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谁与清风共 > 第二十章孑星之咒
    “好,努力!封兮阳向她举举酒坛。

    最后红豆喝得酩酊大醉,倒在小桌上呼呼大睡。天上正值满月,月光照在她额头上,神格之处慢慢出现一闪一闪的暗红,封兮阳在她身前站了一会儿,单手抵在她额头上,试着输入灵力,在他灵力将入未入之际,她神格上的暗红猛然增强,如海啸山崩般向他打来……

    有两重古怪的封印,将她的神格重重封印了起来,却不知道那封印后面,到底是封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片刻后他收回骨疼欲裂的手臂,愣愣地出神。

    近日他查遍古籍,才找到这种极其古老诡异的秘法“孑星咒”,又名永世孤,是一种极其厉害的咒术,此术只能施于至亲骨肉身上,施术者魂飞魄散,元神撕裂散灭,存永世孤单与愧疚!被施术者要承担天降星刧,陨身坠命之苦。正因此术狠厉怨毒,其威力也大得让九界神魔侧目,最终被列为禁术不准流传,己在世上消失数十万年。

    她到底是谁?泊禹川主,燃灯古佛,这些九界中最令人不敢招惹的人物为什么会选择她?她的生身父母到底为什么要用如此怨毒的秘术封印了她的神格?那暗红的神格后面究竟隐藏了怎样可怕的秘密?

    月夜下她睡得极为安静,扁着小嘴的样子惹人怜爱,梦中的她估计也在想念亲人吧!她注定是命途多舛之人!!他将她上身轻轻扶起,圈在自己怀里,这个他等了三千年才出现在生命里的女孩儿,他必会拼死守护了!那怕像叔叔一样,在天雷石火中元神散尽,永坠无间,承受无边苦楚!”

    第二天红豆宿醉起迟,玉屑在她身边啊呜、啊呜地叫着,封兮阳已经去出诊了。床边桌子上放了一沙煲粥,一纸方笺,写着“出诊孤石镇,午后便回。

    红豆将字收好,盛了粥几口吃完,换上男装,便要出门去。玉屑紧跟着她,见她要驾风,马上“咻”一下窜到她怀里,前几天它刚闯了祸,被封兮阳关了禁闭,着实闷坏了。现在讨好地装出一副乖巧懂事模样,又是蹭痒,又是舔手,红豆顺顺它明显蔫巴了许多的毛,心一软就同意了,一人一狐驾风向孤石镇飞去。

    很快到了,这是一个群山环抱,风景秀美的小镇。

    事情起因是昨日看病的一位老太太,她被儿子从孤石镇徒步背来。孤石镇是祟山峻岭之中的一个孤镇,离王舍新城有八十里山路,质朴纯孝的山里汉子,背着老娘足足走了两天两夜,让封红二人为之动容。

    老太太跟他们讲孤石镇上人口虽不少,可大多是贫苦百姓,依靠采山打猎为生,向来没有医馆大夫,镇上人若是患了病,轻的就自己采些草药吃,重得就只有等死的份儿!老太太患有严重的老寒脚,每每阴天下雨就痒痛钻心,骨结变形不能下地走路。

    她儿子非常孝顺,前几天跟山老板进城卖山货,得知有游方神医在此行医,医道高明,手到病除,只是无论贵贱从不上门看诊。他喜出望外奔回山里,背起老娘就走,生怕晚了游方神医去了别的地方。

    老太太看好了病,言语间见神医没有什么架子,说话也和气,就跟他说,济世救人不分贵贱,很希望神医能去孤石镇呆几天,山里人虽然贫穷,必奉茶果,点高香,感待若神明!封兮阳欣然应允。

    红豆飞到孤石镇边上,在一片树林中落下来,沿路缓步进城,小狐狸在她身边跑跑跳跳,时不时立起来捉弄小虫子、小蝴蝶……

    昨天醉酒一席话,了却多年心结,她现在心情大好,走路也能走出多种花样,并让小狐狸在她两腿中间的空隙来回钻跑,玩得不亦乐乎!

    不到一柱香工夫,她俩就找到了封兮阳,他正在小镇中一颗老榕树下摆案看诊,依然是一派风流云转的散淡从容,因沾染了烟火气,变得比之以往更可亲可爱、容易亲近些。

    山里人不讲排队虚礼,就那样乱乱地围在他周围,形成大大的一个圈子。朴实的山民习地而坐,有说有笑,也有带了小凳子、瓜子果子的,带小猫小狗的,三三两两的孩子在一起哄乱地跑着,热闹得像是赶集。

    “怎么样,累不累?”红豆绕到封兮阳背后,温顺地给他捶着肩,她今天起迟了,又私放了小狐狸,心里一片发虚,见到封兮阳,便自觉得和小狐狸一样,讨好起人来。

    “是有些酸,宿醉害得我手抖了一个时辰!”封兮阳一边开着方儿一边责怪道,只是那语气太过温柔,那里有半分责备的意思。

    红豆暗暗吐吐舌头,连忙竖起两根手指向天发誓:“以后再也不喝了!”话一出口马上又反悔了,心虚地加了一句:“要喝也是少喝,浅尝则止……浅尝则止!”

    封兮阳眼晴弯弯一笑,飞快写好方子,抬起头叹了口气,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好了,按这个去给病人配药吧!”

    两人忙碌到日上三竿,看病的人渐渐少了,红豆看着稀拉的人群,猛地想起了昨天来看病的那位小姐,今天果然没来!

    红豆大乐:“她今天到是没来哈……”

    封兮阳自然知道她说的是谁,淡然道:“那也要起得来才行。”

    红豆瞟他一眼,又一次忍不住爆笑出声,玉屑不知她为什么那么高兴,晃晃小脑袋小心翼翼地蹦到她胸前,张开嘴巴,吐出一枚红彤彤的东西。

    她拿起来看看,像是一枚由一粒粒小珠攒成的玛瑙果子,却不认得是什么东西,于是递给封兮阳看看。

    “这是一枚覆婆母果,有凝神、益气、养颜的功效,算不上什么灵丹妙药,不过拿来炼颗驻颜丹,还是极好的!”

    “炼丹?你说炼丹,是我么?”红豆既紧张又兴奋,这可是她一直企盼的事儿呀!

    “难道还是我么?我又不需要。”

    “我也不需要……”她正不走神经地说着,却见封兮阳眼神怪怪地看她,马上醒悟过来:“我需要,非常需要,就算我还小不需要吃这个,可是架不住别人需要呀!我愿为普天之下爱美的夫人小姐们炼治美颜丹,让她们永葆青春!”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表达完激动并迫切的心情,红豆磨拳擦掌地追问。

    封兮阳向她勾勾手指,她乖乖将耳朵凑上去,“今晚三更,来我房间。”说完对她微微一笑,给她一个“你懂的”的眼神,红豆用力地点头,懂,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