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谁与清风共 > 第三十六章炼器一
    “送我?我把他手下收光了他还送我见面礼,他这个人还挺好客套的哈……”红豆抚摸着石头道。

    “嗯,看你好看!”他揶揄。

    红豆一拍桌子,“能不能好好说话?”

    封兮阳吓得一颤,忙竖起两指向天正色道:“真的,他原话就是这样……”见红豆一脸不相信,又补充道:“当然他还说了个小小的附加条件。”

    “什么条件?”红豆追问。

    “他让我有机会的时候救一救他的女人。”封兮阳谨慎地看着她,不以为意地道。

    “噢……”红豆应了一声,思量可能这小泥鳅的泥鳅媳妇得了什么治不得的重病,这对封兮阳来说算不上什么稀奇的,她见过太多一听说他真实身份就生扑上去的人。疑虑一去,两眼马上放出光来,兴奋地道:“那你快说说,这黑石头到底有什么用?”

    封兮阳舒了一下眉,眼角漾起一丝笑意,缓缓道:“这是枚年代久远的异界魂石,有安养神魂的功效,不过它被塍主养在元神里十万余年,虽被他灵气滋养功效倍增,可也有了属性,必须经过炼化,方能为你所用。”

    “我炼化么?”红豆疑问。

    “对呀,你都炼了几个月丹药了,想不想炼化法器?”

    “他这是在诱惑我!”她想,禁不住赶紧点头。

    “炼化法器其实比炼丹容易,一会儿我教你!”封兮阳说着慵懒地挂在椅子背上,其意图一目了然,红豆马上小跑过去殷勤地给他揉肩,他满足地靠着椅子长舒一下胸臆,闭目养神地享受。

    片刻后他突然抓住她开始做乱使坏的小手,小声喃呢道:“我也病了,病得很重!”

    红豆正使坏地拨着他的脖筋,闻言转过身来,双手扳着他的脸左看右看,面色红润,气血充盈,实在着不出有任何不好的形容。

    他皱着眉,抓住她的手弱弱地道:“我这段日子睡不着,吃不下,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每每灯半昏时,月半明时,发作起来,心焦如火……”

    红豆眨吧眨吧眼晴,这病怎么听着这么耳熟?思量一下猛然想起,看向封兮阳,他正狡黠地望着她,两人对视一笑,封兮阳将她拉入怀里,坐在自己腿上,抵在她耳鬓低低地道:“凡间有个痴人说,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我现在得的就是这个病了,你是唯一的解药,你救是不救?”

    红豆猛地想起来那弱柳扶风的池浅浅大姑娘和那一纸方笺的“豆霜冲服”,忙忍住笑,乖乖趴在他怀里,他常说她是孩子,他又何尝不是孩子气,自己只是离葛天骄近了些让葛天骄产生了些误会,他就一下子变得紧张兮兮,还可怜巴巴地跟她示弱,那里还有昔日的神医风流随性的样子。

    她紧紧地环着他,小手轻轻地拍着,哄孩子般柔声道:“救,当然救啦!好啦,我答应你以后再不跟陌生的漂亮小伙靠近,行吧!”

    “熟悉的也不行,除了我!”封兮阳弱弱补充,红豆笑了一下,也学着他屈起两指在他额头上敲一下,他马上学她一样撅起嘴来,转眼便撑不下去笑了,屈指敲回她额头,两人转眼闹作一团。

    在院子里忙活的葛天骄还傻傻地等待着一亲仙泽,房子里的众士绅还等着聆听仙音,突然间有一阵风刮过,等众人再睁眼睛的时候,发现两位神医早已不见踪影,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位身穿墨绿衣衫的婢女和那两只可爱的灵兽。大伙一下子慌了神,齐齐在院子里向天叩拜。

    封兮阳一行人来到一个山青水秀的小镇,这里灵气充沛,是个比较适合修身养性的好地方。镇后有山,名曰:岱山,山下有小水,名曰:两臂宽。他们就在山尾临着两臂宽的小河搭了几间木屋,住了下来,据封兮阳所说,未来几月,他们就要在这里度过,算是他们在凡界的最后一站。

    全部安顿好后,封兮阳便开始教红豆炼器.

    自远古以来,仙神九界炼器的修真众多,炼器术到现在已经分化成多个流派,术法各有不同,唯一的共同点是都用器物等外物来锻造。

    而封家法术承自药术,修炼的法门与九界各各流派都不相同,亦使他们无法效仿。封家炼器术不用外器,炼化法器,均用心火。

    世间万物,人心至柔,以至柔克至刚,无往而不利;人心至坚,无坚不摧,亦无往不利。所以人心是柔是坚,却看持心者如何对待,俢为大成者,自可以心火炼化万物!

    又有一位凡界了不起修真曾豪言:“一颗拥有爱的心,可以温柔胜水,包容全世间所有苦难,一颗失去爱的心,亦可以心坚似铁,生出毁灭全世间的坚硬冰冷”。这位伟大的修真虽然有此惊世豪言,但终因过于偏执,而被天庭拒收,现在仍窝在凡界养花写字,不过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最后红豆一总结,就六个字“欲炼器,先修心”。

    打坐了两天的红豆捶着酸酸的老腰,心想封兮阳是不是诓她,为毛他所谓的修心法则就是每日除了吃饭睡觉,一天十二个时辰的与他面对面打坐?然后只要一睁眼,就能看到他的极致美颜,饱受他赤果果的男色诱惑,还很无耻地告诉她,什么时候她练到一睁眼,突然发现自己躺在他怀里,也能脸不红心不跳,修心的第一步就算成功了。

    红豆十分郁闷,忍不住在心里把他想成毛毛虫,臭虫,烂番茄,两天下来心里建设做得很成功,虽然没有达到见到他就恶心的吐出来,但是已经不再那么脸红心跳了。

    结果红豆这头刚一小小庆幸一下,封大师傅已经开始了第二课,丢给她一块破铜,愣说是什么稀有材料,让她试着用心炼化成一个中间空通的带座大碗。她拿着破铜敲了敲,实心的,硬度不低,说炼化就炼化的么!口决呀口决,有没有口决什么的?她追问,封兮阳只扔给她简单一个字“悟”,红豆仰倒。

    可怜的小红豆抱着破铜傻坐了一天一夜,连吃饭上厕所都带着,始终没“捂”化一分,也没“悟”出个所以然来。第二天又如是,苦熬到了傍晚十分,样子已经十分凄凄惨惨。

    晚饭的时候大家坐在一起吃饭,红豆一手抱着铜,一手支着筷子,有一搭没一搭有气无力地吃饭。田田看着可怜,直用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封兮阳,谁知封兮阳也是边吃边走神,一边支着筷子,一边拎本破书,看得起劲,压根没看到她着急的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