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此为防盗章

    要不说一个合格的政客一定要有敏锐的嗅觉, 在短短几句话的空当,孙从书就已经将事情的经过推断的差不多了。

    孙博文闻言,下意识的转过头去。

    叶青迟疑了一下, 然后点头, “我室友遇到麻烦了。”

    “不跟你们说了, 我现在要过去。”

    吴东文已经翻不出什么浪花, 她最多也只能帮到这里,剩下的事情只能孙家父子俩处理。

    然而令叶青意外的是, 她这边刚走两步, 那边孙从书在身后忽然开口:“我跟你一起。”

    “嗯。”不敢多耽搁时间, 叶青伸手就要去掀竹帘。

    吴东文本能的阻止, 他的表情此刻有些狰狞。

    这女的,至始至终都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然而就在吴东文即将接触到叶青的肩膀时,他突然感觉到右手一阵尖锐的刺痛, 仿佛有什么东西钻进了皮肉之中。

    “啊!”忍不住惨叫出声,吴东文死死捂住自己的手腕。

    “你做了什么?!”

    好像没有听到对方的质问一样,叶青连头都没有回。

    孙从书趁着这个机会,赶忙也跨出了正屋门。孙博文连阻止都来不及,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扬长而去。

    自己这是,被当成质押物被留下……了?

    或许是怕对方刚刚所说的话都是诓骗自己, 吴东文强忍剧痛,死死挡住大门。

    最后一个跑了就完了。

    孙博文看着一副“你要敢走老子就抄刀追”模样的吴东文, 他郁闷的几乎吐血。

    在权威鉴定师来之前, 自己是走不了了。

    真是亲爹。

    出了宅邸大门, 孙从文差不多已经看不到叶青的身影了。

    这姑娘跑起来可真利索。

    跟在她身后,大概两分钟后,孙从书实在是坚持不住,他扶着墙喘气,“你……你跑慢点!”

    “不能慢,万一杜沁出事了怎么办?”如果不是必要,她肯定不会发这样一通短信,叶青深知自己这个舍友的性格。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再拨通杜沁号码的时候,对方已经没了反应,显示的是关机。

    如此下来,难怪叶青开始往不好的地方猜测。

    孙从书闻言,飞快道:“你把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的告诉我,我帮你参谋一下。这么会儿功夫,不会有问题。”

    要先找到关键,才能得出解决的方案。

    叶青放慢脚步,孙从书见状赶忙快步上前。

    稍稍冷静下来之后,她一边疾走,一边吐露出事情的经过。

    虽然人类有句话叫做家丑不可外扬,但事情都已经发展到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到了杜沁家门口,叶青刚好讲完。

    “这是违法的。”孙从书皱眉,他不敢相信对方的父母怎么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叶青眸色寡淡,“先看看什么情况吧。”

    大门跟之前她经过的时候一样,紧紧的锁着。

    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叶青上前敲门。

    大概两三分钟后,才有一个身材矮瘦的中年妇女赶来,“谁?”

    不是杜沁的大伯娘,结合杜沁曾经在宿舍给她们传看过的照片,叶青明白,这大概就是她母亲了。

    “我来找杜沁。”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叶青还算有礼貌。

    听到这话,杜母犹豫了一下,然后缩回了开门的手。

    知道了叶青的身份,她哑声道:“小沁她……要在家里住几天。”

    “你先回去吧。”

    沉默了一瞬,叶青并不放弃,“我想见她。”

    或许是听到了门外的动静,之前那个矮胖的中年妇女,也就是杜沁的大伯娘走了过来。

    看到是叶青,原本她就有点想法。可能是觉得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生掀不起来什么大浪,妇女竟然越过杜母,打开了大门。

    等看到叶青身后的孙从书时,她眉头拧起,“你是谁?”

    就在叶青准备随便编一句的时候,孙从书开口了,“我是她叔叔。”

    叶青:“……”

    突然多出来个长辈,她并不觉得高兴。

    然而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环视一周,仔细聆听,叶青并没有察觉到杜沁的踪迹。

    她不在这里。

    “杜沁呢?”

