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谁与清风共 > 第二章有女红豆
    小花蛇在这河水中已经有些时日,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可是对周遭的环境还是有一定的了解。这只魅灵在瀛水中生活了几千年,法力高深,亦做恶无数,闲暇时候喜欢在九界中胡乱游荡,寻些灵力深厚的神魔仙灵捉到水底洞府中玩乐,玩够了就吸食他们的元神来修炼。她也是在睡着之后无意中乘着墨莲飘到这里,又喜欢上灵界奇异的景色,才在这片水域里驻足了些时日,向来与这魅灵井水不犯河水。

    参观归参观,现在这个琴弹得不错的年轻男子明显着了鬼魅的道,她自然不能袖手,奈何刚刚苏醒,法力未复,此刻连化形都做不到,不过话说回来就算她现在恢复了法力,也一定不是这修炼万年的魅灵对手。

    小花蛇心念电转,男子已经情为色迷地和魅灵缠在一起有说有笑了,再晚上一时片刻定会被摄了心神捉入洞府,那时就更难办了。她灵机一动,忽然想起她不着调的师尊临走时絮叨说十分担心她这条人小鬼大的贪吃蛇,年少轻狂,最易急功近利,没他在身边看着,练功时不一定出什么岔子,于是留几颗清凉珠给她保命。

    三颗清凉珠在腹中悠悠转动,最具清心凝神降火驱邪的功效,师傅一共给她五颗,十年中她用了两颗,剩下这三颗或许可以救那人一命。小花蛇檀口微张,三颗清凉珠咻咻咻地飞了出去,滴溜溜飞到河岸上空,就在封兮阳几人的身边,齐声爆裂,清新的药香瞬间弥漫开来。

    鼻端是熟悉的药香,封兮阳不禁嘴角微勾,看来他让某蛇担心了,这时魅灵如受剧震,被无形的大力甩落在几人身前的草地上。魅灵惊惧不已,还要挣扎,只见琴音复又凝集,有形的光网织促而成,旋转着罩在她身上,魅灵再使不出半分力气,软伏在地,苦苦哀求,东仙和一舸一起将之收入法器中。

    封兮阳衣?轻拂收了琴台,凝神看向河中一片静谧的墨莲,小花蛇早就警觉地收回脑袋,颤抖将小小的身子埋入莲蕊深处,心里后悔死自己刚刚的大意逞强,师尊说人心狡诈,变数难测,果不其然。这个斯斯文文的人,琴弹的不错,本以为是个雅人,转眼间又与鬼魅卿卿我我,以为他是个平凡弱者,转眼间又辣手摧花,万年魅灵一招间被其收伏。此人实在太可怕了,他莫不是捉妖师?自己刚才不小心露了形迹,他现在凝神望来,莫不是要把自己当山精妖怪给收了?

    小花蛇正胡思乱想中,封兮阳己经凌波而至,蹲在半人高的墨莲蓓蕾前,刚刚收伏魅灵的关键时刻,凌空飞来的三颗清凉珠看来是这条小花蛇义气所为,想不到自己看低了它,小妖精居然身俱神灵血脉,师承梵界高人,加之其心如赤,并不怕帮了自己而开罪一个强过它多少倍的敌人,着实让他刮目相看。

    他的手缓缓伸到花瓣前,小花蛇战栗心惊下,也不抖了,把心一横,思量只要他敢把手伸出来,定要死死地咬上一口,就算是死,也要赚他一块肉。她小小的身子紧绷如弓,只等发出至命一击!

    封兮阳感觉到莲蕾中透出的阵阵冷意,眼神中流露出丝丝的笑,两指屈起在莲瓣上敲了两敲,温柔地道:“你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我是来谢你刚刚出手救我!”莲蕾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回复,神识感觉到里面的小花蛇缩得更深,绷得更紧了,并没有轻易相信他,看来自已刚才的一招制敌确实吓到了这个小家伙,此事却也不好操之过急。

    他沉吟片刻,继续到:“在下十分有心想和你交个朋友。你既不愿出来,我也不勉强。我尚有要事在身,就此别过,待你功行圆满之时,我再来寻你,希望到时候你会对我有所改观。”

    待封兮阳走了很久,小花蛇才瘫倒在花心里,翻滚几下酸酸的小身子,哀嚎道:“田田呀,吓死我啦,我这人太不经吓,一吓就饿……”!

