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谁与清风共 > 第四十二章炼化魂石

第四十二章炼化魂石

    此结界威力不容小觑,一舸和田田不由为家主小小担心一下,更何况那后面还跟着人剑和一的霸道一击。到是封兮阳,一片风清云淡地看向砸上自己的结界,既不躲,也不反击,只是静静地站着,看结界向自己罩下来,就是结界罩下来的一瞬间,他突然广袖轮起,左手右划,右手左划,左旋右旋,飞速的结出一个法印来,法印将成之际便悉数纳入口中,抬起头向着头上轻轻一吹,水火结局竟被这个如轻盈气泡般的结界罩在其中,溜溜转动变成一个双色小球。

    成败输赢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封兮阳刚收了水火结界,红豆的剑光也到了,变化后巨大的剑身,带着轰轰的震鸣,势如山岳地劈了下来,封兮阳身体侧旋,人带着剑贴着巨剑剑身呲啦啦地磕擦在一起,迸出漫天花火,红豆真身被震了一下,激到空中,然后像雨后梨花一样轻轻飘摇落下,封兮阳忙撇了剑,飞身去接她。

    她眸光狡黠闪烁,手中又生一柄小剑,凌空向他刺了下来,封兮阳眼中疼楚之色一闪而逝,微微偏头,在接住她身子的同时,几根长发也同时被锋利的剑身削落。

    两人飘然落地,红豆在他怀里欢快地尖叫:“哈哈,你输啦,比划这么多次,阴谋诡计没少用,你终于输我一次啦!”

    她正兴奋地叫着,突然发现不对,抱着自己的封兮阳身体摇摇欲坠,连搂着她的手指也有轻轻颤抖,他受伤了?伤的还不轻,是她伤了他?急急板过他的身体,只见他脸色苍白若雪,空出的左手死死地按着头部,“封哥哥,你怎么了,是我伤了你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伤在了哪里,快让我看看!”她心中急痛,手忙脚乱地检查他的身体。

    正看热闹的三人也发现不对,齐齐围了上来,近前一看,均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封兮阳的头上莫名出现了七层血晕,如七层刀镰割锯在他的头上,发髻被划开,如瀑的长发上都散发着浓重的血腥……

    一舸大惊抬头,看见平生仅见的诡异天象:太阳明晃晃的正在中天,西天中却不知何时升起一轮血色的月亮,闪烁着阴森的血红色,竟将中天的日光都比了下去。他大叫道:“血月,血月天象,血月是命劫,家主的命劫,快,快带家主回太白山,我们不能在这耽搁了。”

    红豆闻言马上揽过封兮阳就要驾云,这时手却被抓住,封兮阳冰冷的手用力地握紧她,缓缓睁开眼睛。他眼中一片痛楚的血色,向她轻轻摇头,虚弱地道:“不要,我们不要回去,魂石这一两日就可能炼成,现在走就会前功尽弃……”

    “还要什么魂石,你都这样了,听我的,马上回山。”红豆不容分说,随手招来一片云,就要带着他飞上去,却被他死死按住,他闭了闭眼睛,暗自运功将那血晕压得淡了一分,睁开眼睛向她柔声道:“你看,我没事,命刧虽然可怕,可是我已经找到了压制它的办法,跟回不回山没有关系,所以你现在快点扶我回去运功疗伤才是正确的选择。”

    红豆无奈,只得和一舸等人扶着封兮阳回了房间。到了房间后,封兮阳盘膝坐在榻上,手结法印运起功法,很快周身燃起冰蓝的火焰,几道刺眼的光环从中闪现,光环慢慢化成粗壮的真实铜环,在他身周以一种诡异的轨道旋转……

    那熔炼天地的炉子再次出现,血晕中的戾气被圈在熔炉中一点点炼化,慢慢淡了下去。

    红豆缓过一口气,刚刚封兮阳的样子把她吓得不轻,方才心急的时候力气到是大的很,现在乍一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手软脚软,一个摇晃差点摔到地下,田田连忙扶住了她。她稳了稳心神,所幸他并无大碍,便叫田田一舸等人去外面守着,自己搬把椅子坐在竹榻边上,一动不动地看顾着他。

    时间将至子时,一直闭目调息的封兮阳忽然睁开眼睛,眼眸间红芒渐弱,露出些许以往好看的华彩。见红豆正一动不动地坐在旁边,瞪着蓄满水雾的大眼睛看他,他身子不能动,嘴角强强扯出一点笑意:“傻丫头,没事儿了,等血月过去,很快就会好了。子时快到了,你马上去炼化魂石,据我观察,成器时间就在这一两日,乖乖去,可不要让我失望!”

    红豆定定地看他,他头上的血晕依然时隐时现,脸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却依然怕她担心,故作轻松地笑给她看,她抿抿嘴,坚强地将眼中的泪全逼了回去,吸吸鼻子道:“嗯,我这就去,一会儿我叫一舸过来守着,你……,你等我回来!”说着连忙急急退了出去。

    红豆一路跑回自己房间,方才仰头看天,诡异的血月天象仍在,现在已是深夜,正是全阴之时,满月当空,肃杀暗红一片,整个凡界都是漫天的戾气及血腥味,在院子里站一小会儿就觉得压抑得厉害。她深吸几口气,平复好心绪,盘膝坐好慢慢的入定,发出心火继续炼化魂石。

    她不能让他失望,担心!她一定要把这破石头炼化了,还要早日飞升上神,自己再也不要成为他的负担!

    也许命中注定这将是个不一样的夜晚,在红豆开启炼化后的一个时辰,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的魂石突然发出“咔咔,咔咔”的轻响,红豆睁眼看了看,有小小的金星在魂石上一闪一闪,她赶紧闭上眼睛,用心淬炼,那魂石在丝丝心火的锻烧下,越来越亮,星芒越来越多,慢慢的,有一个小小的“卍”字符号,由外而内的闪着金光印如石中。那原本黝黑的石头,猛的发出一声巨响,爆去表面一层皮壳,一束豪光冲天而起,带着长长尖啸声,映射入九重天际。

    那光芒亮了许久,才渐渐暗下去,魂石蜕去皮壳的内卵像剥了壳的荔枝,白白肉肉嫩嫩,红豆向它招招手,它便如有灵性般径自飞到她的手心,入手便有一种与她心心相连的感觉。红豆微一冥想,魂石咻一下化做白光进入她的身体,与她和为一体。

    红豆大喜,连忙提着裙子向外跑,她要快点告诉他,让他安心。结果刚踏入院中,就听空中“嘭”的声巨响,一颗光弹正打在头上方的结界上,一个巨大的黑影,从碎落的结界处降落在她身前不远的地方。

    来者不善,红豆刷的亮出兵器,面前这人像是一只牛怪,高大漆黑,披毛带角,身体上散发着浓重的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