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谁与清风共 > 第五十一章路遇奇人(二)

第五十一章路遇奇人(二)

    “你常年不出门,懂得什么!从咱们这,到儿子哪,好几百里路,怎么着也得走上几天,路上有时候食宿不方便。一会儿吃不了的咱们都带走,留着路上吃,我还要了几盘儿子爱吃的干果,一并带给他,也让他尝尝家乡味。”老头说着中腰间拿出个大布口袋,“诺,一会儿都放这里,这儿还有几个小的,装干果。”红豆暗赞,好家伙,老爷子思虑叫一个周密,准备叫一个充足。

    “还是老头子有见识!”老太太满眼星星地赞道。

    红豆挠挠头,看向封兮阳:“小瞧他们了,这老奶奶的演技一流,这么大岁数还能做出迷妹小表情,我服!”封兮阳笑了一下并不答话,只是屈起两指在她小额头上敲了一下以示惩戒。

    不一时两位老人酒足饭饱,将碗碟里的东西全都放在了大袋子里,足足一大包,放在地上,叫来跑堂结帐。跑堂连忙小跑前来,躬身道:“谢谢客官,一共是二十五两四钱银子,掌柜的说了,四钱零头免了,交足二十四两即可,欢迎两位下次再次光顾小店。”

    老头儿连连点头,“嗯,好好好。”说着掏身上的钱荷包,结果一掏之下,脸刷地一下白了,没有?左掏右掏,身上身下摸了个遍,还是没有,跑堂心里咯噔一下,那脸就撂了下来。

    老头儿咝的一声:“孩子他娘,钱袋子呢,怎么没了?”

    老太婆也忙眯着眼睛站起来:“呃?没有么?早上你没放褂子里呀……”

    “没呀,不是你帮我放地么?”老头儿接着翻翻找找。

    “真没有?我不是放书案上了,告诉你自己收着么?”老太婆一着急声音提高了几分,周围的人全都看了过来。

    老头儿一拍大腿:“哎呀,忘记了,我没拿。那个,老婆子,你身上带钱没有?”

    老太婆颤微微地复又坐下,吧嗒着瘪嘴:“我从来不出门,带那东西做啥……”

    跑堂脸色咣的绿了,感情这老头儿老太太是来白吃白喝的,还摆那么大的谱儿!他几乎气炸,当下通报了掌柜。掌柜连忙跟着跑上来。这位掌柜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一见两位老人的穿着气度,就不像是蒙吃蒙喝的江湖混混,也许真是一时情急忘带了钱,便看他们身上带的器物,随随便便拿来一个就足抵了饭资。

    当下客客气气地一拱手,“呃,两位老人家,觉得小店这饭菜可还合胃口?”

    “不说那个……”老头儿一摆手,可不是不用说么,他都给打包了,还用说么。

    掌柜的一愣,忙又赔笑道:“老爷子是个爽朗之人,爽朗之人,呃,你看这饭资?……”

    老头儿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老头儿我今天出门忘带了钱袋子,老板你看赊着行不行?”

    掌柜连忙摆手:“老爷子,您说笑了,你我不认不识,您出这个门,便如鱼儿入海,鸟飞长空,我却到哪里去找您?小店本小利薄,若是小小几两,就当我做东请您,交您一个朋友。可是这可是足足二十四两,万万赊不得,赊不得……”

    老头儿急躁地捋着胡子,“赊又赊不得,那你说怎么办?嗯,你,你这样,你拿纸笔来,我给你写个条儿,你差人去我的庄里去取,这总成了吧!你放我们走,我和老婆子这还有事儿呢!。”

    掌柜又为难,寻思一会儿摇头:“老人家,不是我信不过你,这方圆百里就这一座镇,周围大大小小几十个庄,贫富都有,今天我若放了您,拿一张白条,万一找不到人,要不到银子怎么办?”

    老头儿跳将起来,大叫道:“又不行,那你说怎么办?”

    掌柜纳纳地指指他腰间的玉坠,老太太发间的金钗,憨憨地笑道:“小的知道两位是大富之人,这些饰物,随随便便一件就足抵饭资。您要是怕吃亏,大可将东西放在这里,小店帮您妥善保存,等你改日送来银子,东西我双手奉上。您放心,小店在这里开了五十几年,讲的就是诚信,远近闻名,绝不会坑赖您的东西。”

    老头儿听他的话,马上去捂腰间玉坠,头摇的拨浪鼓似的:“呃,不行不行,这个不行,这是王员外送我的。”

    掌柜尴尬地又指指他帽子上的玉石,老头儿又改捂帽子,“这个也不行,这是荆山产的,只此一块。”

    掌柜额头见汗,左右说什么,老头儿都说不行,各种理由拒绝拿出任何一件宝贝。一边跑堂的急了,叫道:“掌柜的,您别跟他们废话,小的看这就是两个老吃霸王餐的,咱们报官,打他几十板子,不信他们不拿出钱来!”

    掌柜连忙把他拉到身后,赔笑鞠躬:“两位见笑,小孩子脾气暴燥,老人家见怪不怪,见怪不怪!”

    谁知老头儿眼睛转了转,忽然笑道:“行行,这个主意好,你不是说我们是两个老…吃霸王餐的么?呃,你们都是怎么对付吃霸王餐的来着?打一顿,还是打发到厨房刷碗?刷碗,我没那个时间,这样,你们打我一顿,就顶饭钱。”

    众看热闹的人当时就是集体一愣,满脑门子黑线,封兮阳微微一笑,附在红豆耳边道:“这老爷子耿介可爱和你挺投缘。”红豆白了他一眼,继续嗑着瓜子看闲。

    那边老头儿梗着脖子叫着让人揍他,掌柜的唬的直往后退,他经商二十年,今天算是遇到了硬茬子,光天化日打老人,他还怕遭雷劈呢!与老头儿一起的老太太拉着老头儿胳膊劝,“孩子他爹,这些年你咋还这样呢,抠的什么都宝贝,快用家伙抵了饭钱好赶路,咱们还赶着去见儿子不是么?”

    “怎么不是宝贝?这些东西,都是我精雕细琢,打磨许久才做成的精品,这小山村野店懂什么,再给我弄坏喽!你放心,我身体硬实的很,打一顿就当松松筋骨,没事……”说完,便冲上前去,撞到掌柜的怀里,直让他打,那掌柜的哆嗦着退到一边,跑堂的已经叫来了几个伙计并两个胖大厨师,手里都拎着家伙棍子。

    眼见老头儿就要舍命不舍财地血溅当场,红豆咻地窜上前去,架住了凌空砸下来的棒子,对跑堂道:“不就是几个酒钱,打老人可是要受天罚的。他的饭钱小爷给了!”说着抛出一块金子。只见那老头儿身形一晃,转到近前接住了金块,放手里掂掂,点点头,扔还给红豆,“丫头,你我素不相识,你的钱我不能收。”

    掌柜的终于怒了,“老人家,你这是什么意思?吃了饭不拿钱,不拿东西也就罢了,为什么好心人替你付了,你还不让,你这是存心想和小店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