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俗话说得好,好女怕缠男。

    许如星是真的怕他了,尤其在顾夜流公司楼下,与他有过多的纠缠,简直是万分的不合时宜。她把连帽卫衣的帽子扣到头上,急匆匆的往前走,甚至没空出时间去思考,林尧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巧合,还是……

    但她越是不想引人注目,就越是事与愿违。

    “师姐,一起吃饭吧,我刚到南临,听说有不少好吃好玩的地方呢,”林尧在她身边绕来绕去,“我记得你是本地人吧?带我去见见世面吧师姐。”

    “别说了!”许如星被他念的头昏脑胀,愤怒的在路上站定,看着他说道:“吃就吃,但是我还要带一个人,你同意我们就一起去,不同意就各走各的。”

    于是她便给萧来打了一个电话,“来来,江湖救急,地址我发到你微信上。爱你!”

    可她怎么知道林尧约自己吃饭,自己带个拖油瓶就算了,他也会拉个人来壮胆,而且这个人还是萧来的死对头陈栗?如果她知道,她宁可自己面对林尧这个蠢货,都不会让他们两个面对面坐下,上演现实版火星撞地球。电影剧本也不敢这么瞎写,不怕票房惨淡吗!

    许如星肤色白皙,此时在屋里的暖光下,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显得水灵又温婉,她组织了一下语言,怎样才能在显得得体自然的同时,控诉林尧这种极度不靠谱的行为,“林尧,我今天同意和你同台吃饭,是想跟你说清楚,可不是想跟你们四人约会的。”

    “抱歉啊师姐,”林尧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挺崇拜陈老师的,一直想找机会请他吃个饭,刚才你去接萧师姐的时候我刚好看见陈老师从门口经过,我一想你也带了萧师姐,就冒昧的邀请陈老师进来了……”看到许如星瞪了自己一眼,林尧马上噤了声,缓了缓才继续说道:“还是我来介绍一下吧,要不大家都挺尴尬的。”

    “你知道尴尬这俩字怎么写吗?”萧来横了他一眼,“知道还这么干,高考不考情商你就真以为自己挺厉害了是吧?”

    “师姐我……”

    “萧萧,你何必为难他?”一直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的陈栗终于开口,他皱着眉,轻声责备她。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什么时候还轮到你来教训我了陈栗?”萧来把餐巾往桌上一摔,抱着肩,表情阴冷的看向他,“这个局面是你造成的,要不是你厚着脸皮跟来,我至于为难他?”

    “你我都是来做客的,既然做客,就要有客人的自觉。”他伸出手把她扔出去的方巾叠好,递到她面前的餐盘里,动作流畅连贯又优雅。

    萧来看着他骨节分明白皙细腻的手掌,抽着嘴角冷笑,“看你这手就知道你在国外过得不错,我爸也真舍得,养一条小狼狗还费这么大的心力,真是乐善好施。”

    林尧被这一系列的对话和举动震惊的目瞪口呆,他捂着嘴小声的问许如星:“你们跟陈老师……以前认识啊?”

    萧来体内的暴躁因子一见到陈栗就会全数爆发,许如星也拿爆炸中的她没有任何办法,她瞪了林尧一眼,狠狠道:“管那么多,闭嘴吧你。”

    陈栗并未恼怒,依旧笑的十分得体,还顺便给她添了一杯茶,“萧萧,这样做会显得你十分的骄纵。”

    “我就是骄纵,”她翘着指尖,冷笑着直接把他碰过的方巾扔到了桌旁的垃圾桶内,又顺手把他倒的那杯茶倒了进去,“想管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当惯了第一,让我屈居第二,还真挺不适应的。”

    “陈栗你能不能别再恶心人了?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远离我啊?你是不是要我去死?去底下陪你那个黑心肠的爸啊?”

    暖橘色的光洒在头顶,光影交错流转,陈栗铁青着脸,薄唇紧抿,棕色的瞳孔微微颤动,眼前忽然燃起熊熊烈火,肆意燃烧的火苗像是地狱来的使者,扼住他的脖颈,他的眼前一片模糊,仿佛回到了八年前,炼狱一般他不愿再回想的地方。

    “林尧,如星,你们能先回避一下么?”陈栗摸着茶杯,微笑着询问他们。

    “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能在人前说?”萧来冷冷的斥责他,“有话就在这当着大家的面说,没话说就别在这碍眼了。”

    陈栗低着头,依然轻抚着手中的茶杯,热气蒸腾,在他面前氤氲开,他听完萧来的话,过了一会伸出手,把餐巾叠起放回桌上,抬起头时便一如往常,得体又有教养,向林尧致歉,“抱歉,林尧,今天这顿饭大概是吃不成了,下次有机会,我请你。失陪。”

    “陈老师我送你。”林尧尴尬的站了起来,和陈栗一起飞快的逃离了灾难现场。

    高大的身影渐渐模糊,很快消失在拐角,恢复了平静的空间里,萧来像是被抽光了所有力气,手肘抵在桌上,掌心摊开支着自己的脸,“我是不是挺好笑的?像个刺猬,”她低咒一声,“真难看。”

    “你还是不准备告诉我八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吗?”许如星拂了拂她的长发,柔声问道:“那场火灾,究竟是怎么回事?”

    萧来抬起头,机械的转头看着许如星的脸,然后轻轻的笑出了声,她早该知道,这些事瞒不过任何人,只有她自己才会自欺欺人的以为可以瞒过所有人,她目光涣散没有焦点的眼睛湿漉漉的,像是一头受伤的小鹿,纤长的睫毛微微震颤,“你还记得吗,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上学……那天有人绑架了我,他把我锁在别墅里,放了一把火,他想让我死……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对我那么好的人居然会想要我死,我死了……我死了我爸爸怎么办?妈妈怎么办?还有哥哥……他们得有多伤心……许如星,你不会知道我有多害怕……看着火势一点点的蔓延,到处都是燃烧的声音和烧焦的味道,火苗打在身上都不知道疼痛……那种绝望……”

    许如星握住她颤抖的双手,一伸出手才发现自己也在颤抖,“那个人……是谁?”

    第一次直面恐惧的过去,萧来绝望的闭上眼,晶莹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砸在许如星的手背上,彻骨的冰凉,她颤抖着声音,说道:“是……陈栗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