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重生之大唐中兴 > 第25章人约黄昏后三
    “什么?你们不是说了我们的作品是第一,为什么还要我们再作一首?你们是不是喜欢反复?刚才在楼下而是,现在又是。老七,我们走吧,不要这花灯了,他们简直是欺人太甚。”

    听到红衣女子要求自己等人再拿出一首可以服众的诗词,本来心情就不是很好的安化公主顿时就爆发了,她是一个公主,居然被人这么三番五次的捉弄,能忍得住才怪。一旁的昌宁公主也劝李晔放弃算了,这家店太坑了。

    而看到眼前这一群激动的人,红衣女子也有些尴尬。之前她并不知道这群人的情况,现在仔细一看,才发现这群人好像并不简单,为首的四人身上穿着不是一般家庭才有的,身上若有若无的贵气显现,显然不是普通人家。

    不过到了这个地步,她也不可能再次更改自家老板的决定,只能硬着头皮让眼前这群人按照老板的决定来。

    “几位公子,我们也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主要今晚出现两首不相上下的作品,本店出此下策也是为了让比赛更加公平。毕竟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若是公子能再作出一首佳作,本店也能说服大家。”红衣女子微笑着解释道,尽可能把责任撇清,不过任谁看,这笑容有些假。

    要是其他人或许还会信红衣女子的说辞,可李晔也大致猜到了什么情况,什么不相上下的诗词,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两首作品的差距,看来自己是遇到所谓的黑幕了。

    李晔淡淡说道,“这位小娘子,这事真的公平吗?”

    红衣女子有些尴尬,但还是点了点头,李晔见此也不再说什么,而是起身,旁边的李洪和张威连忙跟上。只见在众人的注视下,李晔来到了台上,看着下面各自讨论的众人,不禁冷笑着。

    “这是谁?”

    “他想干什么?”

    看着突然上台的李晔,台下和包间里的众人不禁有些好奇,李晔淡淡一笑,“诸位估计很好奇,在下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晔(此时李晔叫李杰),在下不才,《生查子·元夕》就是在下写的。

    在下听见刚有人认为这首词是抄袭、代笔,也不想去解释。只不过在下很好奇,是什么原因让在座的诸位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

    听见李晔如此大胆,刚刚走到台上的红衣姑娘也一愣,想去阻止对方,只不过被李洪拦住了。台下的士子也都议论纷纷,大有上来跟李晔干架的冲动,只不过想到自己是读书人,便忍住了。

    李晔没管下面人的反应,而是继续说道,“明眼人都知道《生查子·元夕》,比那首什么《正月十五上元夜》好很多,但是为什么你们很多人说我这首词不行呢?

    是因为当今以诗为尊,还是你们为了巴结某人,忘了自己是读书人的身份,而自甘堕落,从而睁着眼睛说瞎话?再者是你们认为自己所作诗词输给了一个还未行弱冠之礼的年轻人?

    我上台来只想说一句,你们这些人是读书人的耻辱。”

    “你凭什么。。。。。”

    “闭嘴!”

    就在下面的人想要反驳的时候,李晔的一声呵斥,直接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仿佛间李晔是一个上位者,身上的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让他们下意识不敢开口。

    “哇,这个人好有气势。”

    包间里的刘晨妍看到台上的李晔那一声呵斥把众人都给镇住了,对李晔的态度大变,反而开始崇拜对方起来,并变成了一个小迷妹。一旁的孙媚也一样,看着在上面侃侃而谈的那人,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情感。

    过了一会儿,还是有人站了出来,指着李晔,“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居然说如此大话。”

    “你不服气吗?那我们来比一场,现场作一首诗词,输掉的人脱光衣服在外面的大街上跑一圈,你敢吗?”李晔心里不禁嘚瑟,看来还是得感谢语文老师当初让他那么背古诗词,看来还是有用的。

    “你。。。你有辱斯文?”那人气得面脸通红。

    “你斯文败类。”李晔淡淡地反怼了一句,不屑地看着这个出头鸟,“你就说敢不敢吧?说那么多废话。”

    李晔的自信,让那人突然有点迟疑了,但是旁边的人却是唆使他,认为李晔不过就是一个小孩,怕什么,难道他们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还怕一个小孩不成?

    想到这儿,那人便答应了下来。

    见那人要自取其辱,李晔心里冷冷一笑,然后对旁边的红衣娘子说道,“这位小娘子,如果在下赢了,天香居会有什么奖励?”

