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无量劫主 > 第二百六十三章九品魂牌

第二百六十三章九品魂牌

    陈安也诧异地看向沈林,这货怎么对中原的事情如此清楚。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把所有人目光吸引到身上,沈林内心是舒畅无比,不过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还是立刻出言解释道:“自古以来,中原发配东荒之人就再也不得回返,使得中原之人大多不知东荒之事,因此就狭隘的以为中原与东荒不通,可实际上中央王朝将人发配东荒传统可从未断过,我们东荒之人了解中原事,又有什么可值得惊讶的呢?”

    陈安、温良、金明、陆然具是一呆,他们还真没想过类似的问题。是啊,因为东荒与中原隔绝,大家不知东荒事,就想当然的以为东荒也不知中原事。而实际上中原之人,被朝廷络绎不绝的发配东荒,一人带着一点讯息,也能让东荒之人熟知中原之事了。

    没有让他们想太多,沈林嘚瑟完,直接开始回答起温良所问。

    “温老先生所问,确实正中要点,的确,封魂之术与远古封印术一般,需要强大的体魄承载,反之,只要拥有强大的体魄就可无视品级大小,不用循序渐进而直接承载高品级的魂牌。”

    “甚至我们都测验过能够直接承载对应品级魂牌的体质,打破精轮可承载,九品八品魂牌;打破气轮可承载七品六品五品的魂牌,打破神轮可承载四品三品两品一品的魂牌,而打破命轮的话,则可以承载最高的真灵阶魂牌。”

    “也正是因为这个验证结果,才有了东荒的封魂之术,我们先将九品魂牌融合吸收,彻底消化,再循序渐进的融合八品灵牌,将之消化,借着强大魂力反哺肉身,储蓄精力以此打破精轮,获得强大体质,再融合七品六品五品……反其道而行,最终突破命轮。”

    “当然,如此作为却要比先强大自身,再承载魂牌凶险不少,一个不小心就是肉身崩溃的下场,甚至为血煞阴罡所趁变成血妖那等怪物,但想要获得力量怎能没有代价。”

    说道最后,沈林念及自身略有唏嘘,魂牌之路确实是绕开了天赋限制,但却走的危险无比,每一步都战战兢兢,因为稍有行差踏错就是身死魂消的下场。

    温良金明在一旁听了,想及以后,也是抑郁。唯有陈安直接忽略了凶险二字,敏锐地把握住魂牌品级对应精气神三轮的顺序,回忆起前日,在公用盥洗室融合那枚九品魂牌的感受,那一点灵性顺着眉心下沉,直入中窍“膻中”,当时他只以为这是魂牌特性。

    可今日听了沈林所言,却似乎不是如此,神意九窍中:“顶窍”百汇,“意窍”天目,“神窍”玉枕,“总窍”泥丸,“中窍”膻中,“空窍”夹脊,“命窍”尾闾,“元窍”气海,“阴窍”玄牝。

    前四者为天窍,中两者为人窍,后三者为地窍。

    如此设想,人窍对应精轮,地窍对应气轮,天窍对应神轮,却是恰到好处。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系?神意九窍与炼气士的炼炁之法又有什么关联?为什么仙门的修炼之法也有神意九窍的描述?

    一个个问题自陈安心中冒出,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欲要去找沈林问个明白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却在这时,中间的姜露寒见人来得差不多了,压了压手示意,聚会开始。使得陈安只能将此心中疑惑压下,留待日后解决。

    陈安当初见的那巨汉依旧站在姜露寒身后,而姜露寒也依旧顶着那张严肃脸,不过在这种场合下,他的严肃脸反而自有一股令人信服的气度。

    他先示意大家安静,接着向所有人说道:“经过这些天的观察,相信各位已经完全放弃了减刑获赦的幻想。其实你们仔细回忆一下就可以知道,一旦被朝廷发配东荒,可有回转的先例?所以在这里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大家,你们回不去了。”

    此话一出,周围之人黯然者有之,愤怒者有之,悲痛者有之,却无人出言反对。

    姜露寒见了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道:“既然如此,难道大家甘心一辈子留下来当矿奴吗?不错,有些朋友可能已经知道本人代表着青孚城,我在这里也不矫情,诚挚的邀请大家加入青孚城。东荒的环境是恶劣,但我们十二连城在东荒大地上矗立了近万年,已然开辟了一片乐土,就算比不上中原,也必不会让大家失望。”

    讲到这里姜露寒适时的停了下来,给所有人一个消化的时间,同时也在观察周围人的反应。

    恰在此时,金明在自家老师的示意下,开口道:“姜主事,不知我们如果加入青孚城需要履行什么义务?”

