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一梦清风 > 第三章掌上明珠
    就在额娘前段时间吩咐着奴才布置除夕的摆设,她忽而想起了清朝有位皇帝叫弘历,这灵感完全来至于小桃红的一句“府里要红里红哩的的才够喜庆。”

    即使还不知道这位弘历在哪里,现在倒也是有了些眉目,听说今晚阿玛的弟弟还是小叔什么的很远的关系的人会到这里吃年饭。因此家里老老少少都在为赶在子夜以前将一切都布置妥当,唯有馨兰这小不叮咚的也无人去管了。

    “一,二,三。”馨兰出尽全力往前门一跳,也只能发出一声哀嚎“哎呀,我的下巴。”

    她以为自己可以立定跳远的跳过门槛,却低估了这副小孩的身体,这到底是有多笨的孩子!馨兰立马用手捂住下巴,冰冷的空气让她疼痛感有些冻住了,鲜血却从指间一滴滴的流出,吓着了前来查看的嬷嬷。

    “哎哟喂,快叫大夫来,格格摔着了。”嬷嬷大喊道。

    馨兰的手不敢松开,倒是嬷嬷紧张的将她抱了起来,快步的往室内跑。这不回头一瞧,哎,满地是血,都快成凶案现场了。

    摔着了下巴确实不好包扎,所以当大夫为馨兰绑到了头顶的纱布时候,小桃红是第一个忍不住笑场的人。就连本是既担心又心疼的夫人在确定伤情以后也忍俊不禁的笑了,她侧头偷看了一下镜子,真是傻透了的蠢样。

    “大夫,我会不会留疤痕。”

    “格格年纪尚小,伤口不算深,应该是不会有疤痕的。”

    馨兰这才满意的跟着一同傻笑“那就好,那就好。”

    看着人小鬼大的馨兰,这下连一脸正色的大夫也微微的扬起嘴角。

    原来过元旦是那么繁琐的事情,换上了新制的衣服,还要祭祀着祖先,末了还要等半夜再吃饭。而这一段时间,馨兰实在没心情和那些表哥表姐玩在一起,因为她的下巴终于向脑中枢神经传达了痛感,现下她恨不得闭上嘴一整晚维持着同一个姿势不要动。

    “还疼不疼了。”

    “不疼,就是摔了一跤。”馨兰别过头,轻声说道。

    “嘻嘻,要是我一定会哭出来的。”

    她越是躲避,却也偏偏一直有个传说很熟悉,可馨兰从来没见过的八辈子打不上杆的所谓远房表姐一直缠着她说心事。话说这位表姐有个心烦事,就是过了这年呀,她也快过了选秀的年纪了,偏偏在要决心入宫时候,就遇上了让她心动的男子,这不成了一桩伤心事么。

    馨兰确实非常同情这一位表姐,可之后她更怕的是自己,若是八旗子女都必须参加选秀,那对她来说真是糟糕透顶了。表姐作为上三旗的包衣女子,被他们看中也只有两条出路,一,力争上游成为后宫一份子;二,当宫女够岁数可选择出宫。

    “我宁愿一辈子当宫女,也不要嫁人。”馨兰感叹道。

    “一辈子当宫女,你知道在宫里都多苦吗。”

    “不知道。”馨兰摇头,可是她却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嫁人的,她从来不属于这个世界。

    表姐轻笑“你身份可与我不同,轮不着你当宫女,不如我只为包衣。”

    “希望你不会被选上。”馨兰第一次对别人的祝愿,竟是祝福落选。

    这个表姐心思单纯,表情都附在脸上了,若是进宫对她来说也许真的是个难关吧。从古至今,只要有女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更何况这是一个以名利为舞台的战场,自是残酷。

    不懂历史如她,也懂得后宫如狼虎,都只为得到一个人的赏识,那就是皇上,只要他的一句话,就能决定命运。

    “时辰到了,孩子们过来吃饺儿呀。”嬷嬷兴奋的喊道。

    表姐拉起馨兰的手,说道“馨兰表妹,恐怕我会有很长的时间见不到你了,唉,快点过去吃东西吧,我都饿好久了。”

    馨兰反手握住她,只因为馨兰讨厌这种仿佛永别的话语。

    “有缘自是会相见的。”馨兰说道。

    至于以后表姐进宫当了宫女,已经是大半年以后的事了。那般低微的身份,那般柔弱的性格,也只能被后宫的惊涛骇浪所打落。至于她心怡的男  方,家里为他找到了另一位身份更高,是与馨兰一般的正红旗佐领的女儿,不过这也就断了她所有的念头,原是只因除了宫里,已没有值得她拥有希望的地方了。

