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店小二是王麻子最新招来的员工,干活很勤快,任劳任怨,与店里的其他人相处的很好。

    听到有客人招呼,店小二很麻利的将酒水呈上,不过惊讶于赵天月的美貌。

    店小二不禁是多看了两眼,有很快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当,收回目光就要离去。

    可就在这时,赵天月却扬言要刺瞎他的眼睛,店小二闻言之后,脊背发凉。

    心说自己怎么就这么贱呢,赶忙回头道歉,自始至终都不敢抬头看赵天月一眼。

    赵天月看着软弱可欺的店小二,冷冷一笑,道:“请问我若刺瞎你的眼睛再给你道歉,你的眼睛就会好吗?”

    “不会。”店小二如实说道。

    赵天月捋了捋面前青丝,气质如同出尘仙女的她,却说出了与气质截然相反的话来:“既然不会,那就说明道歉是没用的。不过本姑娘看你认错的态度很是真诚的份上,就给你一个机会。”

    店小二闻言是欣喜若狂,道:“只要仙姑肯饶过小人,小人什么都愿意做。”

    赵天月微微一笑,便是倾国倾城之姿容,可是店小二却根本就不敢抬头去看。

    “既然如此,那本姑娘就退一步,你自己动手,刺瞎你的一颗眼睛,此时便作罢了。若是要我动手,那就得刺瞎你的两颗眼睛。怎么选择,这个机会我留给你。”赵天月淡然笑道,神态轻松惬意,仿佛在说一件十分高尚的事情。

    “这,我……”店小二万万想不到的事,即便他如此低三下四了,可对方还是不愿意放过他。

    “看你的样子,是不想做出选择了。如此也好,左童子,给我刺瞎他的双目。”赵天月以袖掩面,似是不愿意看到接下来血腥的一幕。

    店小二回头,他看向了自己的老板,他的神情,似乎是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李广身上。

    “呵呵呵……贱狗一条,在我刺瞎你双眼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要动弹,不然我若失手,剑就很容易从眼眶直刺入你的脑袋。”左童子露出了残忍的笑容,早已蓄势待发的一剑直接刺出,如同一道闪电一般迅速,旁人只看到寒光一闪。

    然而,却有一人的剑比左童子的剑更快,更毒,更狠。

    青芒击长空,落血一点红。

    左童子感受到了杀机临近,赶忙调转了一下身形,可是他的剑却依旧停留在了店小二眼前半寸之处,紧接着垂直向下落去,直到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左童子这才注意到,自己握着剑柄的手腕,已经被人一剑斩下,而他自己的眼睛,却没有捕捉到出手之人的踪迹。

    “是何人出剑斩我右手。你可知道我是谁?我乃道门八众之天道麾下左童子是也。阁下对我出手,不怕招惹我道门无穷的追杀吗?”左童子面色苍白无比,他只能搬出自己的后台,只求能够震慑住这出手之人,从而让他有时间处理自身的伤势。

    左童子的话音落下不久,就看到一个浑身散发着浓厚酒香的少年,从不远处的一张酒桌前起身,缓步走了过来。

    “请容我做一个自我介绍,我来自风国潜龙郡,长门城。我是李广。”少年不急不缓的说道,他的目光,却一直死死的盯着赵天月,浓厚杀机表露无遗,道:“赵家大小姐,你可还认得在下。”

    李广话音刚落,紧随其后的杨猛压制着怒意,说道:“我也来自风国潜龙郡,长门城,我是杨猛。赵家大小姐,可还认得在下。”

    忽然,又一个人从醉仙楼二楼跳了下来,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孩,小孩与李广,杨猛组成了合围之势,将赵天月包围。

    “我是张起泉,来自风国潜龙郡长门城张家,是张家唯一后人,赵天月,你可还认得我。”张起泉咬牙切齿,面目狰狞无比。

    赵天月神色只是略显惊讶,却并没有恐慌之意,一如既往地轻松惬意,淡然笑道:“原来是一个砍柴小子,一个家丁奴才,一个张家余孽。真是可笑,你们以为你们联合在一起,就能够对本姑娘产生威胁么?”

    “你灭我张家满门,我恨不得生啖你肉,枉你生的一副好皮囊,其内在怕是已经腐烂不堪,全是蛇蝎盘踞其中。今日总算是老天开眼,送你上门,我今日不杀你,誓不为人。”张起泉恶狠狠唾骂道,双手上下翻飞,捏诀掐印。

    三条火蛇自张起泉周身盘绕,突然向赵天月杀去,蛇嘴大张,吐出百道由炽热火焰之力凝聚而成火云。

    火系灵根的修仙者,其术法的攻击力最为刚猛暴烈。

    然而赵天月乃是水灵之体,其灵根也是水属性变异灵根,其水系术法的威力也因此刚猛无比。

    而且,赵天月的水灵根正好克制张起泉的火灵根。

    面对张起泉那狂猛爆裂的术法,赵天月仅仅轻轻一挥手,一条由水之力凝聚而出的大鲨鱼直接扑向了火蛇。

    仅仅一个照面,火蛇便被大鲨鱼扑灭了,火蛇口中喷出的火云,也就此烟消云散

    “三弟,你被她克制,让我来杀了她。”杨猛暴喝一声,金系灵根的威能爆发开来。

    五行之中,金主杀伐,金灵根的修仙者,主修兵刃,而剑为百兵之首,所以金灵根的修仙者为剑修者居多。

    杨猛的剑术虽然说是李广所教,但是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

    李广的剑讲究的是快,毒,狠。而杨猛的剑,却只注重诡之一字。

    筑基期的战斗,李广根本就是无从参与,张起泉又是属性被克制,讨不到好处。

    二人便在一旁对左童子出手,以防止左童子突然出手偷袭杨猛。

    直至此时,李广才意识到了自己的修为有些太低了,如果平时稍微努力一点。

    说不得左童子现在已经是身首异处,何至于刚才的偷袭只砍掉了对方的一只手,又何至于现在和一只手的左童子斗的有来有回。

    李广和张起泉二人合力围攻了左童子二十多个回合,终于是张起泉一招得手,火蛇从左童子的口中灌入,将其五脏六腑烧了个干净。

    左童子身死,李广,张起泉二人终于是可以腾出手来,与杨猛三人合力围攻赵天月。

    赵天月瞬间就感觉压力倍增,她一咬牙,拿出了一个锦囊来。

    刷的一声,锦囊打开,从中跑出五种毒物来,这五种毒物分五行,同时又剧毒无比。

    仅仅一出现,光是看着这五种毒物身上的颜色,就令人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二弟三弟,你们快退,这毒物难缠。”李广立刻大吼一声。

    杨猛,张起泉二人闻言,都是身形一顿,随后快速向后撤去。

    他们二人乃是筑基初期修为,其速度比练气八层的李广不知是要快上多少倍。

    如此一来,李广就成了那五种毒物的首要目标,毒物们纷纷向李广扑来,速度奇快无比。

    李广根本就无法做出反应,那五种毒物就在瞬间近身。一只异金螳螂,一条水斑彩蛇,一只乙上木蝉,一只火云沙蝎,一只毒沼蟾蜍。

    五种毒物,分属金水木火土,任何一种都可以使筑基大圆满修士当场暴毙。

    可是如今这五种毒物化为了五道流光,直接没入李广体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