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谁与清风共 > 第三十四章异界魂石

第三十四章异界魂石

    “慢!”地上的塍主动了动身子,那光网倏地缩紧了一圈儿,他痛得伏在地上,声音微弱地道:“我和二位也算有缘,这小姑娘神格幽暗,血晕时现,尊驾惊世之才,却不知能不能保得住她的性命?”

    封兮阳一震,附身地面,收了光网,急问道:“什么?”

    塍主没有了束缚,攸的一闪化成了人形,满身是血的坐在地上,喘了一会儿,看看眼前的一双碧人,晃然间就是当年的她和自己,不由得苦笑,“尊驾高才,不过就算时时将她带在身边又如何,被‘孑星咒’诅咒的神,终归难逃身死神散,万世孤苦的命运。”

    封兮阳双目微缩,猛得伸手钳住了他的喉咙,红豆在一旁骇了一跳,她在刚刚就被封兮阳封了听觉,此时见他突然爆怒,这样的他,自己还真见所未见,不禁害怕,伸手抱住他的胳膊摇了摇:“封哥哥,怎么了?他,他挺可怜的,你别这样!”

    封兮阳松开手,回复神色,慢慢吐了口气,咬着牙道:“塍主果然高明!”

    “什么高明,比起尊驾差得远了,不过是多活了些年头罢了!”

    “阁下可知‘孑星咒’是否有解?”

    “无解!”

    封兮阳沉默,塍主又道:“尊驾以为我为什么道破这件事?这位小姑娘一片天真漫烂,惹人喜爱,看你对她的情形,必是你的心上人无疑。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破了这‘孑星咒’的诅咒,估计也只有你了,可如果连你也解不了,怕是九界中再无人能解得了!看尊驾言语,事情已可想而知……,我们也算有缘,有一个宝贝,留在我身上无用了,便送与这位小姑娘吧。”

    说着,一张嘴,从嘴里吐出一个拳头大毫不起眼的乌黑石头,咳了两声又道:“这个异宝是我十万年前偶然所得,一直在我的身体里被元神滋养着……,封家药术独步天下,尊驾或能将它炼化,也许对小姑娘有些用处。”

    封兮阳将石头握在手里,一股温润的气息从中漫延开来,这是一个来自异界的魂石,相比普通的魂石而言,作用强大了何止数百倍,甚至带有魂灵再生的功效,加上塍主十万年的灵力滋润,绝对算得上是至宝。“你给我这个,又道破‘孑星咒’这个秘密,应该还有别的事吧?”他说着,已经将石头收起,无论如何,这东西确如塍主所说,对红豆都有很大的益处。

    塍主看他收起魂石,释然地出了口气:“不错,我要用这石头,保一个人的命,原本以为,有我在,必会护她一世周全!唉,如今,她可能不稀罕,而我,也未必有这个能力。可是你有……”

    塍主抬头用盲眼看看天色,呐呐道:“快啦,快了,她折腾了这么久,这九界的天也快要变了,不过,不用想也知道,她的结局,其实早已经注定,只是别人的一颗棋子罢了,尚不自知!”似发泄的叹息了一回,他才回过神来,向封兮阳道:“若有一日,她走到末路,如果有可能,请尊驾救她一命,这就是我的小小请求!”

    封兮阳淡然道:“请塍主告诉我她的名字。”

    “咯咯咯咯,她叫什么名字,她变化无方,喜怒无常,名字么,从来没有一个名字叫过百年的。唉,她的左脸上带着红色的鹰吻印记,使一条荼蘼藤鞭,坐骑是玄蛇,你如果有一天见到这样一个来自地界的疯女人,便是她无疑了。”

    “好,我答应塍主,若是有可能,我自会救她一次。”封兮阳果断地道。

    “得尊驾一诺,修此生无憾了!”塍主说着,身子化成一股淡烟,沉入地下。

    封兮阳揽起了红豆飞上云头,恢复了听觉的红豆很好奇两人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又好奇那小泥鳅到底给了封兮阳乌黑巴几的一个什么宝贝,于是摇摇封兮阳胳膊,奈何这家伙直接以累了为借口拒绝,自顾着盘膝坐在云头闭目养神。

    他越是不说,红豆就越是好奇,一直旁敲侧击问个不停.

    “喂,那石头给我瞧瞧呗!”

    “小泥鳅可跟你说起了我,他说话时有看过我一眼,乖乖,眼神怪怪的,一定有问题!”

    “还有你居然动粗,我还头一次见你发火,好不吓人呀!小泥鳅到底怎么你了?……”

    见他不答,红豆干脆化为蛇身,紧紧地攀在他身上,头搭在他肩上向他耳朵内呵气,温言软语地小声道:“快点说呀,我心里痒痒的很。”

    封兮阳已经不知不觉松了手上的法印,低垂的睫毛抖了几抖,嗓音不知怎地低沉暗哑了许多轻叹似地道:“求我……”

    红豆轻轻转身将身子旋到他正面来,用纤纤手指攀着他胸前衣带扣,脸上突地飞来一抹霞红,低低地道:“好哥哥,求你……”

    不待她说完,人已经被封兮阳按在怀里,温热的双唇柔软地覆在她的樱唇上,红豆闷哼一声,只觉他呼吸陡然加促,舌头叩开她的牙齿,长驱直入,找到她瑟缩在一角的温软小舌,霸道地纠缠在一起,红豆的心怦怦直跳,似要跳出腔子,她忘乎所以地用双手紧紧环着他的脖子.

    两人的身体贴得渐次异常紧密,红豆身体有轻微的抖动,细小的摩擦带来异样的触感,封兮阳压抑的呼吸渐深,吻得愈发霸道用力,鼻息喷薄出来越发炙热。

    他一只手轻轻地托着她的臻首,另一只手细细抚摸她的身子,将她的蛇身理回人形,然后那手便像一团火,沿着她的腰际,一寸寸向上游走,她人身的腰侧极为敏感,在他的撩拔下,奈受不住地轻扭了两下,同时鼻音里发出一串娇韵如潮水般的呻吟……

    “芽儿……”他的唇离开她寸许,揉搓入骨髓般地轻唤她,她一脸迷醉地看向他,他动情的样子这样迷人,性感的薄唇因刚刚的亲吻而格外艳红饱满,她太喜欢那触觉味道,忍不住将头抬了抬,媚眼如丝地道:“好哥哥,求你……”,他的吻再次覆下,却刚猛霸道至极,红豆嘴上受痛不过,可身体却欢喜得似要炸裂,这欢喜无处渲泄,莫名的双臂一紧,尖尖十指便划入了封兮阳的后背,他一声轻喘,带着她翻滚到一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