    话说先回到过年当天,老爷子是天还蒙蒙得亮就离开了家。都因为馨兰一夜辗转,一大早就躲在花园里的小假山上,用尽了一万个想法来猜想  她所要经历的未来,这当然是无解的。

    趁着天还蒙蒙亮,她也赶紧回房里假意睡着,等着小桃红的叫唤。仿佛才闭上眼睛,又听到了小桃红的声音。

    “格格,要起来囖。”小桃红敲门说道。

    馨兰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应声道“进来吧。”

    她发现,在这里待久了也就习惯着这里的生活,至少这里的人是淳朴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比如眼前的天然呆。

    “格格,今日想穿什么衣服呢,待会还要随夫人去佛寺的。”

    “去佛寺?好啦,那我要穿蓝色的那件,但是不要深蓝色噢。”

    馨兰憋着嘴,奈何她是一直兴奋不起来,一想起以后就只有担忧吧了,她怎么变得杞人忧天,竟然为没有发生的事情给污了心尘。

    “小桃红,这外面有什么好玩的好看的?”

    “嗯奴才知道今日会有会有戏班唱曲儿,也许格格可以向夫人说一下。”

    “曲儿?什么曲?”不会是京剧吧,馨兰无限的叹息,她实在对京剧不太了解,就像意大利歌剧一样,纯属左耳听右耳出。

    “昆曲。”

    那是啥?好吧,她承认对音乐的了解只限于流行曲。

    见小桃红也没有理会自己,馨兰只好随着她替自己更衣而伸起手,放下手的,她在现代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待遇呀。待一切都整理完毕,小桃红就领着馨兰走出大门,只见额娘也一早在门口等着,嬷嬷在身后挽着一篮子的香烛。

    还没等额娘讲话,馨兰先是一记抱着她的腰,说道“额娘,我想去听曲儿。”

    额娘掂量了一下,摇头轻声道“若是时间允许的话吧。”

    看到额娘这表情,准没行情了。她其实也没有很想去听昆曲啦,只是去礼佛,真的真的不适合她而已,馨兰只好无奈的点点头,随着额娘上了马车。不知是路面不平坦,还是马车本来如此,仅靠着那薄薄的软垫坐着,都撞得屁股疼了,还要左摇右摆的,对她受伤的下巴可谓是一种折磨呀,馨兰被摇得头昏脑胀的,只好一直靠在小桃红边上不敢乱动。

    等到了佛寺,馨兰也差不多散架了,只要马车一停下来,新兰就迫不及待的往外跳。

    “诶,格格,小心!”小桃红忧心的说道。

    馨兰一边走着,一边回头喊道“小桃红快点下马车,啊!”话还没说完,便是与身前的人撞个正着,她回头一看,原是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女孩,最巧合的是她们穿上了同样颜色的衣服,乍眼一看倒是像对姐妹一般。

    “啊,格格没摔着吧,起来给嬷嬷瞧瞧。”那个嬷嬷扶起女孩以后是全身上下瞧了仔细,看着没什么问题才转头对馨兰有些严厉的说道“这是哪家的格格,走路走得这么冲。”

    “叶嬷嬷,我没事。”那女孩轻声道。

    那小女孩走过去扶起馨兰,又瞧见两人的衣服,脸是微微一轻声笑道“我俩真是有缘。”

    那一笑可谓清纯到极点,连馨兰也有些愕然,反倒是有些羞涩的说道“有缘有缘。”

    “格格,你没事吧。”小桃红走到身边,也是像叶嬷嬷那般给瞧了馨兰一遍,却没有她那般紧张。

    “没事没事,哎哟,我真的没事。”馨兰拉开小桃红的手。又是对着那格格说道“对不住,刚才把你给撞着了。我叫馨兰,你叫什么名字。”

    “明珠。”明珠郑重的向馨兰福了个身。

    馨兰是有点讶异,哇那是如此有气质的美女诶。反观自己,那是羞愧。

    “格格,福晋还在等我们了,进去吧。”嬷嬷拉起小女孩的手,说道。

    “诶,那我们下次见啰。”馨兰赶紧像明珠挥了挥手,像个傻子一样笑着。

    待她们已是走远,额娘才从身后默默的出现,感叹道“那是尚书府的格格呀。”

