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医道生香 > 第20章搞事情的节奏
    古狂歌开始对比,心里明白得很,都不是因为感情,华霜娇有所图,华雪容要还账。

    没有感情基础都是耍流氓,可面对姐妹俩这样的美人,哪个男人又忍得住。他可不是装清高的人,想了想决定先把华霜娇办了,免得到时她又后悔。

    起身刚要下床,房门却突然打开,华冰颜跟做贼似得溜了进来,脸色清冷的关好门,略带紧张的走来。

    “你这是要干嘛去?”

    古狂歌眼角抽抽了一下,“额……我想喝杯水!你怎么来了?”

    华冰颜得意一笑,“美茹睡着了,你今天还没给我推拿呢。”

    说完很自然的躺好,颤动的睫毛却出卖了她心里的紧张,毕竟是在自己家里,怕被人发现。

    想了想她又坐起身将睡衣脱掉再次躺好,嘴里还催促道,“你快点啊!”

    我次哦!

    古狂歌心里在嚎叫,华冰颜虽然更诱人,也更容易采摘,可她特殊的体质现在是不行的,可总不能说我要去睡你俩姐姐之一,只好伸手帮她推拿。

    微信提示音响起,华冰颜好奇询问,“大晚上你跟谁聊天呢?”

    古狂歌赶紧打岔,“没事,估计是新闻推送,你别乱动。”

    一只手赶紧将手机关机,这要是被发现对人家俩姐姐都图谋不轨,脸非得被挠花不可。

    经过前两次疏通经脉,这次没以前那么疼痛,华冰颜一直用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突然来了一句。

    “我不够诱人吗?”

    古狂歌愣了一下,“怎么可能不诱人,没看我忍的很辛苦吗。”

    华冰颜清冷的面孔立刻有了笑容,装作满不在乎的傲娇表情,“又没让你忍……”

    意思已经很明显,古狂歌只能是苦笑,“你当我不想啊,你这体质不将体内寒气掌控的话,一旦做那种事,寒气就会大量流失,那对你以后的修为有严重影响。别在诱惑我了,等你能彻底掌控体内寒气再说吧!”

    说着他还用力掐了一把,华冰颜感觉到了疼痛却开心的笑了,如果不说自己不可能知道这种事,他宁可忍着也不碰自己,感觉到了他的疼爱。

    正面推拿完毕,她自动翻身趴好,光滑的脊背没有一丁点瑕疵,古狂歌从脖颈开始慢慢往下按。

    华冰颜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听说还有办法,要不……要不……”

    毕竟是个大姑娘,接下来的话有点没法出口,脸害羞的埋进枕头里。

    古狂歌立刻激动,没想到她竟然同意这样,眼睛不由之主沿着她的脊背一路往下看。

    正当这家伙打算采取行动采摘花朵时,房门传来动静,原本华冰颜是锁了门的,却传来钥匙扭动声,下一刻门打开露出华霜娇的身影。

    华霜娇是见古狂歌不在回复微信,鼓起勇气打算主动出击,却没想到看到这一幕。

    华冰颜慌乱的抓过睡衣遮挡身体,她冰雪聪明,一下就看透了姐姐的来意,目光恶狠狠瞪了过去。

    这下尴尬了!

    华霜娇赶紧辩解,“我……我是找他问问病情,你们忙!”

    赶紧关门慌乱的返回自己卧室,心里生出一丝罪恶感,仿佛自己再跟妹妹抢男人。

    华冰颜又看向古狂歌,他也是一脸尴尬,“我不知道她要来啊,不关我事。”

    “哼!”

    华冰颜冷哼一声穿好睡衣起身离开,到房门时扭头看向他想说什么,可还是没说出口,而是竖起中指。

    这叫什么事哦!

    古狂歌无力的瘫倒在床上,原本是该有个浪漫的夜晚,这下可好,全都没戏了。

    不对,还有个华雪容呢。

    这家伙立刻拿起手机开机,微信联系华雪容,结果人家没有回复,估计是睡着了。

    夜慢慢的过去,虽然开着空调,可古狂歌还是感觉浑身燥热,正犹豫着是不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时候,房门再次被人打开。

    看到是华冰颜去而复返,他露出开心的笑容,看着她走到床边睡衣滑落……

    黎明前夕,华冰颜返回了自己卧室,走路的姿势很是怪异,不时柳眉微皱,手不自然的向后捂。

    这个冰美人为了防止古狂歌被姐姐勾引,用另外一种方式让他得到极大的享受。

    早饭时华霜娇和华雪容都没参加,一个早早的去了公司,一个还在睡懒觉。

    正在吃着,一个女佣来到饭桌边恭敬的对华冰颜说道,“三姐,马少爷来了,他想见二姐。”

    华冰颜冷冷回应,“去跟二姐说,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心情有点不好,昨夜被古狂歌摧残的够呛,椅子上虽然铺着一个软垫,可坐下后还是有些疼痛。

    古狂歌抬起头,“是马平方吗?”

    见女佣点头,他冷笑着起身往外走,段美茹露出担心神色,可见到华冰颜默不作声,也就没跟着出去。

    别墅的门房外,马平方一脸不耐烦的等待,看门人虽然认识他,可不经姐妹三人任何一个同意,也不敢放他进去。

    见到古狂歌竟然从别墅里走出来,还穿的是睡衣和拖鞋,马平方愣住了,下一刻怒色涌现脸上。

    “崽子,你怎么在这?”

