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谁与清风共 > 第四十章炼器(五)
    他向她一挥手,将她罩在自己肩臂之下,一股暖流,瞬间带走了她身上的寒冷,她看看他,抿抿嘴,甜甜地笑了。

    “好了,吃点肉吧,温和一下。”他开始给她布菜涮肉,一旁看呆的众人早已习惯了他们两个人这种没事找虐的瞬间反转调调儿,乐呵的招呼着坐下,涮肉的涮肉,喝酒的喝酒,松松跟一舸甚至划起了拳……

    酒足饭饱后,按红豆的小小意愿是回想回到温软的被窝中补眠,却被封兮阳拎了出来,按他的小小意思,今天朔风起,四野合,正适合开火炼器,炼化异界魂石的完美时机终于到了。

    原来等了这么些时日,就是为了等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时辰,凡界灵气本就稀少,想要成功炼化这颗年代久远,灵气深固的异界魂石十分不易,可是封兮阳又不愿意等,虽然回到天界可以更短时间,更好的炼化魂石,可是一旦回了天界,估计自己就再也抽不开身照看红豆炼器,而这颗魂石,越早让她带在身上越好。

    他狠了心让红豆冻了半月,磨练她心火中的不足,又用先天演算推算出这个绝好的开炉时间,以自身灵气做了一个结界,将她房间封起来,让她在这个灵气充沛的小空间里,将这颗至宝炼化为己用。

    红豆万分不情愿地掏出魂石,打着哈欠盘膝坐下,一点头一点头地双手掐起了决,封兮阳摇摇头,没办法,看一看外面的天色,真是一刻也耽误不得,只好盘膝坐在她后面,伸展双臂环着她,双手压在她的手上,帮她固定好法决。轻轻唤她:“芽儿?芽儿,你要是再不醒,我就帮你炼了,那这宝贝就是我的了!”见她耷拉着脑袋不语,亲了亲她的耳垂,弄着她湿湿痒痒的,同时暧昧地威胁道:“你要是再不醒醒,看我怎么收拾你!”

    红豆一激灵精神了过来,封兮阳的惩罚,她有幸领受过两次,第一回是在被葛天骄误会那次,他的妒火全都化为霸道的深吻,现在回想起来唇角依然痛麻。她不自觉地抿抿嘴,在他的环绕下固定好法印,一念起,心火出,丝丝缕缕的光火慢慢发出,围绕着魂石开启炼化。

    三个时辰后,红豆才一身大汗地被封兮阳扶起来,看一眼悬浮在半空,幽幽流转的乌黑魂石,“封哥哥这破石头什么时候能炼好,我累成了这样,它怎么现在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封兮阳轻松地将她打横抱起,向床边走去:“这个没有一定时间,除了个人修为灵力,周遭环境,器物自身属性等原因外,还要看你和它之间的缘分,少则几月,多则几年,几十年,都有可能。”

    红豆大吃一惊:“要这么久?”

    封兮阳己稳稳踱到床边将她放好,她年纪尚小,修习炼器术时间也不长,一下子炼化这么厉害的法器确实很吃力,亏她骨子里倔犟坚韧,才将最初最难的开炉时间坚持了下来,不过身体也因消耗过多而虚脱了。

    他爱怜地理理她额前的碎发,拿出两只小小的流彩玉瓶,各倒出一颗丹丸喂她喝了,温言道:“这是我炼制时复方起神丸,你吃了,睡一觉,明天就好了,以后每天辰时,子时要用心火炼化两个时辰,便可静待功成!”

    红豆真是累的动都懒得动一下,闭了闭眼睛表示记住了,便在他的注视下睡了过去。

    想要炼化一件神器果然不易,一连两月,红豆每天子辰两个时辰都雷打不动地专心炼器,可六十多天过去了,那黑了吧黢的破石头依然一点变化没有。

    封兮阳不停给她打气,并一天两颗丹药地供养着她。红豆知道起神丸极难炼治,乃众多仙神求之不得的灵药圣药,却被封兮阳像不要钱的炒豆豆一样每天喂给她吃,内心不禁感叹了一回,资源好就是好,还真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背靠大神好修仙呀!不过自己也要加紧修炼,不能总这样什么都依赖他,她可不想总被他看小孩子看待。

    这日午后阳光不错,风停雪住,冬日里又见小阳春,玉屑格外欢脱兴奋,它本就是一只雪灵狐,出生地在终年积雪的魔界雪国,见雪格外高兴,跳在雪地里又滚又叫,跑来跑去,松松也忍不住现出原身在雪里撒欢。红豆与田田一舸三人在院子里掏雪,团雪球,打雪仗,还合力堆了一个大大的雪人。

    封兮阳则在院子中间扫出一块干净的地儿,支起个炉子烧了堆无烟果木炭核,早间雪大风急,一只迷途的梅花鹿闯进了他们住的院子中避风,被松松扑上去一口咬死。自从他们来到这个清苦贫脊的小镇,松松跟玉屑就有些日子没沾浑腥了,在封家呆了上千年玉屑早已经习惯过种苦日子,一向锦衣玉食的松松却受不了。

    如今老天见怜赐了只受惊的傻鹿,就别怪他不客气了,当下变成原身一口咬死,拖到门口,然后巴巴地跑去求封兮阳。没办法,谁让一行人中,只有他这个最尊贵的封之家主会厨艺呢!尽管一舸和田田每次都抢着去做饭,可是他们俩倒弄出来的东西,连他们自己都吃不下去,更别提大家了。

    喝着早茶的封兮阳任凭松松软磨硬泡了半天,就是不应声,松松眼珠一转,主意上来,转身跑去求红豆。红豆刚刚炼完破石头,服了丹药打坐休息,松松便跑来和她嘀嘀咕咕咬耳朵,于是在没多久太阳出来,映得外面一片银装素裹可爱非常的时候,封大神已将鹿肉洗剥干净,架起火堆准备为大家烤肉了。

    一舸一边用签子穿着肉块,一边悄悄向松松竖个大拇指,家主向来懒散,这世上能指使他的人没有几个,如今红豆算一个,你松松居然能算半个……他佩服!

    松松表面大模大样地接受了,内里十分的心虚,天知道封兮阳连鸟都不鸟他,不过好在自己已经知道他的软肋,虽然这么做有点不太地道,不过为了烧肉他忍了。

    很快肉烤的差不多熟了,小小的院子里弥散着浓郁的肉香,几个人都围了过来,红豆从酒壶里倒出几大盏酒,大家一边赏雪,一边吃肉喝酒,很是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