    “哎呀,跟他未婚夫联络感情去啦。”妇女一笑,豆大的眼睛瞬间挤成了一条缝:“她很满意这桩亲事,可能不会跟你回帝都了。”

    定定的看了她一眼,叶青抬脚离开。

    看样子这些人没打算告诉自己杜沁的位置,这么短的时间里,她肯定无法被转移到别的地方去,自己挨家挨户的找就好了。

    孙从书原本也想跟上去的,下一秒,他的衣服就被人拉住了。

    是那个妇女,她想做什么?

    就在孙从书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杜沁的大伯娘突然凑近,“你侄女有男朋友了么?”

    心中有了一丝丝明悟,孙从书忽然就不急着走了,“没有,怎么了?”

    这真是太好了!

    乍一听到这个消息,妇女身上的肥肉都兴奋的抖了几下。勉强克制下来,她飞快的说:“刚好,我这里有个人看上了她,既然都是同学,干脆来个好事成双。”

    “我记得,我侄女是第一次来这里吧?”摸了摸下巴,孙从书眼底深处划过一丝冷光。

    “别人又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看上她?”

    难道这里是人贩子的窝点,不过连亲生侄女都卖,这也太丧心病狂了吧,县里的派出所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地方么?

    “我让对方看了照片。”妇女还算有耐心的解释。

    这照片,来源当然是杜沁的手机。

    室友之间关系好,相互存点对方的丑照做表情包这很正常。然而叶青从来就没有失态的时候,她向来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大概大二刚开学,初春时节,叶青经过一棵柳树。阳光温和,青青的柳叶宛若幔帘一般,映衬的此刻景象如斯美好。

    杜沁再次被叶青的美貌震撼,下意识的就举起了手机。为了表示跪舔之情,她郑重的将这张照片设置成了屏锁。

    杜沁万万没想到,这东西有一天会落到自己大伯娘手中。

    孙从书听了个大概,想了一下,他问:“男方是什么身份?”

    怎么今天也到场了,难道是跟杜沁订婚的男人,同样也看上了叶青,他想享受齐人之福?

    完全不知道面前的中年男人是在套话,妇女还以为他也有这个意向,然后笑着说:“他跟我侄女的未婚夫是表兄弟,不过两人不一样,这人有背景,是在大城市当官的。你放心,嫁给他你们家绝对不吃亏。”

    如果这事儿成了,她能拿很多好处。

    对方原来看不上村里出身的姑娘,哪怕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杜沁,他也不屑一顾。如果不是这样,妇女还真想中途变卦,把侄女嫁过去。

    然而再眼高于顶的男人,在遇到绝世美人的时候,还是把持不住。

    看了那张照片之后,对方就流露出了些许的意动。

    侄女未婚夫辗转找到她的时候,那个男的刚好也在场,妇女听到他妈同样催婚了之后,她就一直铆着劲儿,开始四处寻摸合适的女人。

    毕竟市里两三百平的房子,不是谁都能买得起的,这家人肯定很有钱。到时候要是成了,说不定自己能赚个好几万。

    妇女一直就是这么打算的,等今天遇到叶青之后,妇女才会这么看她。

    这样的天仙,就不信对方不动心。果然,事实证明她是对的。

    所以现在能够把对方留下来就最好了。

    想通这一点,妇女恨不得把男方夸上天。

    当官的?这作风问题有点严重啊。

    孙从书假做心动,等妇女说的差不多口渴了之后,他连忙开口:“既然这人也在,那能不能让我见见,我心里也好有个底。”

    “好好好。”妇女一叠声的答应。

    转身回到杜家正屋,大概四五分钟后,一个年近三十的男子走了出来。

    “有信儿了?”他问。

    “没呢,不过对方的叔叔在。”妇女一脸谄媚。

    “人在……”哪儿?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男人余下的话尽数卡在了喉咙中。

    “孙、孙、孙书/记……”

    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自己的司机,孙从书一张脸顿时变得铁青。

    既然都是司机了,他休息,对方自然也休息。

    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

    好!好的很!

    另一边。

    叶青沿着村里所有的小道都走了一遍,在村尾后,比吴东文的房子还要靠近山林的地方,她看到了破旧的房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