    张嘴就骂人,让古狂歌眼中冷光一闪,戏谑回应,“我昨晚睡这里啊,跟华雪容睡的。你难道不知道治好你师父的诊金就是她陪我睡吗?那身段可真不赖!”

    马平方的脸色立刻变成青紫色,他可是一直在追求华雪容,这么恶俗的话语哪受得了。

    下一刻他又变成冷笑,“就你这德性,容儿怎么可能答应这种无理要求。”

    “他说的是实话。”

    冷傲的话语传来,华雪容已经迈步走出别墅,径直到了近前挽住古狂歌的胳膊,头还枕在他肩膀。

    “师兄,我已经是他的人了,麻烦你以后别在骚扰我。”

    她没在意古狂歌说开这事,原本就是什么都不在乎的性格,正好趁机摆脱马平方的纠缠。况且姓马的没给她面子出砸店的赔偿款,也有心恶心他一下。

    马平方只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远处他的司机还手捧着一大束玫瑰花,万万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我……我杀了你……”

    他愤怒的冲向古狂歌,挥拳砸向他的面门,还没等古狂歌动手,华雪容纵身迎上,一脚踹了过去。

    马平方不敢与华雪容对打,赶紧抽身后退,华雪容也豁出去了,冷声娇喝,“我的男人你也敢动手,谁给你的胆子?”

    “贱人,我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跟了这崽子!”

    华雪容立刻怒了,“你骂谁贱人呢?”

    她冲过去要暴揍马平方时,古狂歌却拉住了她手腕,见马平方还用手指自己,很不爽的说道。

    “麻烦你撒泡尿照照镜子,就你这张马脸谁会要。既然见面了,谈谈你砸店的赔偿款吧。”

    “谈尼玛,信不信老子拆了你的店。”

    马平方已经有些失去理智,却顾忌华雪容没敢在动手。

    又挨骂的古狂歌是真怒了,迈步要上千反被华雪容抓住手腕,压低声音说道。

    “马家不好惹。”

    “老子也不好惹!”

    古狂歌甩开华雪容的手就要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马平方,就在这时马平方高喊一声。

    “敢不敢跟我决斗?输的人离开容儿!”

    哈!

    古狂歌被逗笑了,扭头看向华雪容,“他还真是对你一往情深啊,你都被我睡了他也不嫌弃。”

    华雪容还给他一个大白眼,又不满的看向马平方,“老娘只是你师妹而已,没其他关系。既然你要决斗,那就再加一千万赌注。”

    “好!下午两点,你带这崽子到咱们武馆。”

    马平方愤恨的说完扭身就走,看到司机还手捧那一大束玫瑰花,伸手抢过仍在地上连踩几脚泄愤,这才上车重重的关闭车门。

    “哎……”

    华雪容叹息一声看向古狂歌,自从见他第一面起,自己的生活就被彻底搞乱了。

    “决斗时你手下留情,教训他一下就行了。”

    “那得看我心情。”

    狂傲的说完古狂歌转身进入别墅继续吃早饭,华雪容向他后背挥挥拳头,也只能是无奈的跟了进去。

    中午时分,得知古狂歌要跟马平方决斗,华霜娇也赶了回来,姐妹三人坐一起绝对是一道靓丽风景,何况还多了个段美茹。

    四女没人认为古狂歌会输,担心的是他出手太重把人打坏了。

    五人各怀心思的一起吃午饭,一直没见过姐妹三各的父母,古狂歌好奇问了一声。这才知道她们父亲意外去世,母亲去了欧洲定居极少回来。

    就在这时,中医门诊那边装修的工人也在休息,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出现在门口,犹豫了很久后走了进去。

    中年人很客气的对一个工人询问,“请问这里以前的中医门诊呢?”

    被询问的工人随口回答道,“已经没了,现在可是贵医阁,以后专门招待高端人士。”

    “谢谢!”

    道谢后两人神情暗淡的走出,见老婆眼睛含着泪花,男子叹息出声。

    “哎……都怪咱们被困住的时间太久了。放心吧,孩子那么大了应该没事,见不到也好,免得被仇人知道连累他。”

    “都怪你,父亲过世都没赶上,孩子现在也不敢认,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埋怨声让男子只能惨笑,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火车站,根本就不敢久留。

    中午一点半,华雪容开车带着古狂歌赶往南郊的一家武馆,这武馆就是她和马平方合伙开的,收的都是些贫苦家的孩子甚至是孤儿,也算是有个正经事情做。

    华雪容则是拉着段美茹去逛街,对于没有悬念的比斗一点兴趣都没有,华霜娇是生意人,就更不想参与这件事。

    武馆的名字是用她的名字命名,就叫雪容武馆,车开进武馆院子停下,立刻又群孩子围了上来,大的十二三岁,的也就五六岁。

    华雪容拿着一大包巧克力下车,孩子们立刻欢呼着瓜分,华雪容也终于展露笑颜。看到这一幕,古狂歌对她的印象有所改观。

    可当一个车队行驶进来时,孩子们却赶紧慌张的跑到一侧并排站好,有的还露出害怕神色。

    当马平方开门下车,孩子们更是站的笔直,马平方看都没看他们一眼,随着他一挥手,从其他车辆上下来十多个彪形大汉。

    一辆面包车的后座打开,这些大汉从里面一人拿出来一根粗大木棍,就是铁镐的镐柄。这根本不是要决斗,而是要搞事情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