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谁与清风共 > 第十三章芽儿小红豆

第十三章芽儿小红豆

    红豆低头一看,十分赏心悦目的三菜一汤,白玉盘中鲜笋炒腊肉用翠绿的葵菜做衬,黑釉盏内云絮菇焗肉丸边沿上点缀着娇红可爱的樱桃,大大的翡翠荷叶盘上是一条二尺长的清蒸湄鱼,鱼身上散落着三五颗银丹果微雕成的莲花,又看那汤,到是简单,飞龙肉汤底上漂着三五片香楠福考叶,盛在玛瑙冻的大海碗中,浓香扑面……

    “你怎么知道我爱吃什么?”红豆奇道。

    封兮阳正给她盛汤,用汤勺过凉,闻言淡淡地道:“猜的,看来猜对了,趁热尝尝!”

    红豆嘴角翘翘,大眼睛灵动地转了一圈儿,点头道:“你厉害,不去做算师可惜了。”

    “嗯…,香而不腻,入口柔滑,真好喝!”红豆边喝边忙不迭地赞叹。

    封兮阳又给她夹了菜放到她面前的碟子里:“尝尝这个,这几个都是东仙的拿手好菜,东仙厨艺超绝,整个太白山无人能比!”

    被点名的太白第一大厨东仙,今天起来很早。天还没亮,就被家主叫来做早饭。

    他开始还在暗暗纳闷,家主修为精深,餐风饮露,炼丹服药,很少吃早饭的。今日却早早叫他到连壁峰做饭,点了名要做鱼和鸡。

    等他到了才发现居然是做给泊禹川川主红豆姑娘吃,马上来了精神,着实花了功夫琢磨一番,要知道这可是家主有生以来第一次邀姑娘吃饭啊!饭菜既要精致又要朴质,既赏心悦目又不奢华骇人,从餐具到用料,都十分考究,才能让人家姑娘既吃的开心,又感念家主用心。

    红豆嘴里吃着肉丸,禁不住感叹:“别说是太白山,整个九界都没几个人能比的过他!这种人才我们泊禹川怎么没有?那样我就不用天天跟着田田吃藕了!”

    “好吃就多吃些,一会儿我带你去赤炼壁转转。”

    “咦,你不是家主么?太白家主应该有许多事要忙,你去忙吧!不用管我,我自己可以的。”

    封兮阳给她添了碗汤,然后将身子沉进躺椅里,悠哉地道:“我不忙呀,山中琐事自有长老们打理,访客么,也不是所有人都非要我去见见的。”

    红豆噗哧一下笑出了声:“原来你这个家主跟我这个川主一样,是个闲职,今日可算是遇到了同道中人。”

    “我们早就是同道中人!”封兮阳确定地道。

    红豆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高兴地点头:“对,我们早就是同道中人,知音好友!”

    一连三日,封兮阳领着红豆悠哉地逛遍了太白十六峰,两人本已相知百年,性情具都疏阔旷达,心性相近,趣味相投,虽然一个天真活泼,一个老诚持重,在一起却毫无违和感,很快成了推心置腹无话不谈的朋友。

    红豆对他的称呼有很多,高兴时候叫他封兄,有求于他的时候叫封大哥,封家哥哥,生气的时候就大喊封兮阳大坏蛋。

    封兮阳则说她的名字虽然很好,但总让人感觉这名字背后似乎有很多很多故事,于是有样学样给她安了个新名字叫芽儿,希望她能快快发芽长大,不要总是一颗小豆子。

    红豆马上反驳他,那为什么不叫苗苗,小花,大树。封哥哥马上给予肯定,再过几年就可以叫了,惹她一通白眼。

    傍晚时分,封之家主新得的小苦力正蹲在田间卖力地拔草,封兮阳闲闲地坐在银丹树下和自己下棋。过了一会儿红豆满头大汗地直起腰来向他喊:“喂,东叔什么时候来做晚饭,我都要饿扁了!”

    “不急,等你把这片香麦苗的草拔完!”

    红豆望了望眼前漫无边际的青青麦浪,感到一阵眩晕,稳了稳心神踉跄地走到树下,拉他的衣袖,“小气鬼,不就是要看看你炼药么,就把我当苦力使,还不给饭吃!你不是说我正在长身体,要多吃东西的么!”

    封兮阳收着棋子,抬头看小人儿可怜巴巴的样子,不觉好笑,“是谁昨天苦着脸说最近吃的太好了都胖成球了,我这是为了让你合理运动运动。”

    红豆撅嘴:“那我也没说不吃饭呀,我人小,不经饿!”正说着眼睛瞟到棋盘上,突然灵机一现有了主意,她一提裙子坐下来,用手敲敲棋盘:“敢不敢和我手谈一局,我赢了就要吃好吃的,还要看你炼丹。你赢了,我就去把这片香麦苗的草除完。”

    封兮阳嘴角一勾:“和何不敢!”抬手做个请式。

    红豆暗自高兴,泊禹川修行的两百年,闲来没事她就陪师尊下棋,深得师尊真传。师尊被人称为九界第一智者,棋艺之高,放眼九界都没有几个对手。她偷瞄过封兮阳下棋,他棋艺虽也不错,但要真的搏杀起来,怕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没成想一上手,才发现一直文文弱弱,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下起杀招来毫不手软,思维缜密得风雨不透,敢情平时都是心不在焉地下着玩的。红豆从一开始的大意轻敌到全力以赴以命相博,和封兮阳杀得难解难分。

    头顶的太阳越来越炽烤,红豆头顶见汗,咬着下唇杀的性起,她已经暗暗布好了局,正满怀期待地等封兮阳落入圈套,正在这时,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噜叫起来,她忙低头用手按住,却听到叮叮当当子落棋盘,封兮阳弃子道:“我输了!”

    红豆细看棋局,果然封兮阳一子落错已经进入了她布的死局,她兴奋地跳起来:“噢……,我赢了,我要吃好吃的喽!”

    封兮阳亦站起来,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向山口方向看了看,传讯几次,东仙还没过来,看来是有什么事绊住了。他略想了想有了办法,拉着她的手道:“东仙有事过不来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积云峰山阳面有一大片缓坡,坡上遍植果树,封兮阳带着红豆绕过一带露珠石榴,在几株火红枝杈的树边停下,伸手摘了两枚暗紫的果子递给她:“呐,你的晚餐。”

    红豆接过轻轻咬一小口,清香满口,舌底生津,“啊,甜!”。见封兮阳转身欲走,忙一把拉住他,看看手上的果子,又看看他,封兮阳疑惑地抬抬眉毛,红豆立刻委屈地道:“不够!”

    封兮阳无奈:“那你自己去摘吧,不要乱跑,小心点,我在外面等你。”说完径自出了林子,红豆得了许可,高兴简直要跳起来,三口两口啃了剩下的果子。满眼里看去,整片林子里到处是各种各样的果实,她东望望西望望,后来干脆化成蛇身,咻咻绕着树木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