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谁与清风共 > 第四十六章是劫是缘

第四十六章是劫是缘

    牛怪立在一片闲云之后,嘴角噙着冷笑,他到要看看,这小子到底能在血月天劫中撑得了几时,只待他被戾气绞杀,自己再去收了他的神魂不迟,顺便杀了那几个小仙,取了魂石,从此逍遥自在地做他的天界神尊!

    刚刚有一丝得意,他突然皱了皱眉,一阵眩晕传来,他暗惊,亟亟扫了眼下界的几个人影,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想将眩晕压下,岂料那眩晕中居然有一丝痛麻之感,中毒,他中毒了,这人居然会有用毒,忙运功护住心脉。

    不舍地看一眼到口的肥肉,最后咬牙一跺脚,驾起飞咻的飞向自己的宫中,到了宫殿,他几乎是从云朵上摔下来的,手脚渐硬,不大听使唤,他刚硬的心有一丝慌乱,手脚并用地爬到书桌前,慌乱间翻洒了不少东西,他上身伏在桌子上,用头猛撞,终于将香炉撞翻,香炉灰堂里滚出一个小盒,强撑着最后一缕神智,拨开小盒的盖子,一缕黑蓝之气,咻地一下飞上夜空。

    牛怪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几天之后,他的床边,站着一个高大的黑影,“你遇到了封家的人?还交手了?”他声线沉隐,带着一片来自九幽的阴寒。

    牛怪头脑还有些晕,微抬抬头,一抹额头:“本尊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你说是药神封家,怪不得!”“封家除了封栖云外,还有这样厉害的人物,到不愧是封家。”牛怪似在自言自语,猛然间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儿,霍地从床上坐起来,又急急地顿住,疑惑地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你昏睡了七天,你应该庆幸,他并没有想要你的命,否则,以他下毒的本事,你早就已经神魂消散了。”黑影有一丝不屑地道。

    牛怪眼珠急转,终于将层层郁闷和他所知道的秘密一起压下,他与他之间,原本就是相互利用,万不能让他发现了这两件异宝。

    “封家人向来不问九界中事,你怎么会与他们对上?”黑影终于忍不住问。

    牛怪顿了顿,随便敷衍两句:“左右不过一些小事儿罢了……,没事儿了,你回地界吧!”

    黑影看了看他,重重地哼了一声,一甩袍袖驾云离开。

    神秘的黑影离开后,他重重地叹一口气,神界一天,地下一年,七年过去了,这几人定然跑的不知踪影,却要从何查起?

    人间凡界,十里烟火,血月依然圆满地挂在中天,没有一丝移动消减的迹像,在牛怪消失之后,封兮阳身上陡然失去了屏障,放下心来,心知牛怪此去必不会回来了。他很少用毒,但非常时期却也不必心慈手软,他正在渡刧,祸福难料,牛怪若去而复返,则红豆几人危矣!所以他在最后一扇中随风撒了些沉香安息粉,够那牛怪睡上七日七夜的。

    心弦一松,他身上的命刧突然冲破压制,满天咆哮着的戾气似终于找到了目标,呼啸一声,齐齐向他飞来。

    封兮阳被袭卷在浓重的血晕之中,刚刚为了击败牛怪,他不得不将身体里最后护卫的灵气抽出,现在戾气失了抵抗,一路长驱直入,攻入他体内。他的头上,身上,全都出现层层血晕。那血晕如有实质,化成飞镰,割锯着他的灵体,由于医神灵脉的护卫,体表并未出明显的伤口,血晕飞镰割过只留下深浅不一的红痕,但那血晕依旧缓缓转动,如钝刀割肉,将人刀刀凌迟分割。

    他头部血晕最为厚重,暗红一片甚至看不清面部表情,他双手死死地抱住头颅,紧咬着牙关没发出一点声音,身体因疼痛而扭曲,颤抖……

    血月幻化的戾气从九天直下,丝丝蔓蔓越来越浓厚,半空中呈现一个红血丝缠绕的血晕之阵,牢牢将他困在里面万刃分身,翻滚挣扎……

    红豆和一舸红了眼睛,疯狂地冲上前去,堪堪挨上血晕便被割得血肉模糊,同时被血晕发出的冲击力击得飞起。红豆不甘心,半空中拧过身子,运起全身功力,发狠地冲上去,却被一舸大力拦下。一舸将红豆按在地上,泪流满面地摇头:“没有用的,没有人能进得了血月戾气结成的血晕之阵,纵使家主天生药灵脉,也难以支撑太久,普通仙神强行靠近的结果只有灰飞烟灭!”

    红豆不敢相信地看向一舸,大声叫道:“你胡说!我不相信,他不可能有事,他是药神家主,天生灵脉,怎么有事?这不可能,只是小小命刧罢了……”

    说着说着,瘫倒在地上,自古神仙渡劫都是九死一生,而这是血月天劫呀!天地间最浓烈、厚重、纯粹的戾气,为什么偏偏化为他命中注定的刧难!反反复复重复自己的话,在心里不断地寻找支撑,她拼命想,自己一定要找到救他的办法。

    一舸跪在地上,哭着将头埋在地下:“封之家主也会死,封家有三位家主死于自己的命刧,家主的命刧偏又如此霸道,怕是,怕……”说着呜咽得出不了声,只将脸杵在泥里,肩头急剧地抖着。

    他从出生就同父亲跟在家主身边,对家主的感情如父如兄,亦师亦友,此时让他眼睁睁看着家主陨命,只急得五内如焚,恨不能以身相待。奈何过血晕之阵的霸道他不是没有见识过,上一次血月现世,父亲几万年的精深修为,只是带封兮阳回山就身受重伤,本家小叔有八千年的功力只是欲扶家主一把,便被血晕戾气绞成飞灰,这样霸道的天刧之下,任何人扑上去都只是送死,于事无?。

    红豆听了一舸的话,流着眼泪傻傻站起来,血晕之阵中,封兮阳已经痛得失去了知觉,身子在空中盘旋飘浮,因此身俱灵脉,血晕飞镰并不能在他身上割出真正的伤口,只是划出一条条暗红?迹,他现在红痕已遍布全身,眼眸紧闭,唇色苍白,没有一丝生气!

    天地间突然寂寂无声,只剩下了这个曾为她拼死守侯,陷入万劫而不悔的痴情男子!她痛得没法呼吸,这个人曾答应要守护她一生一世,还说要娶她做他的小妻子!他还不曾听她唱歌,她的情歌一直未唱出口,他一定不知晓自己究竟有多爱他!

    “不行,你不能这样!我也不允许你这样!”红豆说着身子开始软化,化成一条黑脊白腹的巨龙在地上长身飞起,阵阵凄婉龙吟响彻九霄,四野为之震动,天上的星辰暗了几暗。

    巨龙围绕着封兮阳身周盘旋,雪白的鳞爪因为靠得太近而被血晕戾气割得鲜血淋淋,巨龙仰头向天,发出声声长嘶,飞到高空,蓄集三千年的修为酝酿出一个水光结界,结界由内而外,从她的巨口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