    这句话问出了大家心中所想,别才出狼穴又入虎口,聒噪之声渐起,大家七嘴八舌的说起自己的担心。

    陈安也在心中赞了一句,问的好,他悄悄瞥了一眼金明,心道,这货该不会是和姜露寒达成了什么协议,甘心给其当托吧。

    别人也许以为金明为了大家的利益向对方发问,但从来不耽以最大恶意揣测任何人的陈安却不会这么想。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就算金明是个托也无所谓,主要看姜露寒怎么答。

    姜露寒依旧没有什么表情,让陈安看不出来金明和他有唱双簧的迹象。他很认真地回答道:“先配合我们救更多的人出去,之后才会让诸位选择是否加入我们青孚城姜家,如愿意,我们自有一套协议,如不愿也不会强求,而是会为你们在青孚城中分配居所,之后的事就与我们姜家无关了。但无论如何,我都可以保证,比待在这当矿奴强。”

    众人面面相觑小声交谈,评估着姜露寒的话语有几分可信。姜露寒对此毫不在意,站在场中静待答案。

    金明低下头与温良私语良久,才再次抬首道:“其实光那份清灵散就算是承姜主事的情了,世事难测,之后的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但想来总不会比现在更坏,因此我愿意加入,以助姜主事一臂之力。之后行址还望姜主事示下。”

    姜露寒表情微缓,冲金明点头道:“金先生客气了,我们只为脱离绿皮狗的奴役,实在不敢自诩主导。但还是要欢迎你的加入。事后若金先生看得起我青孚城姜家,我姜露寒再次承诺必不负先生所望。”

    有人带头,自然就有人跟风,场中之人纷纷表态,愿从姜露寒所倡。

    陈安之前就向姜露寒表过态,此时自然不做出头之人,而是隐在人群之中,深深地看了金明温良一眼,这两人就算不是姜露寒的托,也必有算计。

    此时带头响应,不止可得姜家好感,还能在众人心中树立威望,即便到时真的加入姜家这个陌生势力,也能迅速树立起自己的山头,不会沦为被人随意驱使的炮灰走狗。

    陈安的目光最终落到温良身上,感觉这老头不简单,允王教学么。在大乾除北地三王外,其他宗室全都是渣渣,哪怕偶有奋发之人,也没奋发的土壤,无论是皇族还是世家都不会允许干弱枝强的情况出现。

    因此无论允王还是这个允王教学温良都是名声不显之辈,反正陈安是没有什么听闻。

    但身在中原的自己都没听过的东西,远在东荒的沈林却能一口道出,还一副久仰的样子,这里面所蕴含的信息,暗司出身的陈安怎么会不明白。

    于是多日来笼罩在他心头的阴云,顷刻间散去,恨不得帮着姜露寒多招揽些人手。

    有了金明带头,众人纷纷表示跟随,接下来的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姜露寒也不矫情,接着就安排众人任务,其实也没什么好安排的。就算能被发配东荒之人均有一技之长,并非弱者,但到底良莠不齐,他怎敢委以重托。

    所以给众人的任务很简单,就是作乱,越乱越好。

    这个简单是真简单,就不说那些刻意扔到矿井深处的尸体。单单是这些时日不断被运来的犯人就让矿场固有的秩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陈安记得来时这个矿场只有近五千人,而现在他粗略的算了算,差不多已经达到了一万二。而负责管理的绿衣军士加上前些天紧急调来的一些也不超过千人。

    这个人数比例,恐怕就算是没有姜露寒等人,只要一点火星子都能引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动乱。这也就是为什么姜露寒等人现在可以安逸地在这讨论作乱方案的原因,那些少得可怜的绿衣军士根本管不过来。

    其实泰一关那边也不是不知道矿区的危险,但他们也没有办法,老皇帝缠绵病榻已久,随时会有不测。人之将死真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老皇帝再也没有往日的顾忌,冲着大乾勋贵们大力挥刀,使得上层建筑迅速崩塌,无数与皇室相约不见血的贵族及其附属,纷纷被发配东荒。他们之间的斗争还会管东荒的承载能力?

    东荒四十大矿区,数百矿场看似庞大,实则承载能力有限。

    泰一关也不可能抽调人手去镇压,因为东荒特殊的环境导致了只能实施以夷制夷的策略,泰一关的军士就算有特殊装备护身,也不能在东荒待满一个月。一旦超过了这一个月的期限就有可能会被血煞阴罡侵蚀,再也回不了头。

    现在每个矿场都是六七百人管理成千上万人,变数随时会发生。能在此处参与讨论的都是姜露寒一伙筛选后所认定的有识之人,通过这么多天的观察,当然明白自己该如何选择,现在聚在这里只不过向姜露寒要一个事后保证罢了,一旦得到承诺,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