    馨兰疑惑,额娘怎么语气加表情都那么羡慕,虽然明珠真的有比较好。

    “额娘,你不是去拜佛吗。”

    “是啊,兰儿咱们也进去吧。”

    原来古代的拜佛和现在的拜佛也是差不多,跪在佛主面前摇了求签筒,然后拿着跌落下来的的竹签去找人解。只是这里更多的是香烟渺渺,虔诚和迷信,不如现代来得奇怪的商业化。

    “佛主啊佛主,要是你能听见馨兰的心里话,就带馨兰回家吧,何必这样戏弄凡人呢。”馨兰在心中默念道。

    也不知道跪了多久,膝盖都麻了,额娘只是一直专心的口中念念有词。馨兰试图起身悄悄离开,却在转身那一刻被额娘发现了,而额娘也只是看了她一眼又是继续双掌紧握着念着经文。馨兰是吐吐舌头,离开了大殿。

    “哇,我的膝盖都麻了。”馨兰伸了个夸张的懒腰,开始在佛寺里四处走动着。

    “奴才就知道格格定不住。”

    小桃红叉着腰,唠叨着跟在馨兰身后。

    馨兰在心中偷笑,小桃红的样子就像个上了年纪的老嬷嬷,老气横秋似的。“每天都唠叨的话会变成老婆婆。”

    “奴才也不想唠叨,只是格格不是今儿撞这里就是明日摔这里的,大家都以为奴才没有照顾好格格呢。”小桃红扁嘴,那是委屈的说道。

    “得了吧,我哪有这么夸张。”馨兰摸摸自己的缠着纱布的下巴,心虚的反驳道。

    小桃红是心里叹了口大气,就她家的格格特活泼特有精神,说时是风说时是雨的,永远猜不透格格心里的想法,那她算不算是个失败的奴才。想罢,小桃红只好打定主意,可要在格格选秀以前,好好护着她过于活泼的身体。

    “明珠!”馨兰瞧见前方树底下青蓝色的身影,挥手大喊到。

    又来了,格格之前学过的礼节大概全给忘记了了吧,小桃红又是心急又是无奈的硬是拉下馨兰的手,小声说道“格格,礼仪,礼仪!”

    “馨兰?我们真是巧了。”明珠走了过来,掩嘴一笑。

    “你怎么也在这里瞎逛呀。”

    明珠倒是轻柔的说道“只是出来透透气。”

    “要是能出街上听曲儿,才是透透气吧。”

    “是嘛。”

    馨兰终于在这无聊的庭院之中找到了玩伴,她转念一个灵光,想到“嘿嘿,我想到了一个游戏。”

    半响之后,两位格格都蹲在地上失了仪态,在玩着一个叫捡石子的游戏。

    “不是这样,你要扔两个拣三个,是了,要这样”

    “这样,这样,这样?”

    “不是不是,要这样这样”

    “这样,这样。哎呀,都掉地上了。”

    馨兰在心中窃喜,原来明珠骨子里也是个不服输的性子,瞧她玩捡石子这游戏也能入神,馨兰老神在在的说道“只要多加练习,就可以捡上更多颗石子了。”

    “馨兰你好厉害呀。”

    “哈哈,没有没有。”是挺厉害的,馨兰心中想道。

    被派去把风的小桃红老远就瞧见了正在寻找明珠格格的叶嬷嬷,立马转身对两人说到“叶嬷嬷过来了,格格们别玩了。”

    馨兰一脚将小石子扫开,站起来拍拍自个儿的裙子,假装雅致的看着周遭风景。

    “明珠,这风景多美。”

    “是,是呀。”明珠有些反应不过来。

    “格格在这里啊,福晋已经礼完佛了,格格准备启程回府吧。”叶嬷嬷眼也没瞧馨兰一眼,倒是对明珠细看了很久。

    “知道了,嬷嬷。”明珠应声道,又转头对馨兰说道“下次见。”

    “下次见。”馨兰有些失落的说道。

    不知为何,看着明珠离开的背影,馨兰有种置身于画中的感觉,那是一具被历史拉扯着的身躯,不由得自个儿选择。

    “格格,咱们也回去吧。”

    “嗯小桃红。”馨兰叫唤道。

    “还有什么事吗,格格。”小桃红站在她身后,疑惑的问道。

    馨兰沉默了,良久才缓缓说道“没有,我们回去吧,。”

    她是在想,以后历史书上会不会有哪一行记载着明珠和她的事呢?或者就这样像青烟一缕渺渺茫然的消失而无人得知。