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谁与清风共 > 第二十四章驭灵之术二

第二十四章驭灵之术二

    松松的法印随后而至,眼看要撞上她。

    红豆一咬牙,长箫脱手而飞,镔铁长箫一晃忽地化成千百根,她嘴里飞快地念决,紧接着檀口圈起,竟做箫吟之声,吹得是音袭之术,那千百只长箫也同时发声,闪着万点寒芒流光向法印射去!这是她自己发明的术法,以口技引动千百杆长箫齐鸣,等同于千百人同时使用音袭之术,声浪汇聚成声潮,汹涌地向前扑去!

    两股大力轰然相撞,红豆被震得飞开!半空被封兮阳捞回身边。

    “打的漂亮”!他赞道。

    “我都被打飞了,你还说漂亮,好假……”,红豆低着头,撅着嘴,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模样。

    “好啦,初学乍练都这样,多打几架就好了,这次你已经表现得非常不错了。”他继续夸,继续安抚。

    红豆继续低头,继续不领情,呐呐道:“多打几架?你意思还有妖?”

    “倒是没了,不过,可以有。只要你愿意,我们以后可以多一个职业,行医炼药之余打打架收收妖也不错!”红豆眼珠转转,心底已经乐开了花,面上依旧是一副老大不高兴的样子,继续低头不语。

    “哎,全让你动手,我就在边上看着。”

    “哈!”红豆一跳老高,“就这么说定了!”

    封兮阳叹了口气,无奈并小心翼翼地提醒:“你有没有想过你的驭灵术用得不对?要想当个收妖师,你这半吊子本事怕是不够!”

    “不对?”红豆挠挠头,是哈,刚才居然忘了念口决,原谅她几百年来头一次动手揍人,一时过于激动给忘了,怪不得只招来一群流浪狗,还被修理得这样惨。

    得了大神提点茅塞顿开的红豆再次猱身而上。

    不过这次她脑子灵光多了,人未到箫音已至,其声若招招,声若潇潇,凄凉婉转,如歌如泣,如诉如求。果然山风又起,接着数株大树拔地而起,一步步迈上山岗,原来是这山上土产的老树精,它们虽不化人形,可是俱已修行千年,修为不弱。老树精们径向松松压来,将他团团罩在身下,其中一只树精用极低沉又极慢的语调一句一字地道:“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小子!”

    松松在凌乱刺耳的杂音中定了定神,才发现自己被如同黄风岗地头蛇般的一群老树精给围住了,它们身后还在不断涌来灵力较浅的小山精妖怪,他骇了一跳,这么多有法力的树精,就是每人扔他一个手刀,砍也把他砍死了,于是马上放弃了报仇,只想开溜。

    红豆早料到他要跑,箫声略变了变,只见众树精纷纷扔出一张张光网、一条条光丝,铺天盖地地罩向下来,很快,他就被裹成一只胖胖的蚕蛹。

    红豆大乐,收了箫,亟亟跑上前去,用脚踢了踢地上的白虎精:“喂,你挺像样啊,能跟本川主打这么多回合!”

    松松把脸别道一边去:“你丫使诈,老子不服!有本事你把老子放了,咱们再打。”

    “哈,你当我傻呀,到了我这儿,你就别想逃了,我今儿就告诉你,你现在是我的了!”红豆踏着他软乎乎的肚子,一脸傲骄地道。

    被按住不能动弹的松松听到这句话,双眼泛起晶莹的泪光,这本应该是他要说的话呀!小美人居然抢了他的词儿!怒气冲得头脑一阵阵发昏。

    那些偷看神尊的话本子里,很多类似的段子,什么白面书生被小狐狸精诱入山洞霸王硬山弓,什么血气方刚的将军被女妖捉走霸王硬山弓,什么修真的术士被庙里的姑子霸王硬山弓……,唉!丢人丢到这份儿上,他不要活了,大叫一声,晕死了过去。

    红豆向走过来的封兮阳摊摊手,“不会吧,就这样吓死了,胆子这么小,干嘛出来做妖怪,学人家坏人抓良家妇女儿童,这不给人家坏人丢脸么!”

    封兮阳笑着抚她的长发,红豆心里美美的,这是对她来说最好的认同和赞美,她很喜欢这种感觉!也喜欢他触碰她,这样宠溺地抚摸她,让她很安心。

    她站着不动,脸慢慢的有些发热,迷蒙间,她已经被他揽进了怀里,搂得紧紧的,他的声音在她耳边,极尽轻柔:“刚刚害怕么?”红豆有些晕晕的,也有些迷芒,想了一会儿才记起来他是在问刚才白虎精法印飞来的时候。

    在他怀里摇摇头,“不怕,因为我知道,无论什么时候,你就在我身后,有你这个九界界帝都惧怕三分的大神在,我还怕什么。”

    他轻轻吻了吻她的耳朵,她有些痒地缩缩脖子,咯咯地笑出声,伸出手指把玩他衣襟上的珠子,“哪,我刚才驭灵术用得好不好?”

    “用的棒极了!”封兮阳似叹息着说,然后把她略扶开一点,认真的看着她,她脸上有一抹嫣红,就像拂晓时白莲,映着初升的太阳,露出一点淡淡的娇羞……,一个吻,轻轻印在她额头上,红豆完全傻掉了,定住了,那里还听得清他说的是什么,眼睛里,脑海里,心里,全都只是他刚刚那一吻的轻柔……

    这时倒地上装死的松松醒了,见小美人正和一个陌生男子站在哪儿一动不动大眼瞪小眼,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他当机立断,此时不逃更待何时!正当他像虫子一样咕俑着、咕俑着努力向前爬着,一只纤纤玉足,一脚踩上了他的七寸。

    “喂,不装死啦?我说你要逃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实在太对不起我辛苦把你捉住了。”

    松松气得扑嗵杵进泥里,半天才吭哧吭哧地翻过身向上喊道:“别总‘喂,喂’的叫,人家有名字,你说我不打招呼,可是你也没有礼貌!”

    红豆看看他,又看看封兮阳,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这年头,妖怪也讲礼貌了!那你说,你叫什么名字?哪儿来的?为什么截掠那么多良家妇女?”

    “我没截掠良家妇女,我是来找媳妇儿的。”松松停顿一下,喘了两口气,胸上腰上裹着厚厚的光网让他极不舒服,因为努力扭爬了半天,两只脚略略能活动些。他将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到双?,猛一用力,整个人站了起来。能站着让他舒服多了,呼出两口浊气,喘了一会儿,骄傲地拿眼睛瞟一下红豆,不屑地道:“我是个有主儿的,不是什么凡界妖怪!我的主人是天界的战神天湛神尊,我叫松松,是他座下……,呃……座下第一灵宠!”

    红豆闻言哈哈爆笑,边笑边用手指头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松松燥得满脸通红,恨恨地扭过脖子。封兮阳的手如微风,一下一下地捋她的后背,把她安抚下来,才道:“原来是一只灵宠,那你为什么不在天上好好做你的宠物,到凡界来胡作非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