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科幻小说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四十五章天心自然22

第一百四十五章天心自然22

    百里封闻言也不好再说什么,王安风笑了下,复又加紧了脚步,走到一侧肉店,买了些寸金软骨,心中多少有些不解,等他回来,开口问道:

    “不过安风,你今日为何突然兴起,要聚一聚?”

    王安风闻言只是笑道:

    “许久没聚,兴起而已。”

    “反正学宫里各家各派也差不多要开始考核了,今日之后,要想再聚,便有些难了”

    百里封不疑有他,只是听闻考核的时候面容浮现苦色,却又有些许庆幸,摇头叹息,道:

    “也是,那杀千刀的考核,我们几斤几两,夫子们岂能不知,可偏生每次出的考核都刁钻古怪,我等习练排兵布阵,他偏要考攻城谋心,准备了兵家十戒,遇见的却是军略,岂非诚心刁难我等?”

    “也还好我是兵家学子,而不是法家。”

    “那法家弟子此番不知怎的,将夫子惹得大怒,几乎全军覆没,唯独一人尚能拿到了甲上评级,当日法家屋舍当中,堪称鬼哭狼嚎,啧,比起当日你来学宫时候,我兵家子弟被苏赌徒坑了的情形亦是不遑多让。”

    “即便如此,夫子尚不解气,将诸般典籍释义,n武技,每位学子的考核评级亲自写了信笺,先一步送回学子家中。”

    声音微顿,模样刚正的少年眼中亦有了狭促的神色,笑出声来,道:

    “想来各自家中,早已备好了棍棒。”

    王安风笑了笑。

    本来他亦不愿意在这个适合去打扰百里等人,可自那一日在学宫外面看到了拓跋月之后,复又见过数次,虽然后者面目上仍旧一如既往,可王安风却能够敏锐察觉到拓跋月此时心境的低沉,可碍于身份,却又不能告知拓跋月关于契何力的事情。

    思来想去,只是确认了一点,无论如何,这个时候总不能放任拓跋月孤身一人,胡思乱想。

    至于自己等人能否帮到拓跋月,他亦没有把握。

    但是视如无睹,自是于心难安。

    两人交谈当中,又采买了许多吃食,才往学宫方向而去,路旁一人突然驻足,转身回望,神色若有所思,其筋骨粗大,一张国字脸,气质凌然含威,可惜眉淡唇薄,似是无情,一双眸子颇浅,扫视众人时候僵而冷淡,未有丝毫波动。

    转过身来,微微摇头,将自己心中疑惑打消,道:

    “是我看差了。”

    “区区一柄木剑,怎可能有神兵气象”

    想了想,朝着另一处方向而去,身着劲装,背后兵器却不是长刀利剑,而是黑黝黝一个大铁锤,上面似乎还萦绕着炉火气息。

    道门。

    一只白羽仙鹤自外界过来,振翅而去。

    山脚下一位老者抬眸看了一眼,不屑地翻个白眼,低声咕哝两句。

    旁边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拽了拽他衣角。

    “太上师公?”

    “是不是有事情,要回去?”

    老人低头,摸了摸女童头发,笑道:

    “事情?”

    “天下间有什么事情要比得上陪小听云玩呀?”

    老人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道袍,一头白发杂乱,只以树枝扎起,看起来邋里邋遢,却又面庞红润,常含笑意,惹人亲近。

    此时将张听云抱起放在膝盖上,抬手捏了下女童鼻子,笑容可亲,那边女童皱着眉头将老人的手掌推开,鼻尖儿上已经有了些脏兮兮的痕迹,引得老rn笑。

    张听云被逗弄了数次,心中罕见升起来了顽皮心思,想要让这老人知道自己厉害,思来想去,想到了那总是含着两大包眼泪逃跑开的师父,眸中微有黯然,脸上却没有多少难过,只是道:

    “师公,师父他们总是教我修行,教我”

    老人从旁边取来了刚刚摘下的橘子,撕下来一瓣儿塞到女童嘴里,张听云咬下去,感觉到了甜津津的果汁,腮帮子微微鼓起,如同个小包子,一边嚼一边问,道:

    “唔唔唔,教我,打坐,唔唔唔”

    复又塞了一瓣儿,右腮帮子也鼓起来,如同个小小松鼠,却偏生一副老成的认真模样,道:

    “您怎么不教我这些?”

    老人却是不答,只笑眯眯地问她,道:

    “好吃不?”

    “好吃。”

    “要吃吗?”

    “要!”

    “打坐舒服还是故事好玩?”

    张听云皱着眉头,终点了点头,道:

    “故事!”

    老者大笑,站起身来,竟然身子魁伟,不似寻常道士,将女童放在自己肩膀,复又抬脚踹了下旁边黑熊,喝骂道:

    “起来,你这黑瞎子,何其懒散。”

    “老夫要做蜂蜜烤兔,我去捉兔,你皮糙肉厚,正好去取蜜。”

    黑熊不满地低吼,老者笑骂道:

    “呦呵,还懂得讨价还价了?”

    “快些去,等会儿兔屁股给你”

    山顶玉竹峰上。

    一中年道姑无奈皱眉,道:

    “太上师祖这是在作甚?”

    “整日里只是在带着听云玩乐,岂是要浪费了这一天生道体?掌门师兄,你便任由师祖如此吗?”

    旁边身着朴素蓝衫的男子神色平静,道:

    “我原本也以为此举不妥。”

    “那还请掌门师兄劝说一二”

    男子抬手,看着下面云雾缭绕,嘴角浮现一丝微笑,道:

    “可我此时方才知道,师祖如此方才是正道,先前我们传授她武功,教她行气,她虽然乖巧,可我们又何曾考虑过她自己的选择?”

    “见得了天生道体,便自以为先行者,只想要令其在三十岁前入宗师,见利而忘心,又和魔道何异?”

    道姑张了张嘴,未能说出话来,那蓝衣掌门看着前方云雾聚散,淡淡道:

    “我们想要教给她,何为道。”

    “可师祖却在教她,何为人。”

    玉柱峰下,那魁伟老者一手小心扶着肩膀上小姑娘,后者手里捧着个苹果,大咬了一口,小脚丫晃啊晃的,看着老者和黑熊吵架,看着那黑熊委屈咆哮,看着老者给气得跳脚,眸子弯起,如同明月,竟和寻常人家五六岁孩童一般无二。

    山上掌门收回目光,悠然叹息:

    “一任天心体自然。”

    “未曾活过,何谈大道”

    ps第二更,

    然后张听云角色卡已经上新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