家三房最小儿子,嫁过去就能分家单过呢。

    那王家老爷子开明,三儿子那一房虽然只有一个铺子,但是人家人口简单也就俩儿子,红利也分的过来。

    王家人只盼着儿孙自己过得自在如意,滋滋,古家大房闺女好命啊,这么小就不用伺候公婆自己过小日子,多自在”

    此时站在风中的芍药,内心后悔又愤恨,恨迎春嫁的好,恨古家老爷子偏心,恨古灵不肯帮她嫁入楚家

    满满的恨意充斥着她的双眼,让这个女人已经完全黑白不分了。

    “执迷不悟”古灵看着远处芍药愤恨的嘴脸根本就没理会她,在她嫉妒的目光中被丫鬟抚上马车,回了落霞村。

    “哼,看看,这就是你黑心肝的下场,多好的姻缘啊!本来这是古老爷子为你舍弃迎春姑娘的婚事留给你的姻缘,你倒是心比天高要给楚大少做妾。

    你知不知京都多少达官贵人家的小姐,甘愿给楚尘做妾的都能排到朱雀大街上去,真不知道我家夫人救你一命,你居然还敢有埋怨她的心思”

    “要你管,本小姐再不济也是良民,你不过就是个奴才。是罗美艳杀人越货与我毫不相干,用不着你们假好心,我没几天也能被放出来。我又没有参与其中,官老爷一定会给我清白的”芍药想到自己最近几个月的遭遇,就恨不得杀了罗氏全家。

    罗美艳顺利的生下一个儿子,赵员外与正妻高兴的去上香祈福,却不想罗美艳与管家铤而走险在马车上动了手脚,夫妻俩还没来得及实施去母留子的戏码,倒是让罗美艳先下手为强,让夫妻俩丧命在回程的路上。

    那赵员外有个在外私生子的弟弟有几分本事,愣是查出了罗美艳和管家的马脚,然后将她与管家和与罗美艳有亲戚关系的古芍药都下了大狱,其实不如说这个别有用心的弟弟一直在暗中关注着赵家的产业,所以才在罗美艳身边按了钉子,就等着今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呢。

    重刑之下罗美艳和管家两人招供,罗美艳咬死了古芍药也参与其中,最后她与管家被判秋后问斩,孩子也因无人照料死于非命,古灵得到消息后,让龙黎将古芍药给弄了出来。

    古芍药可以没脸没皮丢尽古家颜面,却不能有牢狱之灾而毁了古家的名誉,这可是非同小可的大事。

    在古代,家族有人入狱不管是什么人,都将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古人太重名誉,古灵不想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古家再起风浪,古老爷子也绝对不能再受这样的刺激。

    诗雨气急怒声道“不知好歹,你知不知道进了牢狱就算你清白又能怎样,没有我家夫人你此时脸上早已被刻了刺青流放三千里了。

    我再是奴才也懂得知恩图报、更懂得礼仪廉耻,诗雨的命是我家九爷救的,诗雨甘愿一辈子给九爷做牛做马还他对我再造之恩。

    你这人心肠简直烂透了,罗美艳咬死了你参与谋害赵员外,你以为这世道有多少人能清白的走出牢狱?

    罗美艳被判秋后问斩也是那赵员外弟弟使了银子要她和管家必须死,你也太天真了。知不知道为了救你出来,我家爷哼”诗雨没有再说下去,龙黎动用自己的势力,京中一定会有所察觉。

    诗雨实在是气得慌,为了这么个上不得台面的玩意,耗费她家九爷的精力,真是不值。

    古芍药有些意外,不过却不领情,依旧冷哼“那是古家欠我的,她们该为我付出点代价”

    “不可理喻,牢狱里没有我家夫人用银子,你能完好的从里边出来?不让狱卒玩痛快了,你能全身而退?真是做梦!”诗雨气怒将她扔回马车,给罗氏送去。

    古芍药坐在马车内心里后怕,刚进牢狱的时候她与一群肮脏的人关在一起,没等那些人要对她动手就被拉出来单独关了起来。

    后来吃喝也都还算过得去,最起码不是和大家吃的一样,是馊饭馊水。现在想想那些狱卒每每看着她蠢蠢欲动但又有些顾忌的眼神,现在也才明白原来是古灵使了银子在保全她。

    不过就算这样,又如何,她依旧不会感激古灵这些都是古灵欠她的,古灵不过是在偿还自己罢了。

    要是让古灵知道她内心真实的想法,一定会将她扔进牢狱,然后流放三千里的。

    “芍药啊,你表妹怎么会蓄意杀人、谋夺赵家财产,你外祖家被抄了家流落街头了”罗氏见到芍药哭得肝肠寸断。

    古芍药短短时日在赵家也是受尽了委屈,一天风光日子没有过上,还出了那么大丑,她恨死了罗家、恨死了罗美艳。

    “娘,你给我把她赶出去,你知不知道她给我俩下了绝子汤,罗美艳那个贱货和管家暗通曲款生了孽种,图谋财产也是事实。

    我进府一天好日子没过,她把我骗去然后让我在府里自生自灭,如今有命出来都是我命大”古芍药看着歪倒在屋里炕上的罗美艳亲娘,愤怒的道。

    罗家被抄家,罗美艳给家里置办的物件、房子都被官府收缴了,罗美艳的爹急红了眼与官府的人动手也被下了大狱。

    老太太罗氏娘当天就被吓得一病不起,流落街头第二天就咽了气死了只有罗美艳的娘最后无家可归,跑到了罗氏的小屋里避祸,她没盘缠也没办法去百里外找二女儿某一条生路。

    “什么?这,大嫂,你,你怎么”罗氏傻了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罗美艳的娘。

    “就是那顿饭,我入府前的那顿饭,里边下了绝子汤。娘,她们家人心都是黑的,我才19岁啊,一辈子不能再有孩子了,呜呜呜,给我滚出去”古芍药疯了一般去打罗美艳的娘。

    “呸,你个不要脸的,进了赵家就想甩开我女儿自己勾引赵色鬼,光天化日在院子里弄,半个赵家的奴才都看过你的股,你还有脸骂我。

    你的事十里八乡谁不知道,古家人放出话没你这个人了,叫你想踩着我闺女攀高枝,不要脸还想给楚家少爷做妾,你痴心妄想、简直白痴一个”

    一顿混战,罗美艳的娘败下阵来被赶了出去,罗氏与芍药守着门前半亩地辛苦过活,那日子简直也是“艰辛”两个字都形容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