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谁与清风共 > 第五章琅環玉漱
    又五十几年后,封兮阳偶然在梵界的无量群山中再次感觉到她的气息。他乍惊乍喜,她离他很近,不过几个山峰,数里之遥。他当机立断,瞬间移形换位而至,伊人却又消失了,他有些发急,莫名担心,双臂一振,从身体里幻化出三个人影,身量似十几岁的半大孩子,容貌与他十分相像,乃是他的药身童子。

    封家家主周身有七十二个药穴,能开七十二个药阵,每一个药阵均由一个药身童子看守主持,而药身童子必须由自身精血混以大量药材炼化。药阵一开,百里之遥,尽在其操控之下,可生可杀,威力无穷。每一个药穴的修炼都异常艰难,而且极其耗费灵力。所以能开多少个穴位,和修为境界,灵力强弱,先天悟性息息相关。封家上一任八代家主封栖云,天纵英才,修炼到五万六千八百岁,周身开二十四药穴,成为一代英豪,被千古传颂。

    封兮阳一声低喝:“找!”,三个黄衣的药身童子倏然消失,梵界的十万大山中瞬间弥漫着淡淡的药香。

    然而,她又一次在他眼前消失了。他怅然很久,封家讲求随性,看来确实是他奢求了,三次失之交臂,求而不得,她与他,也许确无这个缘份。

    夜凉如水,封兮阳抚摸着玉箫呆立了很久,恍惚间失去了兴致,和衣躺到榻上闭目而眠。

    明天会是一个艳阳天明月夜么?期待吧!

    次日,艳阳高照,天气晴好。红豆伤养的差不多了,果断地一巴掌拍晕可怜巴巴拖着她不放的墨莲小田田,又大无畏地向雪顶寒峰进发了。

    刚走到山下她就发现不对,雪顶寒峰终年刮的大风雪居然停了,阳光明媚晃得人睁不开眼睛,白白的雪原上居然有一行轻浅的痕迹,似小兽尾巴扫出的浅痕,轻浅得几乎看不出来,然而在这妖界禁地的雪原,除了禁制中的妖兽,再没有任何生灵存在。红豆仔仔细细地趴在地上看了一会儿,断定已经有人先她一步进了山,而且成功了通过了第一道屏障。

    她蹑手蹑脚的悄悄跟上,设置屏障之处竟没有一丝打斗过的痕迹,这让她十分惊奇。她知道此地有四只上古凶兽,寻常的大罗仙都不能在它们身上讨到半分便宜,究竟是什么人?居然如此轻飘飘的就过去了。她心中窃喜的同时,迤逦而上,不知不觉已至半山,日头也挂到了中天,此处正是上次害她受伤的石阵,她不敢造次,试探的掷了张灵符过去,半晌,石阵并未移动,空中的雪狮也再没有显形。她抓抓脑袋,满腹狐疑,更不敢大意,打起十二分精神继续跋涉追踪。

    红豆身形飘然如灵蝶,从绝壁岩的一块石头上跳落,半途中猛的顿住身子,没想到咫尺之下竟是一片冰湖,浅蓝的水面上泛着幽幽鳞光。她凌波站定,并迅速扯住一片飘来的水雾挡在身前,隐在后面小心地观望。

    远处的冰湖中心,两只小山一样的九头蛟,将三个小小的人影困在其中,四周围罩着一层厚实的光网结界。

    结界中,一舸阵阵头晕,直觉得天眩地转。东仙还好一点,伸手扶着儿子。封兮阳单足踏于水面,冰湖沉平如镜,没有半分涟漪,冰玉洞箫悠然搭在唇边,呜咽的曲调如九天直下。

    红豆“啊”的一声,差点没跳出来,竟然是他!三百年前,给她上了人生第一堂艳课,好看到可以迷惑鬼魅精灵的小哥哥!

    她细细品听这曲调,异样的熟悉亲切,正是几百年来和自己琴来箫往互为知音的那位红尘知已,想不到竟然是他!!红豆傻了一会儿,又惊又喜又叹,不自觉地咬着指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眼继续看得目不转睛,原来有些人,便是一动不动地站着,也可以成为一道风景。

    封兮阳玉样的手指轻按着箫身,姿态从容优雅,空灵的音符在空中打着旋,是红豆从未听过的曲子,她一边在心中揣摩品味,一边仔细记下。这箫曲不同与普通的驱兽曲,更像一种直达某种灵魂深处的音符,在召唤灵魂的同时,似乎还有另一种与灵的共鸣对话。这曲子听着并不动听,却有极强的穿透力,震撼力,直达人心,让她听得入迷。

    一曲将罢,两条巨蛟悄然如水,封兮阳挥手撤了结界,回身向红豆藏身处看看,眼神里是掩饰不住的惊喜。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对着东仙道:“东叔这下可以放心了?远古妖兽虽然强悍凶猛,到底灵智不足,看来驭灵之术还是可行驾驭它们的。现在越往山顶禁制越重,一舸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了,你先送他下山吧。黎明之前,我就回来。”

    东仙还要说什么,抬眼间见家主神态轻闲,周身瑞气盈转,流风回雪般淡定从容。而自己虽然没动半分武力,胸中已经气血翻腾,知道两人修为相差悬殊,若勉强跟上,最后很有可能会拖累家主,便向封兮阳施了一礼,扶着一舸下了山。

    封兮阳目送他们走远,才转身上山,只是他身形虽动,神识却已经来到隐在薄薄水雾后面的红豆身边。她的气息还算平稳,雪顶的禁制对她似乎并没有生效,她行动的小心翼翼,难道还对他不太相信?

