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共工静静地看着女娲的侧脸,很快她脸上冰冷的嘲讽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温暖的微笑。

    “我需要做什么?”共工迟疑着问道。

    “你需要好好休息。”女娲微微笑着,她的声音却越来越小,光也随之黯淡下去,“你还会再梦见我的”

    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等到他再次看见淡绿色的河流以及微笑的母亲,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这一次,他觉得自己精神好了一些,似乎也更加有力。

    “你很快就可以醒过来了。在你醒来之前,现在,我会告诉你一切。”温柔的语调也掩不住女娲目光中的冷意。

    这一次他们谈了很久,直到最后女娲站起来,微笑着道:“这一次,我是真的要离开了。”

    “这是我留在天地间最后一点执念,执念已散,我也就消失了。共工,我相信你”

    看见母亲的影子消散得彻彻底底,共工猛然睁开了眼睛,这一次不是在梦中,而是真正地醒来。他醒来之后不久就从北方大泽之中出来,天地间早就改变了许多,他用了很多时间才逐渐适应世界的改变,再利用自己的神力从许多古神处得知上次天界大战的结果。除了要完成母亲交代给他的事,还有,他不会放过这一次争夺天帝的机会。

    他打心底里就没有放弃过这个想法,所以他暗自筹谋了数百年。第一步,是找到了并未真正死去的相柳,让他从重伤之中恢复,然后又找到了浮游。世人都不知道,浮游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是神,他是魂魄,但又不是恶灵,是由魂魄修成的神,被砍伤之后他就待在通往地狱的路上,没有真正进入地狱之中。想要让浮游真正复活过来,需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尚在母亲体内的胎儿作为容器。这个胎儿阳气不能太强也不能太弱,共工和相柳一起寻找了很多个,最后才找到一个最适合浮游生长的容器。那个胎儿是一个女孩,刚刚成形浮游就钻进了她的身体之中。

    浮游彻底恢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同时共工和相柳也得修炼,这时候的帝俊尚未察觉他们的存在,正是他们最好的发展时机。即便母亲交代给共工的事情,他一刻也不敢忘,不过最好的莫过于一箭双雕。共工如此想道。

    “辛的后代之中,如果有一个神力异常的人,就是它了。”母亲的话在共工大脑之中划过,所有的回忆在一瞬间疯狂后退,眼下的情况是他差一点点就可以砍下谢朗的头颅。谢朗翻个身,后退数步,躲开了共工的攻击。

    “我可是什么?”谢朗冷冷地问道。

    话音一落,谢朗的身后聚集起无数把剑,通通冲向共工。共工没有废话,他拿着自己的刀,一路劈开所有的剑,直直向谢朗而来。见识了共工力气的谢朗并不想与他近身战,他拉开距离,在自己和共工之间用剑阵形成一道屏障。

    这让共工缓和一下,他不笑了,但表情依旧平和:“你猜我为什么想方设法要对付你?”

    “这个问题需要动脑子想吗?”谢朗平静地回答,目光之中是掩不住的讽刺,“说实话,你应该带着你和你的手下一起来找我,说不定你们俩不用费任何力气就可以把我杀掉,现在你就像是什么都白做了,还死了最得力的助手。”

    “是我的预估失误,我也很难过。”

    谢朗哂笑道:“我可看不出来你很难过。”

    共工表面看上去没有介意谢朗的讽刺,他嘴角向上扬,谢朗看来却有些狰狞。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声巨响的爆炸,冲击着谢朗往后退出十几步堪堪站稳。他捂住自己的嘴,血液却从指缝之间渗出。

    刚刚共工直接破除了他的阵法,下手太狠,反噬到谢朗身上。谢朗不得不承认,共工确实很强,他现在的状况和共工正面对打赢的可能性并不大。很快谢朗松开手,血迹消失得无影无踪,四周却骤然风起。这样的大风让谢朗惊讶片刻,他能感知到流动的风并不正常,他偏过头,似乎在躲闪着什么,脸上仍旧被划出一道伤痕。殷红的血液从伤口流出,谢朗摸了摸自己的脸,同一个瞬间为自己构筑出足以抵御的结界。

    共工已经开始主动攻击他了,强力的风刃不得不让谢朗想办法躲避,即便在结界的保护保护之下,他也不想浪费太多的神力在防御之上。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谢朗不打算这样被动地逃跑,他向着共工的方向冲去,错身而过之时,在共工饶有趣味的目光之中,天上一声惊雷炸响,紧接着天雷落下。

    谢朗与共工隔了有一段距离,他亲眼看着降下的天雷落在共工身上,共工并没有闪躲,直接接下了这一招。他当然不指望这样就能伤到共工半分,所以紧接着的是第二道天雷。他深呼吸一口,当硝烟散去之时,谢朗率先看到的是共工的红头发,很快共工就完好无缺地走出来,面对着他冷哼了一声。

    “你这是跟俊学的?”

    “与你无关。”谢朗用同样的态度回敬道。

    “本来是想和你聊聊天,让你知道真相的,但现在我没有这个兴趣了。”共工扛着的刀被他挥下,他的脸上终于严肃起来,“我下手会利落一点。”

    谢朗只是冷笑着没有搭话,他的手上紧握着自己的剑,共工神力的威压很强,如果是换了神力弱一点神,恐怕在这样的神力威压之下根本动不了。许许多多的剑如同凭空从空气中显形,围绕在谢朗身旁,在共工的刀砍向谢朗时,做一些无用的阻挡。

    共工的速度很快,当谢朗的剑和他的刀发出碰撞的响声之时,不知何时他的刀已经砍向谢朗的肩膀,谢朗飞快躲开,共工的手一挥,差一点就可以直接砍下谢朗的头。

    谢朗尽力躲过,转过身之时,却突然对上共工面无表情的脸。他心里一惊,共工居然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好在

    心口的疼痛吸引了谢朗所有的注意力,他睁大了自己的眼睛,低下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剑。在谢朗转过身的那一瞬间,共工就用剑刺入了他的心脏,干净利落,毫不留情。此刻他握住剑柄,在谢朗的身体里转了一圈,刀已经抵上谢朗的脖颈。

    谢朗死死地盯着共工,疼痛让他一时无法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