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谁与清风共 > 第三章泊禹川主
    红豆盘算已定,化形术里有一则千手千眼自在观,正是为她此劫准备的。一念心动,早已经化形成无数个千手千眼的红豆,一起埋头苦读圣贤书。七日之后终于遍览群书,强行记下。为了方便将母亲留的藏书都带在身上,又花了十日时间,运用神力将所有书籍整理进了三个册子,取名叫三藏宝册,带在身上,供随时查阅。

    这一切都整理完可把红豆累够呛,又是法术又是神力,还要消化这么多强吞进来的知识,强撑着迷迷糊糊的脑袋,爬进了婢女墨莲幻化的蓓蕾里闭关修炼,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些文字记忆炼化并非易事。

    花蕾中一修十年,中间有两次出了点岔子,差点走火入魔,都靠师尊留下的清凉珠化解。

    “田田,快点!”红豆现出威风凛凛的蛇形原身,从泊禹山上御风飞下来,暖暖的风从肌肤间滑过,她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畅快。不禁欢呼一声,直冲入云宵,在广袤的天空中翻腾,搅乱万千霞光,忽地又潜到泊禹川底游戈,清凉的河水沁入心脾的温软,让她兴奋的尖叫,惊起无数鱼虾。

    一身墨绿衣衫的田田紧紧的跟在恣意游戈的主人身后,她是红豆母亲青荇亲手所种墨莲,修行千年化形成人,模样只比红豆大一点,却一副老成模样,可惜的是不会开口说话,总是一副小心翼翼,默默柔柔的样子,红豆给她取了个名字叫田田,两人说是主仆,却更像相依为命的姐妹。

    此时一直平静的水面忽然波涛涌动,玉树琼台自水中升起,密密麻麻的泊禹川水神全都整齐的站列着,中央水晶莲座上,一个白发苍苍的神尊,宝相庄严:“泊禹川主,请留步!”

    红豆很是迷糊,头上已经莫名其妙的多了顶珠冠,被人扶着拜了天地神明,待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已经荣幸的成为了九界第一大川的主人。她从一团浆糊中清醒,有种走路中意外被肉包子砸的感觉,所以面对一脸慈祥看着自己的老川主面,第一句话竟是:“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老泊禹川主很是和蔼,笑起来的样子跟师尊十分相像,不过师尊没有他这么老,老川主一看便知神寿已尽,元神已散,形体支持不了多少时间了。他抚了抚红豆如瀑的长发,爱怜地道:“其实你长的很像你娘。”他混浊的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定定了看了她一会儿,喃喃道:“青荇,我必不会让你的女儿再受那样的苦……”。

    “孩子,你承了川主之位也不需要受太多拘束,日子想怎么过就怎么过,一应政务重楼相丞都会替你处理好。若是有人敢欺负你,记住你是天下第一大川的主人,不必怕任何人,自有泊禹川替你担当。”慈祥的有些过份的老泊禹川主对红豆说。

    红豆歪着脑袋,虽然懵懂,还是心里还是莫名感动。就这样,在泊禹川盘横了三天,在相丞重楼的陪伴下,受了川中众水神的朝拜,九界众生的庆贺,游了川主的灵枢水神宫,连娘亲化生的灵穴也去参观了下,住了一晚。

    重楼是一条三万岁的蛟龙,身材欣长,丰神俊朗,是老川主的得利助主。据他介绍泊禹灵穴在九界中大有盛名,是创世之初就已经天然生成的两大灵穴秘境,只有历代川主才可以进入的禁地。一个是母亲化生的灵穴,叫彗寂,主益智。一个叫大乘,主灵修。乃是先天难得的洞天福地,泊禹川无上至宝。

    第四天红豆终于如愿以偿的出了泊禹川,飞向了她向往以久的人间。两百多年的苦修,简直要把她闷坏了,好在师尊时常拿出水镜让她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给她逗逗乐子。按师尊的说法:法术易修,人心难懂,要修大乘,必先入世。涉过泊禹川水,向东五百里,青冥之下,便是人间。更可修行来去于九界游学,每处皆有自在妙境,修身,修心,法门就在其中,须得自己领悟。

    红豆这一去游学修行,便在九界中游荡了三百年,凭着泊禹川主的强大背景身份,小日子过的十分舒坦。不过近来有一件事让她很是烦恼,几日前重楼派灵使传来消息说天帝已经下诏将她赐婚北海皇子,北海正在准备,不日就要迎娶。

