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谁与清风共 > 第二十九章一记快乐药(五)

第二十九章一记快乐药(五)

    他轻轻唤了声“芽儿”,也开始渐渐不安分,先把她的两只如灵蛇般的手臂盘到腰间,然后伸手拖起她的脖子,深深凝视她,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意,看她情不自禁晕红的双颊,水汽氤氲的双眸,感受从未有过的情动,一低头深深地吻了下去……

    红豆终于相信那个药是真的,她宁愿深陷在这样的缠绵快乐中再也不要醒来,然而世事就是这么不巧,紧闭的房门轰然而开,三颗好奇的大脑袋齐刷刷伸进来,大脑袋顶上还带一撮白毛,竟是玉屑的小脑袋。四颗脑袋上同样表情,都是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一副惊恐无边,三魂不在的样子……

    还没待他们看清具体情况,闻声而动的封兮阳已经衣袖一挥,一股罡风将几人掀了出去,同时房门啪的的紧闭,金色的神御级霸道结界层层散着光晕。

    齐齐落在屋外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一连串的的震惊中呆了又呆,许久才一一托起各自的下巴合上,心中各自后怕:“他们这个干了什么?怎么看个热闹差点被灭口的样子!

    回看那小木门上的霸道结界,又纷纷咽下去一口刧后余生的垂沫,无疑屋主人是大大的不欢迎他们,谁再胆敢去撬个小缝,必是灰飞烟灭的后果。

    等大家先后恢复正常时,先怒了的一舸已经拎起变化成人形的松松的衣领:“他大爷的,你是谁?哪里来的山精妖怪,敢偷窥我家家主!”

    松松也不甘示弱,面目狰狞地咆哮:“你又是谁,半夜偷进我兄弟房间?”说着就要抡拳,一身墨绿色衫子沉默稳妥的女孩儿田田急上前来,拉拉一舸的胳膊,向他摇摇头,同时不停向松松摆手。

    玉屑最为机灵,关键时刻凌空跃起,将就要干练的二人撞开,落在地上盘旋两步,向松松呲呲牙,又转过来向一舸咆哮两声。

    一舸抓抓头皮,满脸疑惑向玉屑:“你说他是你的朋友?”玉屑点点头,向松松软软地“啊呜”一声,松松眯着眼睛,下巴一抬轻蔑地问道:“你又是谁?”

    见松松一副傲娇模样,一舸也气不打一处来:“我是我家家主的跟班,你是叫什么名字?我们家主本家兄弟多,从来没有跟外人称兄道弟的习惯!”

    “封兮阳是没有这习惯,可是红豆姑娘有呀,对不住,我现在是你们主人的兄弟,请你说话对我客气一点!”松松十分得意地道。

    不待一舸答话,田田已经一拽他的衣袖,把他扯到后面,自己走上前一步,向松松拂了拂施了一礼,用手比划手语,大意是“我是红豆川主的婢女,名叫田田。”

    松松一见美女,态度立即软了下来,十分恭谨地拱拱手,连声说不敢,他叫松松,实是一只白老虎,是天界战神天湛神尊座下……云云。

    这时听到一阵“咭咭咭”的怪笑人,几人一看,竟是玉屑,大笑着在地上打滚,松松老脸一红,伸脚就去踩它,玉屑又怪笑着一骨碌爬起来,四足一蹬,跳到了一舸怀里!松松追上来,一舸马上瞪大眼睛,一副有种单挑的样子,于是两个六目,在院心里比开了眼睛大小。

    屋子里,封兮阳一掌关了门后,将发蒙的红豆扶起来坐好,看她脸上一片潮红,还有些微微的汗湿,帮她理了理凌乱的鬓发,笑道:“怎么?吓到了?”

    红豆蒙蒙的,身子又软又沉,直觉得要倒下去,伸出胳膊捞住身侧的封兮阳,将头靠了上去,他微垂着头的样子太迷人了,她的头一阵阵发晕,不安的轻轻在他怀里蹭了蹭……

    他眸中目光一跳,抚着她后背的手上亮起一丝幽蓝的光,片刻后,红豆模糊地恢复了意识,见自己靠在封兮阳怀里,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忽忙退了两尺自行坐好,呐呐半天,才挤出一句话:“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去?”

    她药效刚过,身子还有些软,因为故意把脊背挺得直直的,反到生出一股疼来,少不得咬牙坚持着,只想他快走,自己好猫被窝里黑甜一觉。

    谁知这冤家不但不走,反而向她挪了挪,并一把将她揽过来,放倒在自己怀里:“你说呢?刚刚是谁给我下的药?你知不知道,对我一个还没有成家血气方刚的单身男神,用这个药是很危险的?”

    他的嘴角勾着笑,言语轻柔的像在她耳边呵痒,痒得她有些六神无主,又有些暴燥,急急道:“好啦,好啦,是我给你下的药,可是这个药是我费了好大力气才做的,白天那个香料摊主说,这是可以让人非常非常快乐的好东西!我还往里面放了好多我平时珍藏的宝贝呢,要不是看你今天不开心,我还舍不得给你用呢!”

    他的目光逾发温柔,灿若星辰,“这么说你还是为我好了,哪我不是更应该感谢你的好意?”说着,竟附下身下,再欲吻她。她忙伸出手挡住,再用力把他的头推高,边推边道:“好意你收到了就放着吧,不用谢了。我要起来,这样不舒服,我困了,要睡觉!”

    他真将她扶起来,又放她独自在床上躺平,自己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执着她的手,静静地看她。红豆真的困着眼皮打架,可是一想到封兮阳在边上看她,又着得不好意思,连声催他快走。

    封兮阳站起身来,又看了她一会儿,伸手灭了灯,将她的被子掖好,最后,在她的额上轻轻一吻,转身出去,红豆几乎马上睡死,什么也不知道了。

    封兮阳来到院子里,发现院子里正剑拔弩张,见他一出现,几个人同时愣了,转瞬围了过来,一舸和田田向封兮阳施了礼,封兮阳只是略点点头,并没问二人的来意,转身回了自己屋子,留几个人傻站在院子里。

    良久,田田看向红豆的房间,走到房门前轻轻施了礼,然后身子一旋,变成一株墨莲,盈盈立在门旁。松松看着吧嗒吧嗒嘴儿,下一刻马上变做哭腔,一拍大腿:“哎呀,坏了!今天晚上老子睡哪儿?”

    玉屑也像反应过来,从一舸怀里跳出来,小跑着向红豆房间,谁知小爪子刚一碰房门,立刻被金色的结界弹开,它的小脸上先是惊恐,后是愤怒,最后是沮丧,耷拉着脑袋回到变回原身的松松身边,这俩难兄难弟,今夜只能抱在一起取暖了。

    留着一舸一个人,望了回天,一摊手:“这有什么,以前跟主人游历的时候,什么苦没吃过,屋檐也是个很好的地方么!还当谁没有原身似的!”说着,身子一缩变成一只小小的金麒麟兽,趴到封兮阳的门口去了。

    一夜黑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