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谁与清风共 > 第四十七章是神是魔

第四十七章是神是魔

    蓄集三千年的修为酝酿出一个水光结界,结界由内而外,从她的巨口发出。

    有着她全部修为的水光结界揉和着代表她生命力量的龙息倏急地将封兮阳并血晕之阵包裹在其中,阻隔了血月戾气对血晕之阵的不断加持。她在半空伫立起来化为人形龙身,双臂展开,昂首向天,脑后黑气漫延开来,嘴里念着咒语,召唤天地万灵,一股无形力量下,小镇所有房屋上的瓦片尽数飞起,在空中化为鸿鹏,盘旋飞舞,遮天蔽日,将血月尽数挡住,不再透一丝红光血色!

    呆在地上的一舸愣愣地看向半空中一身魔气的红豆,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是天命正神,身上怎么会有这么重的魔气?

    红豆额头的神格一突一突的跳痛,她也顾不得了,温柔地看向封兮阳,也许这一世是最后一次看他了,他的极致容颜,他春风化雨般的笑容,他温暖的胸膛,火热的双唇……

    终还是求不得,不可得!

    红豆最后看封兮阳一眼,似乎要将他烙印在心间,这样既使她魂飞天外,四散飘零,也己将他刻入骨血,永世相随!

    她身体轻旋,诡异的魔气过后,毅然地飞入血晕之中,缓缓地用长长的身体环住他,帮他重新盘膝坐好;身体自他背后一点点地贴上来,像极了他们初见的暧昧温柔;臻首搭在他肩畔,双臂自后面环住他,帮他固定好法结,就像他曾经帮她扣好法结那样!同时她背部裂开,长出数十只长长的手臂,这些手臂无畏而勇敢地伸手去抓那一圈圈如飞镰般割锯的血晕。

    戾气如刀,无情割下,红豆的脸上,脖子上,身上刹那间出现无数血口子,飞镰亦不住震动,有几条手臂被齐根割下,她红着眼睛,背部刺拉拉再次长出更多手臂,死死地握住血晕之圈!

    她痛得满头大汗,她就要死了!她想。

    突然觉得很遗憾,他那样喜爱与她和凑,引她为一世知音,却没听到她为他所唱的情歌,世间至美的歌声就应该是心上爱人的情歌……

    如此就让她在死之前,好好的唱给他听吧!她张张嘴,抛开所有胆怯与寒冷,柔柔贴在他耳畔,轻声吟唱。今生唯一一次,一心一意唱给他一人听,她满腔的爱意,化做绵绵的哼唱,直钻入他的耳窝,脑海,心神!

    昏迷中的封兮阳光微蹙了一下眉,头颈后仰,反靠在红豆肩上,他迷蒙中感觉有人紧紧地缠绕他,他想一定是红豆……!世间唯一一个,能与他紧紧缠绕,亲密无间的人;他花三千年时光,在茫茫人海中觅得的知音爱人,从她第一次喝醉酒,傻傻缠上来,他就喜欢上她,爱上她,同时爱上这种被她勒得快要窒息的感觉……

    红豆忘了所有的疼痛,伸过一双纤纤玉手,轻柔地帮他按揉两侧太阳穴,缓解痛楚,那手指刹时被新增的血晕割得血肉模糊,她眉都没有皱一下,歌声毫无间歇停歇,绵绵缠缠的千般柔情,尽数化为音符,回荡在血红色的天地间。

    许久许久,红豆也不知被割掉了多手脚鳞片,只觉得疼的身体快要碎落,意识也逐渐晕沉,她依然环抱着他,轻轻从茅屋通透的屋顶坠落到房间里的大床上。

    半晕半醒的红豆依然坚持按照她记忆中的样子,帮封兮阳固定着秘法天地溶炉的法结,希望他的身体意识能被唤醒,自发进入溶炉当中。

    封兮阳还是一动不动,没有一点反应。红豆的手轻轻地颤抖,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感觉自己的力气已经快被抽干,冷粘的汗一层又一层地冒出来,额着一片红光,突突地跳痛;她的声音也染上了一丝颤抖,她仍不想放弃,不想松手,再让那些可恶的血晕飞镰割到他的身上,一丝也休想!除非她神魂消散!

    又一圈儿血晕力量强大到失去控制,刷地割断了她幻化的手臂,“咻”的一声,从她和他的脸上一划而过。红豆雪白的小脸鲜血迸溅,有几滴艳丽的赤金血珠撒落到了封兮阳的脸上,头发上,带看她的温热,他的眼睫突然抖动一下!

    封兮阳身体也随之轻颤,像是被烫到了,眉蹙得更深。鲜血混和着粘汗,一点点沿额角滑下来落下来,无比粘腻,沉重,红豆感觉眼皮已经重得快要抬不起来了,只得本能地将搂抱他的手尾又紧了紧,附在他耳边虚弱地小声的道:“好看的小哥哥,你快醒醒,你以琴声邀我前来,难道只是为了让我看你睡觉的么?你说过,我是你的芽儿,要做你今生今世的小妻子……,你,你不能……”

    红豆说着话,神识渐渐寂灭,晕死过去,手尾还紧紧地帮封兮阳固定着法结。

    两天后终于又见艳阳天,太阳干干净净地挂在天空,俯照大地,雪后天晴,空气格外舒爽!血月已经消失不见,躲在家中两天两夜的人们又欢欢喜喜出门营生,开始了忙忙碌碌的小日子。

    阳光普照,瑞气升腾,松松第一个从晕迷中醒来,血月天象消失后天降了一场大雪,把所有了肮脏龌龊和血腥杀戮全部掩藏在银白洁净的世界下面,仿佛这世间一直如此美好,从未有任何不堪。

    他呆呆地回想了好久,身体上的伤痛仍在,一切都是真的,他这一生所有的崇拜、敬仰、信念,竟全是虚伪的欺骗?他晃晃木木的圆脑袋,自言自语道:“不,不,这不是真的!!我只是冻木了,做了一场梦!一定还有别的原因,别的我不知道的原因;这只是误会,是错觉……”

    松松顾不得检查身体,急急忙忙爬起来,看见不远处一舸也醒了过来。

    一舸伤得不轻,身上满是血污,踉跄着爬起来,扑向不远处的墨莲田田,田田四肢俱废,脸若白纸,只有进气,没有出气,护神丹虽护住了她的性命,但是这么重的伤,必须要及时救治。好在她是墨莲化身,断了的手脚不算什么,伤好了之后,随时可以再生,现在当务之急是必须找个灵气充盈的地方让她静养。

    松松走到他俩身边抱膝坐下,心狐狸玉屑探头探脑地看了看众人,咻地一下钻到他的怀里,他抚着玉屑的软毛,才咧嘴笑了一下,神界须臾千年,他居然一个真正的朋友也没有,人间短短数月,同行吵吵闹闹的几个人,居然成为性命相托的至交!他一时恍然,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