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此为防盗章

    陈思宁手搭在糖豆肩膀上, 瞥了几眼顾微, 总觉得哪儿不对,具体又说不上来,直到他嘀嘀咕咕的问糖豆。

    糖豆是个诚实的机器人:“微微怀孕胖了。”

    陈思宁大惊, 立马捂住糖豆的嘴巴, 这么大的事情可不能乱说的, 顾微和易湛刚离婚, 这就怀孕了, 孩子是谁的?

    既然糖豆已经知道, 易湛就肯定是知道顾微怀孕的事情,所有的思路都明白了, 今天易湛特意打招呼让他坐镇。

    陈思宁见顾微忙前忙后, 立马上前搬了张椅子给她。

    “微微,歇会, 场地要怎么布置,你跟我说,我去交代。”

    陈思宁在创联是部门经理级别, 顾微不好意思让他忙前忙后:“快弄好了。”

    “忙活了这么久, 喝口水。”

    糖豆立马倒了水送来, 两人配合的正好, 顾微想起临走时易湛说的话,下午他都安排好了。

    顾微坐在椅子上心思混乱的喝着水, 周身是嘈杂的喧闹声, 工作人员来来回回, 陈思宁在远处指挥,糖豆蹲在她身边等待她随时指挥。

    十分钟之后,所有的布置都结束,陈思宁操控着机器人站在摄影棚里,按照顾微的要求摆姿势。

    顾微先拍了整体造型,一共几批不一样的机器人,整体造型之后就是细节图,有些细节需要工作人员配合拆卸。

    她拿着相机站在摄影棚旁,强烈的灯光打在她身旁,正弯着腰和工作人员沟通,模样认真又专注,易湛进来时只看见她忙碌的背影。

    陈思宁走了过去,笑着捶了下他肩膀:“今天下午不是开会,这么快结束?”

    易湛手插着兜站在角落里,丝毫不在乎被调侃,依旧一脸平静:“过来看看。”

    “我都给你看着,没多大事,你不用来。”

    易湛笑笑,抬脚要往顾微那边走,又被陈思宁拉住:“大兄弟,糖豆刚才跟我说了一个事情。”

    他一脸的严肃,易湛已经猜到是什么事情。

    “套话糖豆?”

    陈思宁立马摇头否认:“我可没有,是糖豆自己说的,不信你去问问。”

    易湛清楚糖豆,机器人玩不过人脑:“嗯,微微怀孕了,所以让你先来看着。”

    “噗,恭喜你当爸爸。”

    “再说吧。”

    陈思宁愣住,易湛这是什么回答,当爸爸难道不开心,不喜悦?他和顾微打算要孩子几年,如今离了婚倒是有了孩子,说明缘分不浅,只是易湛的回答怎么听出几分无奈,他有个大胆的猜测,难道孩子不是他的?

    陈思宁被自己的想法吓到,又看看易湛的面色,他眼波平静的望着顾微那边,视线随着顾微移动。

    “既然微微也怀孕了,你们是不是要复婚?”

    易湛拍拍他肩膀:“再说吧。”

    相比较易湛的淡定,陈思宁怎么也淡定不了,他好像是怀揣了一个巨大的秘密,沉沉的压在胸口,又不能说出去。

    顾微回头,易湛朝着她笔直的走来,直到走到她身边,因为易湛的到来,工作人员更加卖力的干活。

    “什么时候结束?”

    “还有一会。”

    工作人员在进行机器人的拆卸,易湛拉过椅子让她坐会,顾微默默地坐下,现场的工作人员在忙碌着,好在没看这边。

    顾微没坐一会,拍摄重新开始,易湛退到边上,和糖豆站在一起。

    他没急着走,等她工作结束,工作中的顾微像是大姐大,不停的指挥着,甚至上场摆姿势,他看的认真,视线随着她走,忽然她面前的一个机器人朝着她倒下来。

    顾微也看见了,身形灵活的躲过,身后的工作人员也机智的拉住,完全避开了,她直起身子回头,易湛神色紧张的站在她身后,只是望着她并不言语,顾微和他对视后别开眼,他眼里的情绪沉甸甸,像是湿了水的棉花,连带着她的心也跟着下沉。

    易湛稍稍后退站在旁边,和顾微的距离近,陈思宁在一边看着两人的相处模式,越发觉得有意思,他寻思着总该做些什么,蹬蹬蹬的出了房间。

    顾微全部拍摄结束已经到了傍晚,窗外夕阳西斜,染红半边天,绚丽的光穿透落地窗落在了桌上,照的植物生机勃勃,她在休息室把所有照片全部看了一遍,又吃了几块点心,这才跟糖豆开口:“我要走了,你自己回去吧。”