    他不敢戳破,怕惊走了她;亦提起着小心,不敢走的太快,怕落下了她;亦不敢走的太慢,怕有突然出现的危险、妖兽。就与她保持在安全距离,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前行。

    每到危险之处,他必提前示警,小家伙很机灵,总能第一时间隐藏好。驭灵术对付妖兽十分有效,他几乎没费什么力,就可以将其降伏,破除妖王屏障却不容易,好在天下阵法无出封家药阵左右,一通百通。这些死物的屏障对他来说不过只是消耗些法力时间罢了。

    登顶时月亮已经升起,一路行来红豆算是开了眼界,对封兮阳佩服得五体投地,兴奋得连峰顶的奇寒都忘了。

    雪顶寒峰上空空如也,除了几株玉树,高低起伏的赤祼岩石,并没有其它景致,红豆不敢乱动,伏在树后四下观看,只是不知道那稀奇的侧盏残冰蕊到底长成什么样子?开在什么地方?

    封兮阳到是不急,背着手欣赏月色,像是在等什么。圆月如盘轮转,清冷的光辉柔柔飘洒,雪顶渐次明亮,树影斜斜歪歪,如鬼似怪,张狂极了。

    红豆正搞不懂他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突然“嗷”的一声尖锐狼嚎在身后响起,接着苍凉悠长的狼嚎从四下里一起回应,此起彼伏,声震山岳。原本空旷的山顶,已凭空出现了一群巨大的苍狼。

    它们周身的毛如银霜白雪,根根闪着尖利的寒芒。苍狼眼中绿光幽幽,如同来自冥界的饿鬼,血盆大口中满是交错的狼牙,流着涎液,死死的盯着突如奇来的猎物。

    红豆吓了一跳,忙从树后跳了出来,突然觉得腰肢一转,人已经被封兮阳掳到身后。

    “神族小儿,居然敢犯我妖界圣地!”为首的苍狼王囗吐人言,声音深沉粗豪,桀骜不驯。

    封兮阳扫视一下周围的群狼,一共十二只,紧紧包围着他们,从它们站立的不同位置,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合作紧密的团队。百兽之中,狼最有智慧,它们很少单兵做战,成群出现时连猛虎都要绕路而行。而且从它们刚刚的一阵狼嚎中看来,驭灵箫音的胜算并不大。

    若想攻破它们看来并非易事,红豆和封兮阳的目光同时落在了为首的苍狼王身上,擒贼擒王,若先想办法制服这苍狼王,那就好办多了。

    封兮阳背靠近红豆,侧头低声问道:“刚刚的曲子记得怎么样?你的铁箫可有带着?”

    红豆吐吐舌头,原来他早就发现自己,也认出了她,却没有揭穿。她心虚地掩口咳了一声,假装镇定道:“七七八八,勉强可以试试。”说着手上光芒一闪现出了一管镔铁长箫,微微一晃,发出一声呜咽。

    “嗳,我们多久没合奏了?还真有些兴奋!”封兮阳语气轻悄,带着三分真诚,七分戏谑。

    红豆出生了五百来年,大多时间都在睡觉,虽然后来在凡界中胡混了段时间,长了些阅历,可真正的架并没打几仗。初见上古妖兽时说不怕那是假的,好在她身残志坚,咬牙坚持了下来,突然又要让她与一群上古妖狼对阵肉搏,紧张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听到封兮阳轻松戏谑的语气,她心里莫名觉得安稳了许多,几百年的相知相惜,信任和依赖已在无形间深达心底。

    两人背靠背站着,幽咽的箫声盘旋而起,冰玉与镔铁,琅環与玉漱,粗犷与细腻,渐渐融和升化,越来越默契。狼群不甘被箫声压制,奋起反抗,啸声悲凉宛转连绵不绝,一时竟不输于二人。

    月影上移,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封兮阳箫声一转,突地收势,手中长箫化剑,欺身而上,直取苍狼王,同时用一堵厚实的结界将小家伙罩在其中。

    “支持不住叫我,不要逞强。”封兮阳的声音从狼嚎撕杀中稳稳传来,异样踏实亲切。

    群狼仰天长啸,抑扬宛转,如歌如泣。

    失去了他的助力,红豆箫声一滞,受到不小的冲击,她初学驭灵术,运用并不熟炼,而且一上来就以一敌十,很快落入下风。驭灵术对狼群的压制减弱,顿时有几只健硕的大狼从背后扑向封兮阳,红豆又急又愧,踏前几步以箫声示警。

    封兮阳反应极快,闻声而起,巨狼扑空。本来已经落败的苍狼王借机退出战团,以狼嚎指挥它们机敏地反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