    红豆听到消息,立刻带着墨莲田田前去北海理论。天帝她没见过,也不想见,北海皇子她不想嫁,也不会嫁。自己魂龄虽大,可出生不过五百年,在神仙来讲还是幼龄,怎么能嫁做人妇。最重要的是凡界逍遥斯混数年,她早就看清楚了,那些人间女子,当女孩时都是天真烂漫,如花儿般开得娇嫩美好,一旦嫁了人,就立刻被风雨吹残的不成样子,最后秋霜一下,便形容枯败,这让她想想就打颤。

    北海冰冷的水汽冻得她头皮发麻,等了数个时辰未见人影,气得她差一点就要提剑杀入北海,被田田死死拖住。日上三竿时,水神的仪仗才缓缓升出出水面,那个莫名其妙和她有了婚约的北海皇子,一副吊儿朗当的样子站在她面前,十分痞气的诘问:“你就是红豆,长的也不怎么样嘛!别说你不想嫁,你这个样子,我也不十分想娶,奈何这是天君做的决定,我也没办法推辞。”

    红豆睨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好一副风流纨绔模样,幸亏自己聪明,来之前先障了自己原本的面目,听他的话,这事已经多了一分胜算。她懒怠做声,衣袖轻轻一抖,一团影子从里面滚落,乃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绝色美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北海皇子嬴芮,岂是你想的龌龊之人!”

    “你若是答应退婚,这样的美人,我还有,送你一沓,如何?”

    嬴芮轻嗤一声:“你当本皇子没见过美女么?”

    红豆靠近他小声地道:“听说你的父王北海神君尤其喜欢冥界魈人呢,你说要是有人在他寿辰的时候把这样几个娇俏的魈美人送到他面前,神君会不会很喜欢?要是这美人再在他耳边吹点什么枕头风之类的,说不定神君一高兴,就定下了太子的人选了呢。”

    冥界魈人,体性阴柔,与水神合体,极为滋养神魂,加上魈人都极美艳大胆,父君一直都很喜欢。嬴芮对红豆说的话深知不疑,但是魈人数量极少,冥帝对她们看守极严,他却不信凭她一个小小川主,就可以弄到。

    “你说的要是真的,到是可以考虑,不过,我凭什么信你能办到?”嬴芮狐疑不定。

    红豆低头在袖子里掏弄半刻,拿出个琉璃小瓶,这是他来之前重楼特意给她准备的。轻轻晃晃,里面三缕细烟般的魈魂,正在缠绕转动。“哪,看到没,只要你现在去向天帝呈退婚书,我便把它送你。”

    赢岳对着琉璃瓶端详片刻,嘴角挂起一丝奸笑,心道还真小瞧了这丫头,不过,若这么轻易的答应了她,未免显得自己分量太轻。

    “好,好东西!不过,天婚难退,天旨已下,我很难办呀……,”见小丫头果然皱起了眉,他转尔拉长着声音道:“听说天后近来喜爱一种幽雪丹,服后能悦仙颜。要是能得到天后垂爱,我想这事会更好办一些……”。

    红豆眼睛微眯,心道这个北海皇子真是卑劣小人,身为上神,居然对她狮子大开口,可她又没办法不答应。她咬着牙恨恨地道:“行,你说,这个什么幽雪丹,怎么弄,我尽量试试。”

    “炼制幽雪丹,必得妖界雪顶寒峰的金盏冰蕊入药,你只要能找到,我便答应退婚。”

    “好,一言为定!”

    --------------------------------------------------------------------------------------------------------------------

    次日红豆收拾得紧沉利落,在水镜前照了照,水纹晃动,镜子中的自己身材娇小,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白皙的像要透明,乌黑的双眸中自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她满意的点点头。妖界她也去过几次,虽然时有凶险,但好在都平安渡过了,彼时不过是为了玩乐,而现在是为了身家自由,便是冒点小险也是值得的。

    结果还没等她走出草堂,已经被田田和重楼双双拉住,田田一派惶急的向她连连摆手,重楼道:“川主可知那妖界雪顶寒峰是什么地方,哪是等闲神仙能去得了的!据说山上有无数上古妖兽镇守,别说仙魔,就连妖王自己,也不能轻易登顶。早在万年之前,就没有谁敢自不量力的去采集冰蕊了,那北海竖子,摆明就是唬弄你罢了!”

    “那你说怎么办?我什么也不做的直接嫁了?”

    重楼面色黑得难看,良久道:“我去说,我去找天帝求他开恩收回旨意。”

    “会有用么?”红豆用手揪揪他的头发,重重的叹口气,重楼很无奈,他人微言轻,天帝怎么会听他一个小小水神的话,而收回成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