    糖豆下巴搭在桌沿上,表情几分委屈:“湛湛还没来。”

    “不等他,我要回去了。”

    顾微把东西收拾好拎在手里,刚跨出一步,糖豆又拉着她的手,撇了撇嘴:“微微,湛湛还没来呢。”

    她笑了声,拿开它手,人还没走出休息室,陈思宁疾步推门进来,后面跟着同样是疾步赶来的易湛,两人一前一后。

    陈思宁笑着拦住她的去路:“微微,晚上一起吃个饭,上次我忙,今天时间多。”

    跟在陈思宁身后的易湛没开口,倒是扯着嘴角笑,分明是默许这一切。

    顾微可以不给易湛面子,但是陈思宁的面子要给。

    “行,今天这顿我请,上次你忙着走,都没来得及喝口水。”

    “这不是资本家压榨的厉害。”

    陈思宁当着顾微的面调侃易湛,顾微抿着嘴角笑,易湛也不反驳,接过她手里的东西,三人一起乘电梯下楼。

    顾微故意走在陈思宁身边,和易湛中间隔了个人,陈思宁又故意放慢步伐,让他们二人走在前面,易湛也故意往中间靠近,一路上三个人各怀心思。

    从公司步行去餐厅距离不远,陈思宁是个话匣子,特别会活跃气氛,三个人同行,气氛一直不错。

    用餐时,陈思宁忽然说起件事情:“下个月母校周年庆,咱们到时候再聚聚。”

    顾微是知道母校周年庆,上个星期老顾特意打电话问她去不去,当时她没给确定的回答。

    陈思宁笑嘻嘻的瞅着顾微:“微微,周年庆你肯定是去,顾教授多半要点你名。”

    确实不假,在老顾眼里这是大事,估计就连退休的徐福兰都会去凑个热闹。

    “我听说这次学校邀请了不少人。”说完又笑嘻嘻的捣了捣易湛,顾微半眯着眼,没解出个理所然来。

    “不过我们不是一个系,就怕到时候难碰到。”

    “到时候来我们系转转,大部分你都认识。”

    顾微笑笑,往事不堪回首,因为大学时倒追易湛,和工程系的关系比在和自己的系的好,她大多数时间是在工程系追在易湛身后跑,有时会跟着他一起上课,坐在他旁边,但她闲不住,总想去撩他,易湛就会非让她坐在后面一排,即使这样,顾微也闲不住,总喜欢上课的时候去揪前面易湛的帽子,时间长了,易湛买衣服都不带帽子了。

    顾微又开始去揪他衣领子,用手指在他后背写字,各种捣蛋,好在易湛每次都坐在后面,从来没被老师发现过。

    陈思宁又说到工程系教授退休,问起顾教授。

    “我父亲还有几年也要退下来。”

    “退下来就轻松了。”

    “天天在家也无聊。”

    易湛插话进来:“伯父要是觉得无聊,可以来公司做顾问。”

    顾微笑笑没回应,易湛也没继续刚才的话题。

    一个小时后晚饭结束,三人出了餐厅,宋原将车停在门口,车钥匙交给易湛。

    顾微看向陈思宁,他笑哈哈的挠着脑袋找了借口先行离开,离开前特意把她叫到一边,从怀里神秘的掏出个东西塞给她:“到时一定来捧个场啊。”

    顾微压根就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点点头一股脑的塞进包里,转身易湛看着她。

    易湛拉开车门:“上来吧,我送你回去。”

    顾微看见自己的器材在后座里,糖豆也坐在里面,正降下车窗朝她挥着可爱的小爪子,模样乖巧又傻萌,头上的信号灯一闪一闪,她没坐副驾驶,上了后座。

    很快易湛也上来发动车子,回头朝她笑的无害:“糖豆吵着说想大白,要去你家见见。”

    顾微内心呵呵哒,这不是她曾经用过的借口?

    身旁的糖豆被点名,可怜兮兮的捧着她的手:“微微,今晚我可以睡在你家吗?”

    顾微:“……”

    既然糖豆已经知道,易湛就肯定是知道顾微怀孕的事情,所有的思路都明白了,今天易湛特意打招呼让他坐镇。

    陈思宁见顾微忙前忙后,立马上前搬了张椅子给她。

    “微微,歇会,场地要怎么布置,你跟我说,我去交代。”

    陈思宁在创联是部门经理级别,顾微不好意思让他忙前忙后:“快弄好了。”

    “忙活了这么久,喝口水。”

    糖豆立马倒了水送来,两人配合的正好,顾微想起临走时易湛说的话,下午他都安排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