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麻辣小村姑 > 第七十四章遇到女骗子

第七十四章遇到女骗子

    赵氏懒得给固执的两兄妹讲道理,开门见山道:“二刚,咱家将熊皮等猎物卖给了你朱叔家的堂哥,价钱给的不错,一共得了五十一两银子。”

    赵二刚脸上现出一丝喜色,这个价钱,已经高出平时的市价,一起去的四个猎户都想着帮赵家救急,没分一个铜板。

    李家的老虎再值钱,也就与这个价格持平,加上自己家有六两多银子的存银,自家定是胜过李家的,若是没有柳絮卖入黄家一事,自己也许可以娶回柳絮了

    赵氏虽然不忍心打击儿子,又看不惯儿子患得患失的模样,狠了狠心道:“李家的老虎等猎物,强行卖给了孙员外,听说得了六十两银子”

    赵二刚脸上的喜色,瞬间如雨后的落叶,枯败得可怜,他忘了,李家兄弟,是村东走、村西颤的浑不吝,自己托了熟人买,他们也可以要挟人来买。

    刚刚对柳絮的怨责,顿时烟消云散了,心中笃定,柳芽说了,半年后可放奴籍,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赵二刚心头的一片乌云立马就散了,转而提及赵家与秋家的婚事,将柳絮的话也转达到,希望爹娘慎重的考虑。

    这秋家惯会见风使舵,前脚听说柳絮被卖了,后脚就重新托媒人进了赵家,这次的秋家诚意满满,聘礼银子由到柳家的二两银子增加到五两银子,成婚后住县里青石房子,赵红进门直接当管家娘子。

    赵红一听就乐意了,仿佛重新压了柳絮一头,在村中的姑娘们面前也扬眉吐气了。

    赵氏原本是不同意与秋家复合的,耐何赵红寻死觅活的要嫁,嫁过去又是管家娘,不用受婆母娘的气,对赵氏来讲诱惑太大了,比十两、二十两的聘礼都受用。

    第二日一早,柳絮就被急切的敲门声给吵醒,何氏开了院门,又慌慌张张的进来,一脸急色道:“絮儿,你快起来,李文生和赵二刚都来了。”

    柳絮一个头两个大,着急忙慌穿着衣裳。

    衣裳是柳絮惯穿的那件粉色衣裳,因被阿黄缝死了领口和腰身,每天穿衣裳时,都要套着头心翼翼的穿,这次穿得急了,被缝合的线猛一受力,一下子扯将开来,柳絮的心弦像断了一般,“咯噔”一下。

    看着衣裳口缝得密密匝匝的线,脑海中闪现了阿黄倔强的紧抿的唇角,嘴唇上的细绒毛,在阳光下似闪着光般,让人看着就心里熨贴。

    只是时光还在,我还在,阿黄却己不在。

    阿黄,你到底在哪里啊?

    何氏哪里容得柳絮发怔,再次返进屋内,扯着柳絮道:“快,李文生和赵二刚跟乌眼贼似的瞪着眼,可别再急眼动了手!!!”

    柳絮趿拉上鞋子,“噔噔噔”跑到院门口,李文生与赵二刚,如斗鸡眼似的对立着。

    赵二刚本来的身材是略高于李文生一些的,耐何受了伤,怎样挺直了脊背,也似乎没有李文生的眼色有震慑力。

    柳絮冷着眼看着二人道:“李文生,二刚哥,我已经成了黄家人,你们还要作什么?愿意对赌打猎就上山去,只是别再打着我柳絮的幌子,免得全村人都说我是狐媚子、害人精。”

    赵二刚被说得脸色一赧,从李文生身上抽回了目光,对柳絮春风和煦道:“我娘今早谈妥了房子,就是我家隔壁李寡妇家,她一人带着一个儿子,只靠做绣活糊口,愿意腾出一间屋子给你,只要你帮她打柴挑水做些活计,匀出她时间做绣活儿就成。”

    柳絮一脸的喜色,晃得李文生眼色阴暗,眉头皱成了山川,半分不开晴,直接插嘴道:“柳絮,我今天就去找黄掌柜,用我手上六十两银子将你再买回来,六十两与五两,孰轻孰重,姓黄的一介商贾,一定算得精。”

    柳絮皱了皱眉头道:“李文生,你还是别去了。商贾虽然重利,但也有软肋,他儿子黄诚对我很是依赖,你就是出上百两的银子,他也不会卖了我的。你别白费心思。”

    李文生眼色轻眯,纂紧了拳头,青筋暴起,骨结分明,用力的挥了挥,眼睛里透着浓浓的戾色。

    柳絮的心不由得下沉,心如雷鼓,这李文生定是想像卖老虎一样,找黄家强买强卖了。

    柳絮还真吃不准自己在黄旺财心中的价值,试探着劝解道:“黄家能在江阴县做生意多年屹立不倒,背后肯定与官家关系匪浅,我被拐送到黄府那日,就听说有好几个官家老爷在他家吃酒”

    李文生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也是他宁愿扣着香草,逼迫柳树出面的原因,现在柳树不仅不出面,反而休了香草,逼得只能自己出面了。

    若非万不得矣,李文生也不想惹官家,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自己当年的案子已经引起了县令的极度不满,背后说不定怎样算计自己呢。

    再撞到县太爷手里,怕是不能再做善了。

    李文生脸色如墨,不知在想什么,隔了半天,似想通了其中的关节,脸上由阴转晴,轻哧一笑道:“当黄家的家奴怎么了?家奴不也得嫁人吗?”