    李晔发话,李洪才收回手,红衣女子这才能走向台子中央,但没忘瞪了一眼李洪,然后便露出笑容,回答李晔的问题。

    “这位公子,我们天香居的奖励颇为丰厚,不仅提供第一名一年所需的笔墨纸砚,还提供参加春闱的费用,其他的奖励也还有。当然。。”红衣女子看了一眼旁边的李晔,微笑道,“楼下的花灯,也可以随意选取。”

    “那就好,希望小娘子不要食言,把笔墨纸砚拿上来。”李晔淡淡道。

    “难道你想现场作?”下面有人突然一问。

    “难道阁下有意见?”李晔反问道。

    “没。没有。。。”

    “我有意见。”就在李晔欲提笔的时候,其中一个包间传来声音,然后众人便看见一个摇着折扇走出来的锦衣男子,俊算不上,那身衣服穿身上,根本没有一点文人的样子。

    陈虎看着眼前的李晔,淡淡道,“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怎么可能会作诗,万一是你之前找人代写的,现在默写出来,旁人怎能比得上。大家说是吧。”

    “就是,陈三公子说得对。”

    顿时有人开口附和,不过声音零零落落,显然陈虎的话,并不是所有人都赞同。

    “陈三公子还好意思说别人找人代写,你刚才那首诗,不就是旁边的赵公子写的吗?”就在陈虎沾沾自得的时候,这句话犹如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顿时陈虎脸色铁青,显然没想到有人会如此不给面子,当场拆台。旁边的赵姓士子的脸也变成了酱紫色,给人代笔,这传出去可是很丢人的,特别是对很看重脸面的读书人来说。之前没人捅破,倒还无所谓,但这层窗户纸被捅破,那就不一样了。

    “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陈虎冷冷道。

    “我说的都是事实,在场人中有不少都知道陈三公子的才华一般,怎么可能做出如此作品。而且不少人都认识赵公子,对他的诗词风格也都很熟悉,这首《正月十五上元夜》明显有着赵公子的风格。难道陈三公子是拜赵公子为师了?”

    “哈哈!”

    李晔对那人也有些好奇,没想到对方这嘴这么毒,只不过这么做显然是把眼前这个陈三公子往死里得罪了。很快李晔就看见这个所谓的陈三公子示意几个手下朝着那个让其难堪的人围了过去,还没等围住,又有一个包间传来声音。

    “好威风,被人揭穿就要报复,我今天算是开眼了。”

    陈虎没想到今晚会有这么多人跟自己过不去,不过看到声音传来的方向后,陈虎一愣,然后脸色大变,之前还脸色铁青,一下变得跟笑开了花似的,“媚儿,你怎么来了。”

    “陈三,你想干什么?告诉你,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你这样,媚姐姐可看不上。”

    看见如哈巴狗一样跑过来的陈虎,刘晨妍直接挡在孙媚面前,叉着腰怒斥着陈虎。

    “刘家娘子,你站一边去,别妨碍本公子跟媚儿说话。”虽然刘晨妍也是个美女,但陈虎可不喜欢这种母老虎性格的,不过刘晨妍一直挡在面前,让他的想法只能落空。

    至于动手?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他可打不过眼前这个刘晨妍,别看对方小,那在成都府的二代中,可是大名鼎鼎。之前他的大哥,看到刘晨妍长得漂亮,便去调戏,结果被揍的现在还躺在床上,也正是因为这样,刘晨妍才会被禁足。要知道陈虎他大哥可是从小练武,也长得五大三粗,年龄还比刘晨妍大,一样被教训了,他自己还是算了。

    “不可能。”刘晨妍就像护犊的母鸡一样,毫不退让。

    “小妍,我们走吧。”

    看到陈虎,孙媚也没继续待下去的意思了,对方一直向他的父亲提亲,对这个陈虎,他自然没有好印象,而且今天还刚好看到对方为了得到第一,找人代写,这种作弊的手段,让她更加觉得不堪。

    “媚儿,你别走啊!”

    看到转身离去的孙媚,陈虎直接追了上去,最后只留下尴尬地赵姓士子,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他也待不住,也跑了。那个约定要跟李晔赌作诗词的人也早不见了人影,看到手中写好的作品,李晔不禁有些失望,他还想看那人脱光衣服游街呢,没想到这就跑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