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北,这是跟谁唠呢?笑这么开心?”

    王文乐还想偷瞄一下张小北手机里的内容,奈何对方反应神速,直接就把手机挡住了。

    “哎嘿,没谁没谁。”

    “不会是苏盈吧?”话是反问的话,脸上的表情却很肯定。

    高肖宇:“隐隐约约闻到了恋爱的酸臭气。”

    “靠,你们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张小北一脸震惊。

    “嗯,我刚发现,你俩连头像都换成情侣头像了…”

    “我看看”高肖宇也拿出了手机,比划两下“嘿,还真是,来说说,怎么追的,上个星期天干啥了?”

    “也没啥…”张小北想了想,周六的肯定不能说,周日也就在瞎转,没啥说的,至于周六晚上的事…这个绝对不能说。

    “你们不觉得有神秘感是一种很美好的事吗?”张小北反问。

    王文乐摇摇头:“不,我们觉得你是一个砂锅。”

    高肖宇接茬:“还是打破最好。”

    “哎”张小北叹气“其实也没啥,我一表白,她就答应了。”

    “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王文乐突然很想揍眼前这货一顿,虽然早就感觉这两个人会在一起,但是张小北搁那得瑟的样子着实令人很不爽啊!

    炫耀,这绝对是在红果果的炫耀。

    今晚不坑你一顿,从此以后我的姓就倒着写!

    同一刻,教室。

    与往常一样,今天的苏盈仍然是前几位进入教室的一员。

    “早啊七七~”

    “早啊~”唐七七搬着凳子颠颠的坐到苏盈旁边,脸上挂着一抹坏笑“来,让姐听听,他是怎么表白的?”

    “什么表白?”苏盈装傻。

    “还装,你俩头像都换了。”

    “喔,我跟你讲哈,那天,他脚踏七彩祥云…”

    “得得得”唐七七打断苏盈,摆摆手“别扯的太假,挑主要的说。”

    “那天,他身着一身帅气的西装,我们俩在一个西餐厅里,正吃着饭…”苏盈绘声绘色的描绘着“最后他邪魅一笑,对我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然后我一激动,就答应了。”

    “……”唐七七的眼中满是鄙视。

    “还是不满意?”

    “太假太假,在我的认知里,小北完全没有霸道总裁的画风啊,尤其是那什么邪魅一笑!”

    “阿嚏。”还在学校路上走着的张小北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喷嚏。

    “好吧,事实就是,他刚表白,我就答应了…”

    “这才是你俩的画风嘛,跟我猜的一模一样。”

    苏盈揉着唐七七的脸,佯装很生气“你都猜出来了,还问!”

    “我就想试试我有没有当侦探的天赋。”

    “不,你只有当隔壁八卦大妈的天赋。”

    ……

    对于张小北来说,课还是正常上,却又有些不正常。

    他总是会下意识的看一眼苏盈,看看后者时不时摇晃一下的马尾辫,找找跟昨天比有哪些不同,比如,昨天的发带是黑色的,今天的发带上多了一只粉色的蝴蝶,还挺好看,原来她喜欢这个?

    活生生的就是记忆力版小北来找茬之课堂偷窥篇。

    众所周知,‘找茬’这种游戏,是需要耗费大量的注意力的,而在上课时干这种事,一般会被称为走神,严重点的,会被老师发现,然后丢一记粉笔,以示惩戒。

    张小北就属于更严重的,方老师都走到他身边了,他都没发现,眼中还是那只蝴蝶,以及下面的马尾。

    方老师看着张小北,表情严肃。

    张小北看着苏盈,眼神迷离。

    一大半的同学看着他俩,目不转睛。

    片刻,前方的同学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我们亲爱的方老师还没有从后面溜达回来不说,怎么连声音也没了?纷纷扭头。

    苏盈也回过头,目光跟张小北迷离的眼神撞了个正着,同样也看见了方老师严肃的表情。

    看这情形,苏盈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连忙给张小北使了个眼色,意思很明显:别发呆了,你后面有人。

    奈何张小北现在注意力都在找茬上面,明显的智商不在线,看着苏盈回过头,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是时候展示自己的魅力了!

    于是乎,张小北邪魅那么一笑。

    这次比上次成功,起码没有发出声。

    虽然张小北想的是邪魅一笑,然而在别人的眼中,却是笑的跟个二五仔一样,接下来,一个个的更加期待方老师会做出怎样的表现了。准确的说,是更加期待方老师的黑皮小本本会不会为他而开。

    苏盈一看还在那傻乐的张小北,又羞又气,再次给后者猛打几个眼神后,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张小北看到苏盈的表情后终于发现——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强行脱离了‘找茬’状态,下线的智商再次上线。往自己身边偷偷一瞄,卧槽,黑色的裤腿!

    一高对穿校服有着严格的要求,而且校服不是黑色的,那这个裤腿的主人,就只能是方老师了。

    这一刻,张小北终于明白了,苏盈给自己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悔不当初,自己为何会想起来玩找茬这种游戏,还是在方老师的课上。

    然而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他的脑海中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方老师的单人版阵法,威力会不会小一点?

    而两人用眼神交流的这一幕,自然也没逃过方老师的捕捉。

    这还是在方老师第一次对高三5班发动AOE阵法之后,第一个敢在他的课上走神,并让他忍无可忍的。

    你说你走神一小会儿也就罢了,老夫刚上课你就在走神,足足走了半节课还多,你这是瞧老夫不起?

    “哟,都能靠意念交流了?”沉默许久的方老师,全身散发着一种恐怖的气息,黑着脸,缓缓开口。

    “……”

    张小北瑟瑟发抖,以书捂脸,连个气都不敢喘。

    “好好听课,别走神,下课后到我办公室走一趟!”

    “是…”一股深深的绝望感,萦绕在张小北的心头,挥之不去。

    围观群众反而有些期待了,2年多以来,这还是第一个被方老师以惩罚的原因叫到办公室的,不禁开始猜测在办公室中会发生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