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谁与清风共 > 第二十八章一记快乐药(四)

第二十八章一记快乐药(四)

    红豆看到吃了,人马上活了过来,眼皮不耷拉了,人不蔫儿了,脑子也灵活了,愉快地坐下吃东西。

    封兮阳在一边煮了杯茶,看她吃得开心,嘴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娓娓向她解释首饰的由来:“这套饰物是我白天在香料摊上意外发现的,看其用料做工,十有**就是海神所丢宝物。我看这首饰与你相配,已经着人给海神送去了数颗神丹,与他置换了此宝。我在上面设计了机关和法术,这样一来它们就成了你的法器,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可以替我保护你。”

    红豆吃着点心,一心二分,一时没明白过来,反问:“你为什么不在我身边?”

    “傻丫头,那我也不能总在你身边呀?且不说回山之后,我会有多忙,就是寿宴过后,我的家主接任礼,也十分费时,而且之后还要闭关三年呢!”封兮阳叹了口气,继续拨弄着炭火,似低低叹息地道:“其实我多想,就连这三年,都把你带在身边……”

    红豆嘎吱吱地咬着榛子酥,最后一句他说得太轻太低,没有听清,忍不住问:“你说什么?”

    封兮阳抿一下嘴巴,那是个十分孩子气的动作,红豆看得愣了,反应过来,小手拈块榛子酥递过去:“你也吃……”

    封兮阳:“……”

    见封兮阳不语,红豆就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对,他今天怎么古古怪怪的?”吃得饱了,伸手进怀里想掏个帕子擦擦嘴,手碰到帕子的瞬间,她猛地想起自己配的药来,他今天没怎么笑,似乎不开心……而她自己怀里,正有一味专治不开心的快乐药,虽然自己还不知道药效如何,可是自己用了那么多宝贝费心炼制的结果,应该不会差,这几个月来她的炼丹术突飞猛进,已经很少失手了。

    她把帕子拽出来握在手心里,假意站起来,慢慢靠近封兮阳,他还在发着呆,手执着杯子不知在想些什么。靠得足够近了,可是比了比,角度不对,让她够他脸部的姿势很不舒服,她又向前挪挪,不小心磕到凳子上,“哎哟”了一声。

    封兮阳闻声站起,伸手来扶她,机不可失,这回姿势角度全都好的不能再好了!

    她整个身子飞扑过去,手里展开帕子,一把按在他的脸上,紧紧捂住,只余了他的两只眼睛,一片迷芒的看着她。同时,她的整个人失去重心,全都倒入他的怀里,那样子就像一个欲谋已久的主动投怀送抱。

    她在他怀里,好奇地抬起小脸袋歪头看他,她在观察他用了这药后会有什么反应。他也正低头看她,她明亮的眸子里,倒映着两个小小的自己,她虽然还小,虽然懵懂,可是终究,眼睛心里还是有他,只是她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四目相对,呆了片刻,红豆一片纳闷,“怎么没有反应?又失败了?”

    封兮阳眼底笑意深深,把紧紧环抱着她的纤腰的双手挪上来,似要抚她的脸,下一刻,却两眼一闭晕了过去。红豆骇了一跳,马上把挣扎着扶住他,连抱带拖弄到床上。

    叫了两声,他并不答应,用神识帮他探查了一下身体,并未发现异常,或者说药神家的人身体本就十分异常,药力在他身体并没有发挥,而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可是他为什么晕倒,看表面的样子,到不像是装的。

    在他身上来来回回检查了两遍,还是没发现任何毛病,可是他人就在自己床上昏着?

    红豆有些急,额上开始往外冒汗,她真是很想把他摇醒,问问他遇到这种情况自己应该怎么办?红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把他当成这世上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他像山一样,永远静静伫立在她身后,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她有需要,只要一回头,他就在哪里!给她最坚实的堡垒,最温暖的保护,所有困难只要到他哪里就会迎刃而解,她从来不知道没有他的时候自己会是什么样子!

    他的心跳正常,脸色红润,呼吸均匀,红豆抚摸着他的脸,自己给自己打气,她所配的药里面没有一项是药理不合的,没有一味是有毒性的,他不会有事儿的!也许他只是碰巧困了睡着了?自己医术不精,乱弄只会害了他,他是药神,是封家之主,也许睡一觉,一会儿就好了……

    红豆不断地安慰自己,同时小心翼翼地盯着他的变化。她从来不知道他睡着了的样子竟这样好看,他在人前总是那样一副模样,温文和煦,不近不远,一分散淡,二分疏离,让人心生亲近,又有一丝敬畏而不敢靠近。现在的他,却像是软弱的,孩子一样,脆弱的!就像她知道他无所不能,药术医术无人能及,却也会有伤痛,也会晕倒,像孩子一样,毫无抵抗能力地躺在自己面前!

    红豆觉得自己的心柔软得快化成水了,只想温柔的包裹着他,保护他,她大着胆子,忘了害怕,伸出手指像最亲密的情人一样爱抚他的脸,他的眼,他的眉,鼻子……,他长得真美,若是女人,怕是九界的女人们都会自惭形秽吧?

    她的呼吸渐深,神使鬼差得小手已经摸到了他的唇,口干舌燥地将身体向上探探……

    正在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要做什么的时候,突然一个巅倒,她已经被他压在身下。

    他的头发丝丝分明,从背后散落下来,完美地遮住了光线,她的脸在一团暗影子里,呆呆地仰望着他。他的眸子里,幽深的星光早汇成了海洋,汹涌的潮汐溶化成暗流,潺潺生烟。

    夜风宁静,潮汐停止,歌声也不见了,红豆被封兮阳圈在一小方天地中,这世界只剩下他和彼此的呼吸声,她眼中升起一层薄薄水雾,痴痴地伸出手,用手指细细描他的眉眼。

    “你没事了?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封哥哥,我……

    他的吻就在这时侯落下,吻在她的唇上,他的唇齿间有好闻的药香,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清甜,细细吸吮着她的温柔,缠绵着轻柔与细密!

    她的脑子里有什么东西轰然炸开,全世界都变成如絮般飘渺的白,仿佛破除了所有禁制,所有恐惧和害怕都抛到九霄云外,她的手顺势搂紧他的脖子,檀口微张,笨笨地回应他,牙齿轻磕上他的牙齿,嗯,这触感也不错,她的丁香小舌流连在他的唇齿间,贪婪他的温润甘甜……,可是又觉得不够,渐渐变成轻轻的噬咬,贝齿在他的唇上颊前,鼻子耳朵,一下一下轻轻地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