    说完,心情愉悦的往外走,走了两步又扭回了头,嘴角上扬,痞笑着冲柳絮眨了眨眼道:“我知道,絮儿不让我去找黄家,是发自内心的关切我,怕我在黄家手里吃了亏、惹上官非。”

    柳絮真真的被李文生的脑回路给恶心到了,自己不让他去黄家,是因为自己对黄旺财也不是十二分的信任好不好?怕黄旺财顶不住李文生的威胁,真将自己再重新发卖了,到那时,自己可真是哭都找不着调。

    李文生欢天喜地的走了,留下满心郁闷的柳絮。

    转头想对赵二刚解释一下被卖之事,赵二刚摇了摇头,温暖一笑道:“我都明白。半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你心应对黄家,别让黄东家起了什么别的心思。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搬家。”

    二人进了屋子,柳絮拉过何氏的手,眼睛如被蒙上一层水雾,瓮声瓮气道:“婶子,我找到房子了。多谢你这些日子的照顾,我想让柳毛也和我住在一起”

    何氏了然的点了点头,哽咽着转过了身,低头收拾着柳毛的东西,连盖的被子也都卷了起来。

    柳絮拦住了何氏的手道:“婶子,你家家里也只两套被褥,我不能拿走。我现在大也算黄家人,一会儿我进县城,让黄家出钱重新置办。”

    这样安排下来,能拿的东西就更少之又少了,只有柳毛两套换洗的衣裳,柳絮和柳芽,算是净身出户,连换洗的衣裳都没能拿出来。

    搬家如此的大事,只一个背篓就装下了,赵二刚要抢着背,柳絮嗔责的看了一眼他还未痊愈的肩膀,赵二刚灰溜溜的将背篓还给了柳絮。

    李寡妇家有两间屋子,心眼挺实诚,将最大的东屋倒给了柳絮姐弟三人,她自己和四岁的儿子李石头,住在偏的西屋,两屋中间是烧火的伙房。

    李寡妇身材低矮、骨结瘦削,头发梳得光洁,看人看物很是关注,眼睛总是情不自禁的半眯着。

    柳絮猜想,这应该是长期绣花做活的后遗症,视人不清,畏光。

    初次见面,柳絮对李寡妇的印象还不错,柳絮热情的称了一声“李婶子”,便盘算着屋里要添置些什么东西。

    屋子很是宽敞,仅炕就能并排躺下十个人。将来刘氏搬过来住,也是绰绰有余。

    美中不足的是,柳毛虽然过了年才年满七岁,但毕竟已是男娃子,因身体不好,常常圈在家中,有个私人的空间是万分必要的。

    柳絮丈量了下炕的宽度,决定求个木匠,在炕中间打上一个半开的木隔子,下半部分是木板隔子,上面部分挂帘子,即可空风透气,又可在睡觉时隔绝空间。

    柳絮计算了下家里其他的缺项,锅碗瓢盆、衣裳箱子、被子,甚至上山砍柴的刀,装东西的篓子所有的东西都得重新置办。

    而自己手里,只有当了玉佩花剩下的九两多银钱,柳毛虽然不用再吃人参等贵重的药,寻常的汤药还是要喝一段时间的。

    这样算下来,自己手里的银子,真是杯水车薪。

    赚钱,还是当务之急。

    算计好了,柳絮决定马上就进城。

    赵二刚想要跟着去,被柳絮以伤重为由给撵回了家里。

    进了城,柳絮直奔黄家布庄,询问黄东家邀仙台的事情进行的怎样了。

    黄东家独自一人,静默的坐在三楼的邀仙台上,半点笑模样都欠奉。

    见到柳絮,更是三分苦变成了七分苦,鼻子眼睛都快皱到一块儿了,将本来就的眼睛挤得更没了立锥之地。

    柳絮追问缘由,才明白了他为何愁苦了。

    还有三四日便到了月圆之夜,一切就绪,只待时日一到,便可一鸣惊人。

    昨日车夫按时去接胡仙儿来邀仙台练舞,在名媛阁后门,从日出等到晌午,一询问才知道,胡仙儿一早便没来名媛阁。

    因名媛阁都是富贵人家送女儿来学习礼仪,没到场定是家中有事。

    黄掌柜派人连夜去胡仙儿家中请人,找到胡仙儿家时己人去屋空,前一日己匆匆搬了家。

    最可怕的是,胡仙儿家,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分明是一个破败的破落户,连住的房子都是租借的。

    黄旺财气得直拍大腿,感叹自己长年打燕却被燕啄了眼,被穿着羊皮的狼-给骗了。

    柳絮却不认为胡仙儿是个骗子,一个真正的骗子,又怎会只骗了跳舞的十两定银,而放过黄旺财这只大肥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