    -----------------------------------------------------------------------------------------------------------------

    红豆是一条白身黑脊的灵蛇,她一向对自己的原身长像比较满意,自思九界之中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条像她这样既帅酷又柔美的灵蛇,虽然她从未下过泊禹山,对九界的认知只限于书籍和水镜。

    两百一十年前燃灯古佛涉水而来,在泊禹山禹公碑前找到了她沉睡着的大蚌,敲开蛙壳把她叫醒,那时她已经睡了三千年。当蚌壳打开时,她退去原身,化形成人,模样却仅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瘦小光洁的身子裹在漆黑如墨的长发内,蜷缩在蚌里一汪珠玑潋滟的水泽中,燃灯古佛的梵歌回荡整个泊禹山,她迷蒙中睁开蓄满水雾的眼睛,仰起精致如画的小脸,定定的看着面前这个没几根头发的胖老头,张张口,一时间真不知该叫他什么好。

    好在燃灯态度十分和蔼慈祥,努力学习他兄弟弥勒笑眯眯的样子也十分到位,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呃,你的名字叫红豆,这是你母亲给你取的名字。”停顿片刻后,复又咳了两声:“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师尊!”

    红豆师尊两字还没叫出口,燃灯身后一个匍伏的墨衫女子已经膝行上前,对着她叩首。燃灯继续道:“她是株墨莲,修行千年化为人形,是你母亲留给你的婢女。”

    于是乎她便与这两个人住进了山腰的三间草堂,一住就是两百年。两百年后,红豆总算是学有小成,燃灯终于可以吁口气,抹抹一毛未剩光光如也的秃瓢,心里不胜凄凄。这小妖精古灵精怪更胜她娘,两百年来非但没喊过他一句师尊,还整日没大没小,胖老头,胖老头的叫,偷他的胡子,抢他的酒,每每气得他七窍生烟后,又巧笑倩兮去地反过来哄他,让他一点撤也没有。

    这日自己终于功行圆满,不免高兴,在草堂前的红豆树下摆了小桌,温了酒菜,把自己唯一宝贝的小徒弟叫来,金樽对月,打算话一话前尘往事,离别愁绪,顺便把她的身世告诉她。

    红豆也喜欢这调调,基于二百年的偷酒经验,她现在酒量不浅,与燃灯对盏一时半刻竟也不输下风。月渐西沉时,两坛酒也要见底了,燃灯已经絮叨了一大堆琐碎事,红豆也从一开始两眼放光听故事的样子到眼神眯离,哈欠不断。

    “小丫头,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来教你啊……”燃灯自言自语地道,经过前面长长的铺垫,他觉得时机成熟可以将千年前那段悲伤的往事告诉她了,但愿她能承受得住吧!结果猛一低头,他的宝贝徒弟已经撅着红嘟嘟的小嘴睡沉了。

    燃灯笑了笑,独自干了杯中酒,看到还是机缘未到吧!这样也好。

    往事如烟云,他都不记得自己究竟活了多少万年,做为公认的九界第一智者,常常感叹高处不胜寒的孤独,直到有一天遇到她。

    她叫青荇,神界大川泊禹川灵穴中化生的一条白灵蛇,她是那样纤细弱小,又是那样风骨出尘。什么神仙妃子,妖魅精灵,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她,从一开始卑微的,没人注意到的小水蛇,到风云际会名动九界的第一才女,无人能及的先天推演,令九界才俊趋之若鹜,而她都淡然处之。后来他与她相遇,一起调素琴,阅金经,成为知己!

    直到青荇答应替天帝行事,化名凝眸,去到魔王阿泅那身边,他就知道她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后来神魔大战最紧要的时候,她在被囚困的五火溶炉中向他心语求救。他不顾戒律冲到神界,打破溶炉,救她出来。她最后托他的事就是照顾被她封印在蚌壳中的女儿,传她一生所学。他与她一世知己,她最后的请求,他岂能不应!

    这个大包袱一背就是两百年,他这个大德高僧也从胖老头累成了瘦老头,头顶锃亮,胡子稀拉,一副大风吹过的萧索模样!

    燃灯对月思人,感叹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便兴奋地摇醒红豆,扛起拐杖下山了。红豆望着师尊削瘦的背景如同一忽一忽的火苗,突然觉得自已不靠谱的师尊好像是比自己还高兴。

    本来红豆对自由自在无人约束的日子向往一久,师尊一下山,她就兴奋得尖叫,在空中连翻了几个筋斗,可是当她打开草庐后面的三室藏书时,顿时傻眼了,满满的三大屋子书,高高都快入云宵的书架,密密麻麻堆积的卷本。她晕了几晕,扶着门框站稳,师尊临走时再三叮嘱一定要读遍母亲留给她的所有藏书,才可以下山,为了怕她私逃,还阴险的在山上下了禁制。

    看来要想早日下山,去水镜中显示的花花人间去玩,就必须看完这三室藏书才行。若一字一句的读下去,没个万八千年,她别想下这泊禹山的秃山头。唯今之计,只能另辟蹊径。

    师尊常告诫她不要偷懒,修行就是一点一点的积累,一步一个脚印的勤修苦练,才扎实可靠。每每此时她定在心里腹诽,正是因为有无数先贤的“偷懒”才有的文明进步,仙术昌盛,若是一味刻板重复,就算将来修得正果,自己也老的都不动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